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是迫害法輪功的直接兇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610辦公室」,簡稱「610」,因1999年6月10日成立而命名,它是專門為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一個非法組織,類似於納粹的蓋世太保,凌駕於一切國家機構之上,直接歸江氏和中央「610」領導,在中華大地為所欲為,橫行霸道,對打壓迫害法輪功持有特權,可動用黨政軍警司一切國家資源,耗巨資擴建監獄、勞教所,修建洗腦集中營,購買昂貴的進口監聽監控網絡系統,建立從上至下的龐大的政府610組織和公安司法「610」組織,甚至連居委會、街道企業都要有專門的「610」人員,脅迫全國人民參與全方位監控打壓迫害法輪功,縱容在迫害中的犯罪,敗壞社會風氣。連民眾心目中社會公正的最後一道防線──法律都由它們掌控,法輪功「案」的起訴、開庭審理、旁聽,整個過程都有當地同級別的「610」人員參加並決定,判決結果更是「610」說了算,制度性的踐踏法律,法官都稱「610」是流氓組織。

不久前阜新市高連珍女士被非法判刑就是一例。在法院迫於壓力對高連珍女士做出判三年緩五年的非法判決後,阜新市「610」組織還嫌迫害不夠,乾脆直接插手,直接判刑三年。高的家人決定上訴,此案現已交阜新市中級法院。這是阜新地區又一例由「610」直接插手的迫害案例。

家住阜新市清河門區的高連珍女士修煉法輪大法後,不但身體健康了,而且在單位工作時任勞任怨,不計較工資與個人得失,可是個遠近聞名的好人。不幸的是,2009年8月22日上午,高連珍女士在清河門地區向世人講述法輪功遭迫害的事實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清河門區清河派出所惡警張晶明(所長)、王新全、王兵綁架了高連珍,在非法審訊後,又到其家中非法抄家,搶劫大法書和手機、電腦等私人物品,同時將她劫持到阜新市新地看守所繼續迫害。清河派出所夥同清河門檢察院對高連珍女士非法起訴,2010年1月21日下午1時,在阜新市清河門區法院對高連珍案非法開庭。庭上,阜新市三邦律師事務所徐宏軍律師有理有據地為高女士做了無罪辯護,當庭無果而終。法律的功效本應是懲惡揚善,一切對修心向善的善良人士的審判本來就是荒謬的,高連珍女士就應該被無罪釋放,但是清河門法院還是硬著頭皮做出了判三緩五監外執行的非法判決。事情並沒有到此為止,更為荒謬的是,阜新市「610」及阜新市清河門區「610」(清河門政法委書記:孫貴山)竟根本無視法律的尊嚴,根據它們所需而隨意製造所謂的證據,推翻清河門法院做出的判決,改為非法判刑三年。目前,善良的高家人欲哭無淚,決定繼續上訴,現已將此冤案上交到阜新市中級法院,所有關注此案的善良人都在拭目以待,看看這個凌駕法律之上的流氓特務機構──「610」組織還有甚麼邪惡伎倆。

說到這,我們就要看一下,這個「610」,究竟是個怎樣的組織。

邪黨「中央610辦公室」是「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的簡稱,各級「610」是中共政權中專責迫害法輪功、超越公檢法的、不斷發展、由臨時變為常設、由職責單一迫害法輪功變為用多種功能做掩護、實質由黨委掌控、名義上由政府運作的機構。「610」同時加掛同級政府「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的牌子,與「穩定辦」合署辦公,歸口政法委管理。處級及其以下的企事業單位由書記兼職「610」,處級以上的企事業單位就必須設立專職「610」崗位,參與監控抓人、抄家、送洗腦班,操縱邪黨法院審判過程和判決結果。我們來看看下面幾個例子:

在黑龍江雞西的一個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所有的旁聽證都被區「610」的人拿走,在律師和家屬的力爭下,家屬到區「610」領到四張旁聽證,所謂的「公開審判」,只允許四位家屬到場,卻有36個「610」人員旁聽。由於法輪功學員當庭揭露酷刑迫害,律師強烈要求追查兇手,出現了「610」沒有提前部署的新情況,審判長不知所措,匆匆宣布休庭。當著律師和家屬的面,「610」人員毫無顧慮地召集法官、檢察官開會謀劃,操控法官審判。

2007年5月,河北省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李秀敏因粘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轉捕起訴,關押在看守所,身體病變出現腫瘤,老母親四處奔走,辦理取保候審,就醫治療。從看守所、新華區法院、石家莊中院刑二庭、河北省高院刑二庭,一直跟蹤到河北省「610」,不准取保的批文就是從河北省「610」又層層下達,最後到新華區法院和看守所。李秀敏被非法判刑五年,關押在河北省女子監獄老弱病殘監區,承受監禁和病痛的雙重折磨。可見連法輪功學員的「取保候審」都由省「610」控制;

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宋愛昌案重審的合議庭審判長和主管副院長都一再表示,關於宋愛昌的案件他們會按照證據判決,暗示因沒證據而判無罪,但也告訴律師和家屬他們的意見不一定被採納,依據案情律師也認為是鐵定的無罪案。結果儘管適用法律錯誤、沒有證據,還是被「610」操縱,非法判了三年。事後那位主管副院長表示,他們的(無罪)意見不是多數,但會有人承擔歷史責任的。

石家莊的王三英案更是蹊蹺,律師投訴超期羈押,石家莊中院刑二庭庭長魏淑貞和審判長都告訴律師,案件申請了延期。可是緊接著4月1日送達家屬,判決日期是3月18日。案卷顯示判決物證是法輪功資料的扣押清單,可是該清單上持有人簽字是趙某,還有五個辦案警察在旁證處簽字,證明扣押清單上的所有物品確為趙某所有。可是新華區法院依據趙某持有法輪功資料,判決王三英四年刑期。石家莊中級法院不退回原法院重新審理、也不開庭,稀裏糊塗的二審裁定維持原判。

公安系統「610」是由省公安廳國保總隊、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派出所指導員直接領導的國保警察分級組成。國保總隊有專門的網絡監控系統、電話語音監聽設施、賓館和出入境黑名單監控系統。公安系統「610」主要負責實施跟蹤監控、抓人、抄家、拘留、勞教、偵察羅織罪名轉捕立案起訴等。

2008年12月23日平安夜前夕,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梁業寧、張林玉夫婦和周西蒙去看望梁林紅,突然闖入的警察將四人一起綁架送勞教。據悉就是因為河北省公安廳的語音監控系統將四人的聲音存儲,無論用手機、網絡電話、公用電話,只要有她們的話音特徵,就會啟動自動錄音設備,然後分析通話錄音實施監控跟蹤抓捕。

2008年6月至7月間,邪黨以奧運安保的名義在全國各地抓捕數千法輪功學員,都是由省公安廳國保總隊下達指標,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列黑名單,派出所和公安分局實施照單抓人。

中共從掌權開始就與人民為敵,歷次整人運動害死八千萬同胞,作惡多端,反而用高壓手段維持朝不保夕的殘局,建成了典型的警察國家。中國大陸無論大小賓館酒店,住宿登記除了留客人的身份證複印件外,還要將客人的身份證掃描,直接傳到當地公安的監控系統上。據悉各省公安廳國保總隊存有一份從99年開始的所謂法輪功重點人員黑名單,名單上的人登記賓館住宿時,只要身份證掃描件一傳遞,當地警察就上門抓捕、搜身,根據搜出的法輪功資料多少,直接送勞教或轉捕起訴。邪黨奧運前和奧運期間,明慧網報導了多例因公出差到北京,住宿登記而被非法抓捕的違法事件。

司法系統的「610」由省監獄管理局教育處、省勞教管理局教育處、勞教所教育科、監獄教育科等組成,負責轉化法輪功學員,司法系統的「610」通過操縱保外就醫、加期減刑來脅迫利誘普通犯人採取各種非人的手段折磨「轉化」法輪功學員。每到中共認為的敏感期,它們稱為「安全保衛期」,就杜絕一切家屬探視、與外界隔離所有消息,指使縱容人性無存的犯人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高壓洗腦迫害,給賣力加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減刑、減期,將敢於幫助法輪功學員的有良知的在押人員和法輪功學員一起關小號或加期,製造獄中獄。邪黨奧運前,全國各地的所有勞教所和監獄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中止每月一次的正常探視,與外界隔離,製造人間慘劇,甚至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打死、打殘。

而在我們阜新市,由「610」直接插手製造的冤案,也不止高連珍這一例。零八年,清河門法輪功學員霍秀琴與王營礦法輪功學員代桂英,也是被一度非法構陷後,強行判刑。尤其是霍秀琴一案,連它們所構陷的「所謂證據」都不成立的情況下,「610」的一句話就判了,而且在霍秀芹血壓高達250的情況下竟強行送至瀋陽女子監獄進行迫害,當時參與迫害的幫兇還有新地看守所所長王忠宏。可見,法律在這裏只是一紙空文、一個花瓶而已。

所有工作在「610」組織以及公檢法系統的同胞啊,真心希望你們能明辨是非,匡扶正義,保護良善,無愧於心。法輪功學員更是希望你們能明真相而擇明路,從而擁有光明美好的未來。你們可知,現在法輪大法已弘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獲各界褒獎一千五百餘項。而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中共江羅集團及其幫兇則是四面楚歌、名聲狼藉,江澤民、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吳官正等五名官員被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在西班牙法庭遭起訴,同時,阿根廷法院第九法庭已下達國際通緝令逮捕江澤民、羅幹,在海內外對迫害法輪功元凶的正義審判已經拉開了序幕。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選擇良知與正義,還是甘願做邪惡的幫兇,聰明的人,要具卓識遠見,二戰後受到懲處的納粹戰犯、東歐倒台後受到審判的官員以及司法人士,看看他們的下場,想想自己的處境,未來不難預見,我們該向何處去?不為別人,只為自己和家人的未來,我們究竟應該做何選擇?值得深思啊!

善待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牢記「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災禍與劫難就會離我們遠去,切記!切莫錯過這萬古得救的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