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獻花成為「非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今聞谷歌維權,民眾獻花被中共當局人員斥以「非法」。獻花不過是民眾一種情感的表達,何錯之有?竟也要上升到「非法」的高度,恐怕這也是代表了中共本性的。

之一:想要不「非法」真的好難

在中共統治下,一切都可以成為「非法」,遠些的,如響應號召為黨提點意見的就成了右派,近些的,如「六四」學子的愛國之舉被說成暴亂。大事有「非法」之說,小事也有「非法」之說,有意見上訪是「非法」,住在蝸居不想搬家也是抗法,今天送一束花也成了「非法」。有行動的是「非法」,無行動也可以成為「非法」。如果親朋好友成了被中共打擊的對像,那麼你對其信任也被斥以「非法」。且不說因言獲罪了,想一想,信仰「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都可以被說成「非法」的,還有甚麼不可以被說成是「非法」呢?

中共靠著謊言與暴力起家,流氓本性、殺人本性從未改變過,所以從根本上來講,它不需要有人性、有思想的人,因為那會認識到它的邪惡。它需要的是一個肉體與思想上的奴隸,可以隨意讓其盤剝與殺戮,它需要的是一個工具,可以隨意使用和丟棄。因此只有唯其是聽的,即所謂和它保持高度一致的,才能合其心意。為此,即使是明搶暗偷,欺壓百姓,甚至殺人放火,也就都是合其法的了。那麼,我們也就明白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寰宇中最大的罪惡,何以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罪惡地進行著。也就明白了,它為甚麼傾盡國力,不遺餘力地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法輪功民眾了。

紅牆之下,想做一個善良的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一個堂堂正正的人,想要不「非法」真的好難!

然而,人的本性是向善的,人之為人,是因為人要有良知,有人格。那麼作為被中共劫持的中國人來講,如果想獲得獨立的人格,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解體中共,而不是忍受中共的宰割。這才是光明的選擇,這一光明,我們也已經看到了。到目前為止,已經有6700多萬人在退黨網站發表聲明,退出中共的一切黨團隊組織。中共的解體,指日可待!那時,誰非法,誰合法,可是要用善惡天理來做最後的評判了。

之二:是誰在「非法」?

需要說明的是,這個所謂的非法,並不是定義在法律條款中的法,是無法可依的;因為它常常是僅憑中共(或其黨某人)的一句話就可以行之有效了。就像當年迫害法輪功,僅憑其黨魁江澤民一句「法輪功是×教」,然後就以鋪天蓋地之勢瘋狂地打壓,並且假借法律的名義。在中國,憲法都只是中共控制人的一個工具,謊言與暴力在法律的掩蓋下進行,又何談其它。所以在這個無法無天的社會,只有邪黨的魔爪在一手遮天。當然,這只是形容,它想遮天,那只不過癡心妄想而已。壞事做絕了,天是要滅了它的,天理昭昭,天網恢恢。

那麼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回過頭來看看這個張口閉口不離「非法」的中共,它合法嗎?它靠暴力與謊言起家,這恰恰說明了它的政權沒有合法性,既不是順天意,又不是合民願;它宣揚無神,逆天叛道;它不是民願所選,又不代表民意。所以,中共才是真正的最大的非法組織。

自1949年以來,中共從未舉行過任何法律意義上的真正的全民公開選舉。正是因為當權者自己也深知其政權不具有合法性,所以實行黨禁、報禁、言禁;獨裁操控司法,封鎖新聞輿論,然後「根據中共的隨心所欲,可以把一切任意的行動都置於冠冕堂皇之中,與某些部份的群眾巧妙地連在一起,做出強力的解釋,通過每日每時的各種宣傳,將中共的政策和策略披上理論的外衣加以實施,以證明其永遠正確。」(《九評共產黨》)以此對民眾進行幾十年如一日的強制洗腦。一面封鎖,一面洗腦,目的是把中國人完全封鎖在鐵桶中,既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又喪失了獨立思想的能力,只能任由它的擺布,由此維繫著它的統治。

然而,天意是不會讓這樣的邪惡的非法組織為所欲為的。且看:奇書《九評共產黨》已將中共之畫皮徹底揭開,「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正呈摧枯拉朽之勢。如今,谷歌欲與中共決裂,民眾獻花又被中共說成「非法」,看來,「非法」二字已經成為中共的口頭禪了,越來越多的「非法」只能說明:更多的正義與良知正在被喚醒,中共已經「無可奈何花落去」了!

面對垂死的中共,被其捆綁了半個多世紀的中國人,也應該好好想想自己的未來了。

之三:與中共決裂方是求生之道

如果說,選擇與中共決裂,是因為良心道德使谷歌不願再與中共為伍,不如說是谷歌在與「狼」共舞中,被「狼」不斷地逼迫,逼得自己清醒了。畢竟谷歌當初對中共妥協了,違反了創辦人的「不做惡」的原則,同意過濾搜索內容。但這一妥協並未換來中共的一點「溫柔」,反而助長了中共的囂張,並遭到中共的誣陷、指控以致現在的攻擊入侵。此事再一次證明了,和中共打交道,無異於與魔鬼打交道,個人也好,集體也罷,國家也是,無一例外。

《九評共產黨》早就提醒了我們:共產黨的任何承諾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證都不會兌現。誰在甚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甚麼問題上送掉小命。

中共的歷史就是「鬥爭」的歷史,它要鬥的對像是無所不在的,一旦成為打擊對像,那就是厄運的開始。如果為了獲得一點利益或是免於宰割,而向它舉手投降,那就是或淪為奴隸,或淪為幫兇,再別無選擇。向中共妥協,是要付出代價的,是要出賣靈魂的,這無異於精神的死亡,比肉體死亡更可悲;而淪為幫兇,必有惡報;所以哪個結果對生命來講都是極其可怕的。

但是,面對中共,我們並非別無選擇。

中共迫害法輪功,極盡邪惡之能事:對一群善良的老百姓實施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三大邪惡手段。當初,頗有迫害經驗的中共喊出「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狂言,十多年了,法輪大法仍舊在,而且弘揚到世界114個國家與地區;而中共呢,卻是紅朝末路了。這其中我們看到的是,法輪功學員在殘酷的迫害中,堅信「真善忍」,他們沒有向中共妥協,即使面對剜心的屠刀,依然用高貴的靈魂喊出「法輪大法好」。有誰敢以生命捍衛信仰的尊嚴,這就是一種生命的永恆:即使身軀倒下,靈魂永遠屹立。這種力量足以令一切邪惡膽寒。

更偉大的是,在自身遭受迫害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還無怨無悔地向被中共謊言矇蔽的人們講著真相,揭露著邪惡,並把生命中最美好的希望與祝福帶給世人。世人啊,你可曾聽到,這是最真誠的呼喚:生命需要「真善忍」!

在中共的暴力下,中國人已經習慣了委曲求全。然而無奈的人們請想一想,中共已經剝奪了中國人信仰自由的權利,剝奪了做一個好人的權利,現在連獻花的權利也被剝奪了,對中共還有甚麼可幻想的呢?如果不想成為中共魔爪下的犧牲品,或者是天滅中共時的陪葬品,與中共決裂方是求生之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