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好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九九年二月十八日(農曆正月初三)是我得法重生的日子,這一天我終生難忘。那天我去大姐家,她正在廚房裏忙著做飯,我沒事可做,隨手拿起茶几上放的一本書看起來。我看過很多書,但基本上都是為了消遣,打發時間,可這本書我剛看了沒多一會兒,就被深深的吸引,感到心靈受到了震動,書中講出的都是我在任何書中都沒有看到過的,也正是我一生尋尋覓覓要找的、要追求的人生的真諦,很想把這本書一口氣看完。該吃飯了,姐姐看我還不捨得放下這本書,就說:「你帶回家看吧。」我匆匆吃過飯帶著這本書就回家了。這本書就是《轉法輪》。看完這本書我還想看,就把姐姐所有的有關法輪功的書都拿來了,整個新年假期都在如飢似渴的看法輪大法的書。

那時只是從書上看了五套功法的要領比劃著做,有人告訴我市裏某大廣場星期天有很多人煉功,我一早上就去了。到廣場一看,大約有上千人,煉功音樂一起,我就隨著煉起來了。到「掌指乾坤」時,我看到了金黃色的光芒,我是面向西站著,背朝太陽,也不是太陽。金色的光籠罩著整個煉功場,我感到一種強大的能量,那金色的光美麗極了,非常耀眼但不刺眼。一直保持到動功結束,開始做靜功,非常神奇。那是九九年四月中旬,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參加大型集體煉功活動。

第二個星期天我帶著坐墊又去了,卻不讓煉了。

堅修大法

九九年「四•二五」,我剛得法,邪惡的迫害就鋪天蓋地的壓下來了。這時,有些人害怕不敢煉了;有些人一被迫害就邪悟了,有的甚至出賣同修。堅持修煉的同修有的被監管起來,有的被非法關在監獄裏。全國所有的媒體鋪天蓋地的誹謗大法和師父,我心裏很難受,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那時還不知道這都是舊勢力的安排,還以為是一場誤會。我就寫信給國家領導,給電視台主持人,給報社編輯,用自己的修煉體會告訴他們法輪功的好處,想解除他們的誤會,可是我很失望,他們依舊在做壞事。無可奈何,我只有自己管好自己的心,不隨波逐流,在惑亂中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我暗下決心,如果世上只剩下一個人修煉,那個人就是我!後來看到全世界有那麼多的同修堅修大法,真為自己的想法覺的不好意思,是啊,大法深入人心,怎麼會輕易放棄?我就自己動手寫真相小標語,用雙面膠貼出去。那時看不到任何資料,更不知道有明慧網,偶而從自由亞洲電台聽到法輪功發言人的談話都感到很親切。

有邪悟的人領著派出所的人到各個學員家裏搜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等,還向邪惡舉報大法弟子。片警找到我,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沒和他正面衝突,笑著說:「你看我這一身的病煉法輪功煉好了,以前的藥費攢了一大堆單位也沒錢報銷,工資也開不了,你說我不煉咋辦?」他說:「我自己還有一萬多藥費沒報呢,你在家煉別去北京。」他還說,他的轄區裏如果有人去北京就扣他的錢。他也沒讓我寫保證,也沒簽任何字,以後再也沒找過我。

後來有同修給我看師父的新經文和明慧資料,才知道這一切都是舊勢力的安排。而且師父根本不承認這邪惡的安排。知道怎麼回事了也就知道怎麼做了,於是我和同修一起投入到助師正法的洪流中。揭露邪惡迫害的真相,貼標語,掛條幅,發傳單,自己能做甚麼就做甚麼。無論酷暑嚴寒,無論冰天雪地,無論敏感日不敏感日,堅持不懈。

師父講:「鋪開講,法很大。到了極高點上去講,那就很簡單了,因為法就像金字塔形的。到了極高層次上用三個字就可以概括,那就是真、善、忍,顯現到各個層次就極複雜了。」(《轉法輪》)我彷彿看到了這個龐大宇宙各個空間各個層次的真善忍構成的巨大的真,各個空間各個層次的真善忍構成的巨大的善,各個空間各個層次的真善忍構成的巨大的忍,我整個的身心都隨著我的思緒向宇宙擴展、擴展。有感而發,我在金黃色的綢子上寫下了這三個大字──「真、善、忍」,我想把這個條幅掛到電線桿上,因擔心自己個子矮掛不了那麼高,那時候還不知道發正念,就叫一個常人幫忙。這個人平時力氣很大,可是去了之後才發現他喝酒了(可能是為了壯膽),胳膊沒勁,甩不了那麼高,最後我倆把這個大條幅甩到一棵樹上掛上了。事情不太理想,我嘴上沒說,但心裏埋怨他不該喝酒。回家後仔細想想還是怨自己,這麼神聖的事怎麼能依靠常人呢?又一想,在現在的情況下能答應幫我的忙已經是不錯的了,責任在我,怎麼能怨常人?從那以後每次掛條幅都是我自己去掛了,心裏無牽無掛的,做起事情反而很順利。雖然也遇到過被邪惡跟蹤等危險,但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每次都能化險為夷,都能很順利的回來。

我在一家雜誌社打工期間,能接觸到來自全國各地的名片、稿件、來信,我把這些信息收集起來,給他們寄真相資料,賀年卡。我的工作性質用起郵票,信封及賀年卡等東西很方便,在常人來看來都是很正常的,但是就是因為我是修煉人,不能佔便宜,而且我們做的是最神聖的救人的事,心一定要純淨,不能摻雜常人那些不好的東西。所以幾年來我都是自己另外掏錢買信封、付郵資做講真相的事。同事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每當他們收到同修從全國各地寄給他們的真相資料,看完後就交給我(以前他們都扔掉),我會把這些資料放在顯眼的地方,其他人來辦事的時候可以看到,過一段時間再寄出去。

到北京開會的幾天,剛下過大雪,路上很滑,特別到晚上路面冰凍的很厲害。忙了一天,晚上同事們都在賓館裏休息,看電視,我把身上裝的名片、身份證都掏出來放在賓館,自己帶上準備好的不乾膠真相標語就出去了。外面很冷,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怎麼走,就順著冰凍的馬路,一邊走一邊把真相標語貼在電線桿上,一路有師父加持,也沒害怕,貼完後順利的回到賓館。

十幾年來走到今天真不容易,每當聽到同修遭受酷刑,或得知某某同修被邪惡迫害致死,我心裏很難受,感到很壓抑。心裏也很希望這場邪惡的迫害早早結束,也有對時間的執著。在零八年的法會交流文章中,我看到有些零五年、零六年才得法的同修寫的文章,明慧網還刊登了零七年得法同修的文章,這些同修都很精進,有的還是資料點的主力,我似乎明白了為甚麼這件事情一拖再拖。試想,如果早幾年真相大顯,這些應該得法而沒有得法的同修該怎麼辦?和他們對應的宇宙中的那些無量眾生該怎麼辦?不都毀了麼?而我因受不了精神壓力執著時間,這是為私為自己的心,真相大顯時我自己又修的如何?自此我放下了對時間的執著,不受常人這個空間的時間影響,順其自然,無論出現甚麼情況,堅修大法心不動。

心性提高一切都變

零九年在同修的鼓勵下,我粗略的寫了一篇修煉體會,同修幫我發送到明慧網但沒發表。就在此時,我的修煉狀態也出現了另一種情況:出門發真相資料不順利,給人家講「三退」也沒有多少人退,不是自行車壞了,就是人家對我說話很難聽,十年來出遠門發資料從沒有受過傷,可是在那幾天裏連續兩次受傷,兩次都是右手中指受傷,反正都是不順心的事。我很懊惱,心情變的不好了,突然間感到很憂傷,老想痛哭,覺的很委屈很委屈,時不時的流淚,心裏那個苦呀,那時我好像體會到了甚麼叫「肝腸寸斷」。我知道這種狀態不正常,心裏也想改變但是還是想痛哭。我明白自己在過心性關。想起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提高心性」這一節中說:「突然間怎麼這麼多麻煩事來了呢?怎麼甚麼都不好了,人家對他也不好了,領導也看不上他了,家裏頭環境搞的很緊張。怎麼會突然出來這麼多矛盾呢?」我明白是自己該提高心性了,傷心有甚麼用呢?哭更沒用。我只有向內找原因,結果找到很多執著心,這讓我很驚訝,沒想到修煉這麼多年自己的狀態還這樣,特別是,這些年來,都以自己「經濟緊張,沒條件買電腦」且不會用電腦為理由,心安理得的依賴資料點的同修給我提供真相資料,從不想自己建立家庭資料點,分擔大資料點的負擔,既是怕心作怪,又是私心的表現。想到這裏,告訴自己不能再這樣給自己找藉口原諒自己了,要從這裏突破,提高。我有了自己做資料的念頭,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慈悲的做了安排:在同修的無私幫助下,我終於用自己僅有的幾千元買來了電腦,開始從頭學做資料。當我第一次打開明慧網時真的很高興,特別是當我看著打印機「刷、刷」工作的時候,心裏很感動。自此我的修煉狀態發生很大的轉變,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那些想哭和傷心欲絕的念頭無影無蹤了,相反心裏充滿幸福和愉悅。感謝慈悲的師父,感謝耐心幫助我的同修幫我突破了這一關。寫到這裏我的淚又情不自禁的流下來,但這是修煉幸福的眼淚,是對偉大師父充滿感激的淚。

背法

我當初想把《轉法輪》背下來的理由很簡單:看到同修的書被搜走,特別是看到被關押在魔窟裏的同修沒書看,無法學法,因而在邪惡的暴力強制轉化下沒有大法作指導從而被邪惡「轉化」,我想,要是把《轉法輪》背下來,裝到我的腦子裏,邪惡就沒辦法了。於是我開始背法。做飯,洗衣服,上下班路上都背。開始也記不住,背了後面忘前面,後來我想,我不能為了背而背,背大法書就是修煉,也不去想自己年齡大記憶力差的事,只想師父為度我們承受那麼多的苦難,想想在監獄裏遭受酷刑的同修,還有甚麼困難克服不了呢?慢慢的越背越快。當我背完第一遍《轉法輪》後感到自己提高了一大步,心裏覺的很舒服。第二遍背就比較容易了。去發真相資料的路上也背,有卡殼的地方記在心裏,晚上回到家裏再看書,把這段背熟。以後我就開始通背,每天通讀一講,再背一講,有時背的速度比通讀還快。無形中就增加了學法時間,而且也能入心,不入心根本就記不住,更別說背了。有時自己注意力不集中,腦子裏一片空白,本來背的很熟的地方卻一點也想不起來,那時候就得警醒自己了,主意識一集中馬上就能想起來。對修煉很有好處。每天有事沒事的時候,腦子裏都會反映出《轉法輪》的內容,遇到過關的時候,法的內容也能及時的反應出來幫助我過關,真的是受益匪淺。

開始發真相資料都是在市區。一次我去發資料,發現已經有同修發過了,我就換地方發。有個同修說有個熟人出差一星期,回來發現報箱裏有好幾本《九評共產黨》。這些資料是同修省吃儉用的錢做出來的,不能這樣浪費。我想自己一個人生活,出行方便,就決定到邊遠的地區,到真相資料缺少的農村去發。在師父的加持下,我騎自行車二、三百里路也不累,周邊地區的路越來越熟,發真相資料的範圍越來越廣。路途雖遠,一路上我背著《轉法輪》,或唱著大法歌曲,不知不覺就到了目地地。有時遇到刮大風、下大雪或雷雨天氣,很艱難的,當我唱神韻晚會中的歌,我整個的人和自行車像飛起來一樣輕鬆,真是「慧者心自清,苦中樂長駐。」那種美妙自在的幸福心境是常人根本想像不出來的。

見證大法神奇

二零零五年四月,我給人家當保姆看孩子,這孩子的奶奶是個大學老師,她信佛教中的淨土宗,全身都是病。她看我抱著孩子上六樓一點也不費勁,就說:「你身體真好,前幾個保姆都嫌孩子太重抱不動就走了。」我告訴她:「我是修煉法輪功的。煉功前也是一身的病,煉功後原來的心臟病、高血壓、頸椎痛都好了。」她很好奇,想看看《轉法輪》,我把書借給她看。一個星期後,她驚奇的告訴我:「這本書太神了,我看書的這幾天,燒的香都是上上香,是大佛降臨的香啊!」我不懂她說的香譜是甚麼,她就拿了一張香譜讓我看,看著看著,突然覺的小腹部有一種力量在旋轉,速度非常快,非常舒服。我猛然意識到是法輪在旋轉,以前在同修的心得體會中聽說過,但我從來沒親身經歷過。法輪不會平白無故的這樣明顯的轉呀,瞬間我想起師父講的修煉要專一和要不二法門的法理,雖然我並沒想學它的東西,但也有好奇心,歡喜心呀,不然我怎麼會看呢?意識到以後,我馬上把香譜交還她了,一切又恢復了正常。我心裏很感謝師父,這是我第一次親身體驗到法輪的旋轉。這位教師看了《九評》之後和家人一起做了「三退」。

另一次,我弟弟因生意和別人有糾紛,打電話叫我去幫忙,去之後,和對方交談中發生了爭執,我的言辭激烈,對方也很固執,爭吵時,我突然覺的小腹部位又出現了像上一次那樣的旋轉,很強烈的快速旋轉。我馬上意識到我錯了。師父講過:「你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來的更歡,你還不如他那個常人了。」(《轉法輪》)我是個修煉人,怎麼和常人爭吵呢?認識到錯了,我馬上閉上嘴巴一句話也不說了。剛才還伶牙俐齒的,突然一句話也不說了,把對方也弄的莫名其妙。弟弟過來把人家拉到另一間屋子,兩人也沒吵,互相讓一步把問題解決了。事後我想了很多,這件事不是偶然的,不但暴露了我的爭鬥心,還暴露了我想干涉、左右弟弟命運的心,怕弟弟吃虧。師父說:「我的法身會阻止你,會點化你,一看你老是這樣的,也就不管你了」(《轉法輪》),師父也不能老這樣點化我呀,得靠我自己真正去提高。如果我做事前首先主動用大法來要求自己,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事不去做,就不會一再犯錯了,雖然法輪轉動的感覺非常舒服,但畢竟是犯了錯呀。想到自己這麼不爭氣也很羞愧,很感謝師父一次次慈悲點化。

得法前我心臟病很嚴重,隨時帶著藥,血壓也很高,頸椎壓迫神經噁心難受,腸胃也不好,吃一小片梨就拉肚子,整個人黑瘦黑瘦的,一看就是個病簍子。在我第一次看《轉法輪》時,就被書中超常的法理吸引了,覺的這正是我要尋找的,有相見恨晚的感覺。我如飢似渴的把《轉法輪》看了一遍又一遍,大法書讀了一本又一本,把能借到的大法書幾乎全看了一遍,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個疾病纏身的病人,完全沉浸在大法中。就在這不知不覺中,師父已經給我淨化了身體,心臟病消失了,血壓正常了,頸椎也不疼了,那真是「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轉法輪》),很大個的大鴨梨吃完也不拉肚子了,每次消業來的急去的快,很少拖泥帶水,我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

有件事情令我記憶深刻。一天晚上消業,頭暈的很厲害,就想早早休息。自從孩子結婚後,我一直是獨居,孩子工作很忙,也顧不上我,這樣我也不會受他的干擾。這天晚上腦袋轟轟的很難受,這是我修煉以來最難受的一次消業。沒辦法我就背《轉法輪》,背著背著也不去想頭暈的事了,我就覺的有人在給我的腦袋做手術一樣,過了一陣子,突然覺的頭不暈了,清清爽爽的很正常了。這時我清清楚楚的感覺到像有一個人的胳膊從我的脖子下面輕輕的抽了出來,那動作就像我們要放下剛睡著的嬰孩時怕驚醒他那樣輕柔。我立刻坐起來了,一看身邊一個人也沒有。我明白了,這是師父的法身,剛才師父的法身給我調整身體了。我眼淚奪眶而出,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的心情,我由衷的從心裏喊出聲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我是九九年初得法的。神奇的是我卻在九四年初做了這樣一個夢:我在蔚藍的天上,看到從遠處過來很多人,這些人穿著非常漂亮的各種衣服。最前面的那個人穿著袈裟,可是他卻有頭髮,他給我一個很漂亮的項圈,項圈上鑲著一塊兒碧綠的、晶瑩剔透的寶玉。我接過來戴上和他們走在一起。從天上向人間看去,看到有很多很多的人在拼命的打仗、廝殺,他們一抬頭看到天上的我們,瞬間全部停止了廝打,全部匍匐在地上(像西藏朝聖者那樣)向我們行大禮。我們走過一個古香古色的拱形橋,恬靜、悠閒自在的向祥雲繚繞的亭台樓閣走去……。雖然已過去十六年了,這個夢依然記憶猶新。

第二天上班我和同事(佛教居士)講這個夢,他說我和佛家有緣,我強調說:「你說他是和尚吧他有頭髮,你說他不是和尚吧他又穿著袈裟。」他也回答不了我的問題。一直到九九年初我得法後,看到師父穿著袈裟的法像,這個夢才有了答案,而且正好九四年夏天師父在我市傳法。只可惜我那時還迷在常人中不能自拔,錯過了這麼好機緣,直到九九年初才得法。

由於從小受中共邪黨無神論填鴨式的教育,我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正像《轉法輪》寫的:「有些人就固執到這種成度:你一說氣功,他從內心笑話你,他認為你是搞迷信,太可笑了。你一說氣功中的現象,他就覺的你這個人太愚昧。」是師父為了救我,慈悲的撣去了我的封塵,開啟了我的心智,使我脫胎換骨,相信了神、佛的存在,不再受常人社會所迷。修煉前,我還是個為情所困、所累的常人,因為生活不順利,身體又不好,比別人活的更苦更累,終日傷心落淚,總是被情牽動著,自覺被傷害著。我也妒忌和報復過別人,無形中造下了業,尋死覓活的蠢事也幹過,也解決不了問題。《轉法輪》的法理讓我大徹大悟:「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一下子打開了我的心扉,徹底醒悟,在意亂情迷中脫胎出來,去掉對情的迷戀和執著,成為一個心胸開闊樂於助人的堂堂正正的修煉者,讓我在這邪魔亂世中找到回家的路。我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神的存在,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使我在這千載難逢的大法開傳時得到救度,不失這萬古機緣,師恩難報啊!。寫到這裏,想起大法弟子寫的歌詞:「師父指我回家路,一路走來好幸福。師父救我出苦海,法輪常轉不迷途。師父指我回家路,一路走來不怕苦。修的執著無一漏,一步更上一層樓。師父指我回家路,一路走來好威武。助師正法世間行。越走越近家門口。師父指我回家路,一路走來彩虹舞。師父領我回家轉,殊勝美景不勝收。」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