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陸大學生的暴和一名台灣大學生的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二月二十四日,法國巴黎大事法庭以「故意施暴」罪對來法國旅遊的天津大學學生賈乙超做出缺席刑事判決,判處他八個月監禁緩期執行,並判繳納罰金和賠償金各一千歐元。

案情是這樣的,本月十五日,賈乙超無故襲擊了在巴黎埃菲爾鐵塔景點的「退出中共服務中心」的義工成先生,用事先準備好的石頭突然猛砸成先生的眼睛,造成這位六十多歲的老人前額裂開一個五公分的傷口。賈乙超的母親攔阻他行兇都阻擋不了,他隨後還破壞了「服務中心」的相關器材。兇徒賈乙超被聞訊趕來的便衣警察當場制服。

海外人士普遍認為,賈乙超施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煽動民眾對法輪功仇恨的直接惡果。賈乙超和成先生素不相識、無怨無仇,他為何會那麼失去理智的傷害這位六十多歲的老人?有消息說,賈乙超是同年級中共黨支部成員。顯然,這個大陸知名高校的學生的黨性意識和成先生希望中國人退出中共的行為產生了強烈的差異,對中共的無比迷信以及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莫名仇恨使他失去了理智,以至於犯下如此的罪行。

我們不講這起案件造成的惡劣影響,從賈乙超行兇的過程中我們看到現在的中國教育對孩子的毒害有多大。這種以中共黨的利益為核心、以黨劃定的敵人為仇恨對像的愚弄式教育,對人的影響是潛在的、長期的和十分危險的。對受教育者來說,他們不可悲嗎?就像這個賈乙超,內心被植入的仇恨不也在傷害著他自己嗎?中共這種你死我活的鬥爭教育使人的思維失去了正常的理智和自我約束。

賈乙超攻擊的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可以說,是中共的灌輸毒害了賈乙超,以至於使他做出如此的暴行,甚至連自己的母親都阻擋不了他。那麼,我們對比一下修煉法輪功的台灣大學生,看看他是如何要求自己的。

台灣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研究所的林聖雄,大學學習成績一直領先,四年來都拿第一,連教授都佩服他的卓越。可是他在高中求學時,卻是個易怒、暴戾,執拗自己觀點的人。對老師講的話持不同的想法,便直接沖到辦公室找老師理論。常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與母親爭執,是個令父母很頭疼的孩子。

後來他修煉了法輪功,學習和做人好像一下子茅塞頓開了,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他自己講述的一件小事很能代表聖雄的心理變化,他說:「母親總是要求我一定要在晚上十一點前睡覺,否則就處罰不能使用電腦,我覺得母親要求很不合理,一言不合之下,一股衝動就奪門而出。」當他走到家門外的時候,一個念頭打入腦中,聖雄當時想:「我是一個修煉人,我反問自己我做到真、善、忍了嗎?我應該站在對方的立場去考慮,母親也是出自關心兒子,才會提這樣的要求,當時不滿的心就消失了。」

心性提高了,思想穩定了,學習自然就上來了。不但順利的考上了大學,還在大學裏擔任了電腦研究社的成員、資訊部的部長。他做出的資訊系統是全校最好的。校園準備實施全面電腦化,教授來找聖雄做這套系統,聖雄很快完成了。教授問他要多少的酬勞時,聖雄告訴教授,由教授決定酬勞吧。聖雄的品德和做事態度得到全校師生的肯定。

林聖雄和賈乙超都是大學生,不同的是他們一個在大陸,一個在台灣。按理說年輕人相同的地方應該是很多的,有差異也是難免的,可是他們對待法輪功的態度上卻是截然相反的。那麼哪一個是對的呢?賈乙超能不能站在被他襲擊的成先生的角度上考慮一下呢?他勸人退黨總該有他的理由吧,那麼這個理由是甚麼呢?林聖雄對媽媽不滿時能設身處地的站在母親的角度上考慮一下,賈乙超能不能在母親勸阻自己時也替媽媽考慮一下呢?

從林聖雄的修煉中我們可以看到,要想讓他去「故意施暴」是不可能的,因為他有心法約束自我,他懂得遇事要替別人著想,要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對賈乙超來說,他心中的仇恨是中共植入的,中共的好惡成了他的行為準則。這對他是非常可悲的。他也不可能看過法輪功的相關書籍和《九評共產黨》這本書。他要是看過的話,他就不會做出這樣的行為了。中共把自己對法輪功的造謠和誣陷灌輸給孩子之後,目的就是要讓孩子到時候為己所用。中共的目的達到了,賈乙超呢,你能認識到這一點嗎?真心希望賈乙超們能在這件事情上明白過來,不然你可真就成為中共的工具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