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找到我的師父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七日】我想把自己的修煉經歷寫出來與大家交流,不對之處,敬請指正。

找師父

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山村,祖上三代都是道士。我兩歲時父母雙亡,是由奶奶撫養長大的。在我六歲的那年春天,吃過晚飯後我就睡著了,這時天還沒有黑。有位十二、三歲的少年從我家門口路過,他問我奶奶我是否在家。奶奶告訴他我睡了,問他找我有甚麼事?他跟奶奶說我是他的徒弟,說我到奶奶家已經有六載,以後不管我在哪裏他都能找到我。少年說完就走了。

等我醒後,鄰居告訴我說我師父來找過我。他們都很驚奇一個從未見過世面的六歲孩童怎麼會突然間有了一個師父?家附近並沒有這個少年,大家也都不知那個少年到底從哪裏來的。自那以後我一直念念不忘此事。

長大後,我參軍進了部隊。途經蘇州、杭州、上海甚至到了哈爾濱我都始終沒有找到我的師父。一九七六年,我在哈爾濱住了一年,只看到些賣藝的、賣藥的術士。後來我就想也許是我的緣份沒有到吧。若是緣份到了,師父自會來找我的。

等到我得大法時我終於明白我的師父是誰,我尋了幾十年的師父終於找到了。

摔倒了 爬起來

我於一九九九年二月喜得大法。我每天早五點與同修們集體煉功,晚上集體學法、談心得體會。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去煉功點,沒見到一個同修,於是我就去了學法點,仍然沒有見到一個同修,為甚麼同修們都不來了?後來有同修告訴我說上面不准老百姓煉法輪功了,再煉就要抓了。

當時我弄不明白,為甚麼不准煉?師父教誨弟子為人處世先為別人著想,遇事先向內找自己,不找別人的麻煩,做一個好人。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准煉?我百思不得其解。這時我們本地就有很多同修去北京上訪,要求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要維護大法,去和政府部門討個公道。可是去的同修被抓,被勞教,沒有去上訪的也有被抓的。

我沒有去北京證實大法,也沒被抓,但是「六一零」、派出所經常來抄家和監控。那段時間我怕心很重,就交了一本《轉法輪》,二本各地講法書,還有幾本各地講法與解法書還被我自己燒掉了。在整整半年裏,我沒有學法也沒煉功,還做了不該做的事情,對大法和師父犯了罪,摔了個大跟頭。

可是,師父沒有丟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時刻都在我的身邊,看護著我。我身為大法弟子,沒有維護大法、證實大法,心感內疚,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

我看了「天安門自焚」的電視新聞時,我就覺得它是假的,是江氏集團不惜用幾個老百姓的生命做代價來誣陷法輪功的,他太嫉妒師父了。從那以後,我又從新請了《轉法輪》和各地講法,堅定的學法煉功了。我更信師信法。我文化不高,只讀過兩年書,《轉法輪》中有很多字都不認識,只好一個字一個字的查字典。慢慢的我能通讀《轉法輪》與各地講法了。《論語》能背下來,而且《洪吟》也能背一部份了。

助師正法不停步

我從零四下半年開始發資料。那時不知道能從同修那裏拿到資料,就是自己用手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好心人記住法輪大法好」。後來知道可以從同修那裏拿到資料,我就拿上資料在城裏發。城裏都發完了,就去鄉里發。時間長了,越發就越沒有怕心,正念就越足。

再後來我就去雪峰山發資料。雪峰山是湖南著名的山脈。山高路險,人煙稀少,離我住的地方約九十公里,要坐三個多小時的車才能到。開始時是晚上去發,資料一發完,我就找個山洞或者草堆、岩屋裏面坐到天亮。早晨有車路過時,再坐車返回家。就這樣連續堅持了三年。

近三年利用白天的時間去鄉下發資料。早上去下午返回。在發資料的過程中,我邊發資料邊發正念。有的人接受了,有的不接受我的資料,還有的不明真相的當面罵人,甚至還有人誣告我,追趕我。

零九年過年後,我拿了神韻晚會的光碟回家,看了之後深感救度眾生的緊迫。我開始發神韻光碟了。家裏有影碟機的,我就送光碟給他們,讓他們明白真相;家中沒有影碟機的,我就請他們來我家,我用自己的影碟機放給他們看。但是要走街串巷的詢問,才能知曉他們的情況。一旦碰上對此感興趣的,他會找我來要碟子,這樣效果很好。

去年有一天我帶上自己的影碟機在一位朋友家放神韻光碟,不料卻被同事誣告,被抓進了縣「六一零」辦公室。四月二十八日,我家又來了三個國保惡警,他們不由分說就把我綁架到了拘留所。與此同時,他們還對我進行抄家。他們從我家裏非法搶走了我的私人財物,包括兩本《轉法輪》、幾本各地講法、各種講真相資料碟子、二個衛星接收器、師父的法像、講法錄像以及我的一部手機等。惡人還揚言,要將我勞改三年。時至今日,被劫走的物品一樣都沒有歸還。

在我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受迫害期間,同修很著急,為了讓我能早日走出魔窟,同修發消息到明慧網曝光邪惡,還把惡人迫害我的事實編成小冊子發往每家每戶,這些都對邪惡起到了震懾作用。海外同修得到消息後給有關部門和警察打真相電話,使他們不敢再加重對我的迫害。在師父的加持下,十五天後我正念闖出魔窟。

在此我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們的幫助。我唯有精進實修才能報答師父的恩情。

自那以後,單位也經常派人監控、暗訪。師父說過:「修煉人沒有敵人」(《向世間轉輪》)。那些被單位派來的人一來找我,我就耐心的跟他們講真相,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告訴他們大法和大法造福於人類、造福於社會,對世人勸善,不說損德的話、不做損德的事,大法弟子要用師尊的法來時時約束自己,促使社會道德回升,人心歸正。可見大法有多麼好。可是共產邪黨太壞太笨,竟然看不到法輪功對它的社會穩定是有莫大好處的,卻因嫉妒心作祟,花費如此大的人力物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

我知道自己來世的使命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請師父放心,弟子一定會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期望。

感謝師父!
感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