獄中堅持煉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四日】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那就是既要修心性,又要輔以煉功動作。修煉對於法輪功學員來講就是既修又煉。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蠻不講理的,有時綁架了法輪功學員之後,就用最簡單的辦法試探:還煉不煉?有時就只因一個「煉」字被中共投進了監牢。被劫持到監獄或勞教所等迫害學員的場所,中共鷹犬們所問的第一句話也往往是「還煉不煉」,被要求的第一件事也是要修煉人寫不煉功的保證。

一個修煉的人被要求寫不煉功的保證是多麼可笑!這種荒唐的背後有中共險惡的用心,它就是要讓法輪功學員違心地背叛自己的信仰。而法輪功學員們的回答也往往令邪惡膽寒。在中共那無比險惡的牢獄裏,法輪功學員們走出了一條巨難中堅持煉功的路。

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吉林通化市法輪功學員李秀紅為了堅持煉功遭到了極其殘酷的酷刑。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李秀紅清早起來煉功,被惡警用五根電棍輪流充電電她。惡警閆利鋒說:「明慧網說我們用四根電棍電你們,還少了呢,我們用五根……。」

警察葉穎和魏丹邊電擊李秀紅,邊連踢帶踹。葉穎問她:「還煉不煉功了?」又瘋狂地打她的耳光,並用剪刀柄打她的臉,還強行剪掉了她的頭髮,並將她打倒在地。電擊斷斷續續持續了一天,致使滿屋子裏飄著的都是皮肉的焦糊味。

電完後,惡警又將她綁在死人床上。床是由鐵條交疊而成,用手銬、皮帶固定住她的手腳。被綁在死人床期間,吃飯要別人餵,大小便需別人拿便桶。死人床的最長期限是七天,可許多時候她在床上一綁就是十多天,放下來洗漱後再綁上。由於長期綁在床上不能動,背部幾近出現麻木狀態,每次洗漱時看到她身上尤其腿部都是青紫色。心臟和血壓都不正常,尾骨處經常起膿包,到快要流膿了才把她的腿放開,膿包消了再綁上。後背被鐵條硌得疼痛難忍,由於長期躺著且反覆受傷,尾骨處有巴掌大的一塊肉變成黑乎乎的,沒有了知覺。

李秀紅從零八年六月初被綁在死人床上,七月份以後天氣炎熱,管教王雷卻不讓人給她擦汗,不許給她擦洗任何部位和換衣服。在隨後的九、十兩個月,她的手銬一直沒解開過,也就是說,她兩個月沒洗漱過。就是因為李秀紅始終堅持不說不寫有關不煉功的保證,她就一直被綁在死人床上,直到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時間長達九個月。

然而,當她從死人床上下來後,仍然堅持煉功。惡警就指使勞教人員對她進行迫害。勞教惡人王玉琴把床單剪成條再結成繩將她手腳綁上,並以阻止她煉功為名,對她暴力毆打,有一次曾在推搡中把她的頭撞在床鋪的角鋼上。王玉琴告訴勞教人員吳翠娥和劉鳳琴說:「她煉功就踹她腿,給踹折。」又對盜竊犯楊英俠說:「她煉功你就往死揍,沒事,現在是國家整法輪功,她們沒地方講理,怎麼整她們都沒事。」

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王玉琴見李秀紅煉功就在地上沷了許多水,然後把李秀紅踹倒在地,並把她按在水裏拽著一隻腳脖子滿地上來回拖,後來又把渾身濕淋淋的李秀紅拽到了走廊裏。惡警於波用腳尖點著李秀紅的胳膊說:「只要你還煉功對你採取甚麼措施都不過份。」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李秀紅照常煉功,傳銷犯張麗娟抓著她的頭往床欄杆上撞。還有一次張把她的頭踢到暖氣上,當時李秀紅嘴角鮮血直流。張麗娟還當眾把李秀紅推倒在地,踹著她的後背大叫:「就打你了,怎麼的!」勞教人員林玉雪曾多次將李秀紅打傷,一次還把李秀紅的脖子上抓得血跡斑斑。

可是惡警與勞教惡人的施暴,都沒有阻擋得住李秀紅的煉功。零九年四月,面對無理的迫害,李秀紅決定對惡人控訴,惡警王雷卻阻止她見駐勞教所的檢察官。後來檢察官來調查她的情況時,同來的一個叫王大冰的男子卻說:「你們法輪功不是講忍嗎?你怎麼不忍呢?」

這是哪一門子的道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難道連控訴都不行嗎?這樣的忍不是在縱容邪惡嗎?李秀紅在承受了極大的酷刑打擊的情況下,猶能堅持煉功,這樣的大忍,還不足以讓施暴者驚醒嗎?法輪功修煉者的忍不是縱容邪惡繼續行兇,那是為了證明法輪功的偉大!

像李秀紅這樣的法輪功修煉人不計其數。在中共的監牢裏,因為修煉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們,他們都在用自己的生命秉持著神聖的信仰。當然,不同的監牢對堅持煉功的學員採取的強制措施也都是不同的,可是,無論中共爪牙怎樣變換招數,都沒能使真正的修煉人屈服。

在河北冀東監獄,北京市懷來縣北辛堡鄉的陳愛立被獄警採用「熬鷹」的酷刑進行折磨,就是不讓他睡覺,目的就是要讓他妥協。在遙遙無期的封閉環境中,獄警只問愛立還煉不煉,愛立一如既往地說「煉」。獄警說:「你說煉也煉不了。」愛立說:「那我也說煉!」

陳愛立被熬得像植物人一樣,總也醒不過來,惡警就叫犯人用一大壺開水澆在陳愛立頭上,在陳愛立被燙得清醒的一瞬間趕忙問他「還煉不煉」,陳愛立說完「煉」後,就又昏死過去了。緊接著又是一大壺開水,陳愛立在發出痛苦的尖叫聲後依舊回答:「煉!」

這一個「煉」字,讓惡警們無可奈何,最後不得不放棄對他的所謂轉化(即強制放棄信仰)。

其實,中共惡人們面對法輪功學員說出的這一個「煉」字,更多的時候表現出來的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膽寒。在他們黨性的思維裏,他們哪裏能理解法輪大法修煉的博大精深?但是當他們用盡酷刑也不能改變法輪功學員修煉意志的情況下,他們就只能被學員們的堅定所震懾。

這些人當然不理解。那個叫王大冰的男子說:「你們法輪功不是講忍嗎?你怎麼不忍呢?」這是這些人的心裏話。一方面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理解不了,另一方面卻又在極盡邪惡地迫害法輪功學員,並且還要狡辯出迫害的理由,這是多麼的無恥和荒唐!

當年,中共首惡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時不也就是看到了法輪功學員的「忍」嗎?江以為法輪功學員既然講忍,那我就不計一切後果地迫害,再大的打擊你也要承受,不然的話,你就沒有做到忍。這就是迫害者選中法輪功作為其迫害所有有信仰者的出發點。在中共首惡看來,我就是要不擇手段地迫害你,而你也要沒有任何條件地給我「忍」下去。迫害者內心的歹毒和險惡完整的暴露了出來。

耍慣了流氓的中共黨魁及黨徒哪裏知道,法輪功學員的忍不是對邪惡的縱容和放任。要是那樣的話,就是對所有人的不負責任。法輪功學員的忍是對宇宙真理的堅守,是對法輪大法的堅定。這一個「煉」字所體現出來的對一切邪惡的蔑視和對大法修煉的堅持,足以使所有的邪惡魂飛魄散。法輪功學員為堅持修煉所做的一切反迫害的形式,那不是不忍,恰恰是他們大善大忍胸懷的偉大體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