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三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年輕大法弟子,修煉時間雖然不長,但是我想把我三年多來所走過的修煉之路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們交流,也為圓容這次法會與圓容明慧網盡一點綿薄之力吧!

回首看看我走過的路,真的感受到是師尊勞心的為我做了細緻的安排,然後一步步又引導我走到今天的。在這過程中,逐步的同化法、淨化自己、提高自己,以達到新宇宙不同層次的標準,最後返本歸真。我體會到,信師信法很重要,貫穿在我們修煉的每一步中。

得法

我到南方打工後的第二年,父母就得法了,隨後「七•二零」就開始了,但是我對於這些一概不知(打工時很封閉,也沒看電視)。當時,父親讓親戚給我捎來了一本《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我看後只是覺得裏面講的話就像是和自己面對面談話一樣,但我在當時環境下並未走入大法。

二零零零年底,我回家看到母親與同村的阿姨們都在修大法,母親讓我修,我說:「我以後會修。」當時還沒有修煉的意識。一天晚上,母親說:「我們去鄰村發資料,你沒事也跟著去吧。」結果我和母親被人發現,被非法拘禁在看守所。那時,我剛滿十八歲,懵懵懂懂的,我就想:惡警說我是因為法輪功問題進來的,但是我並沒有修煉法輪功,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出去後可真要修煉法輪功了。

其實,每位同修得法都不易,都是師父苦心的安排了又安排,我的得法也是一樣。那次魔難過後,我並沒有按照當時的想法去做。幾經輾轉,我又到南方打工,這次師父給我安排了比較輕鬆的工作,使我偶然間接觸了解了大法,有時間學法。一次上班沒事做了,我就上網聊天(其實我對於聊天並不感興趣,只是偶爾玩一下),碰到一位同修給我講真相,最後發了一個網址給我,我點擊後就上到了退黨網站上,一下子看到那麼多人在退黨,我很震撼,馬上將我和男友退黨了(以前母親在電話中跟我講過,但我不了解)。最後看到有訂閱《明慧週刊》的框框,就訂閱了。現在悟到這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啊!

之後我每天到郵箱裏看明慧發過來的文章,我會從頭到尾將文章看完,在看「迫害真相」中,同修們遭受的迫害,使我知道了大法真相。我最喜歡看弟子切磋文章,看文章當中,有幾篇同修們切磋的背法與去色慾的文章對我啟發很大。我就想:大法弟子們的心靈是那麼純淨啊!我當時很羨慕,心想,如果下次我再回家,能接觸到家裏的同修們該多好啊!但是當時只是羨慕敬佩,也並未有強烈的願望說我也要修煉。現在想想真是中士聞道啊!

二零零六年過年,我與男友回家結婚。接觸到了本地同修,也學習了五套功法,在她們身上我看到了大法弟子們先他後我的境界。之後我又到南方,這回我堅持了下來。晚上下班後,在自己租住的小屋裏一個人學法,再打坐單盤半小時。

一天,學完法後打坐,剛坐了五分鐘,我腿痛得堅持不下來了,就拿下來了,當時我一看錶,還不到九點,心裏很氣自己不爭氣:這麼點痛就堅持不下來了,就這麼睡覺了嗎?這才幾點啊!如果每天都這樣,這時間不是讓自己白白浪費了嗎?我想得眼淚都掉下來了。這時我突然生出堅定的一念:背法!並立即開始背法。現在想想可能是看同修切磋文章背法的交流使我本性的一面得到啟發。我每天晚上背一頁,早上起床後洗著臉腦子中開始複習,上班路上也在複習。背法就這樣堅持了下來。

之後,大法中描述的身體方面感受的事就出現了:一次正在打坐,朦朧中看到彷彿是在陰間,有一個長得很粗壯怪醜的男人好像在拿著一個瓶子往嘴裏喝東西,我嚇得趕緊清醒了,不敢看了。還有一次,打坐開始點頭,第二天晚上最強烈,第三天逐漸的就過去了,我知道周天通了。我在電話中告訴父親,父親很平淡的說:可別有意隨著動。再有一次,我到工廠後,剛放好自行車走幾步,感覺馬上要離地了,但立刻就沒有這種感覺了。那些日子,我整個人每天很愉快,其實用愉快不能表達我當時的狀態,是「喜」,發自生命深處的「喜」,我知道我是真正走入大法中來了。

在剛得法那段時間,我做了一個夢,很清晰:在一座白色宮殿前,我要趕到宮殿後坐飛機,可是宮殿門口左右共有一、二十個警察在看守著,沒法進去;後來終於進去了,宮殿裏面是個迷宮,不知道怎麼走,根本走不過去,只剩下十五分鐘飛機就要起飛了,就是真能過去,可能也趕不上時間了。後來一個清瘦的老者站在我旁邊,手向那邊一揮,警察們以為那邊出事了,全部跑到那邊去了,老者拽著我的手就衝進迷宮裏,左拐右拐,三兩下就到宮殿後面了。後面有一輛汽車已經發動了,裏面坐滿了人,馬上就要開動了。周圍擺地攤的,賣小吃的,叫賣聲不斷,真是五花八門。我走到一個賣鞋的地攤前想買鞋,但是買她的鞋得先穿她的襪子,我蹲在地上試鞋,剛穿上襪子,襪子就變成石頭一樣長在了我的腳上、腿上,脫不下來了。我說了一聲: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剛說完,襪子脫下來了,我再也不敢買鞋了,趕緊去坐車了。這期間,老者一直站在我旁邊看著我,不說話,可能也是看我怎麼做。

當時就悟到這個夢可能就是我得法修煉的對照,舊勢力死死的擋著不讓我進大法的門,另外得法這麼晚,很可能跟不上了,修煉就在迷中修,真是不知道怎麼修。可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為我們做好了一切,就看我們修煉的堅定意志與信念。

信師信法去執著

父母於二零零四年就已經流離失所。得法一年後,二零零七年三月份我又回家了。這時,在修煉上給我很大啟發的父親被檢查出「絕症」,吃不下飯,吃一口就吐,身體已經瘦的不像樣了,渾身沒一點力氣,整天躺在床上,母親照料著。我回來後,看到租住的屋裏髒的亂的不像樣,也有點難受,但是馬上師父的法就自動在腦中響起:「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轉法輪》)我知道了這個理,也按照大法的標準去做。但是遺憾的是,不到一個月後父親還是走了。走的當天,我與母親輪流給他讀了一天的法,整點發正念。我看到父親圍著白布坐在蓮花上朝我笑呢,弟弟告訴我,他看到父親也在師父法像裏面,可能是師父領著父親走了。

父親離世後幾天,別的同修要到農村親戚那裏發資料救度眾生,母親也跟著去了,我在家發正念,系統的學習師父在外國講法,如飢似渴,做飯都怕耽誤時間買著吃。就這樣,在大法的指導下,我與母親弟弟放下了對父親的執著,過去了這一關。我知道,作為父親來講,是被舊勢力迫害死了,我們不能承認的,但是他的死也正好考驗我們特別是母親對他的情,以及作為新學員的我走進大法的堅定信念。

我的天目在低層次上開了,看的比較清楚。因為剛走進大法,在我周圍都是老年同修,有時我說出來一些另外空間的事情,老同修也有些執著,而自己也有顯示的那個物質在,逐漸的顯示心、歡喜心就暴露出來了。隨著老同修不斷的誇獎,認為我得法晚,又是年輕同修,還這麼精進,我就有些沾沾自喜了,就認為自己修的還可以,可是隨著學法不斷深入,越發知道自己知道的那點還差遠去了,老同修也開始厭煩我這種行為了,我認識到不能顯示,會給自己的修煉及同修造成損害。認識到這些,再有這種念頭,我就竭力排斥,逐漸的顯示心、歡喜心越來越淡。

剛得法時因為覺得得法晚,這麼晚得到了這麼好的法,可要勇猛精進了,所以有股衝勁,甚麼也不怕,就知道學法修煉,所以剛開始在低層次上怕心去的比較快,關也過得比較好。一次在夢中,好像被「抓」進了派出所,一個警察在「審訊」,但是他沒吭聲,都是我在講真相,我說:法輪大法現在傳遍世界了,江澤民都被告上法庭了。那警察看說不過我就說:那我把我們頭叫來。我說:你去叫吧,我還要跟他說。剛說完,一個局長模樣的人微笑著彷彿很滿意的進來了。我就醒了,之後想想,可能在睡夢中關過得還可以吧。

還有一次是二零零七年父親過世後,我帶著大法書、大法資料到南方,路途中被後面追上的警車截住了,說要檢查行李。我開始心裏發正念,一個年輕的瘦高警察上車後走了一圈,瞧瞧坐車的人,然後向司機要了駕駛證查看,下車時,那個瘦高警察的頭被車門撞了一下。之後就開始翻行李了,我求師父加持,讓警察甚麼也看不見,結果警察真的是沒翻到甚麼,只好悻悻的走了。等到下車時我一看,我的行李被翻得亂七八糟,衣服都散亂出來了,但是就是沒翻到我帶的大法書等。其實我的行李就是一個編織袋,拉鎖一拉就開了。這次如果沒有師尊慈悲呵護,真的是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隨著時間一長,我修煉也開始懈怠了,各種觀念往外返,怕心也是很強烈。記得一次出去張貼不乾膠,走之前發了正念,發完後剛起身準備出發,馬上怕心反應出來了,還很厲害:胸口堵得慌,心都在顫抖,腿發軟。我知道是另外空間那個怕心不想讓我出去做大法的事,所以到這時間一股腦的都來干擾我。我就想,誰也別想阻止干擾我做救度眾生的事,毅然走了出去,在張貼過程中,還是很怕,手發抖,有好幾張都貼歪了。但是經過那次之後,怕心明顯去掉了很多,我想經過自己克制、排斥,師父幫我拿掉了那邊的那個「怕」的物質。現在我成熟了很多,怕心也消減了很多,都能理智的做事了。

但是,由於還沒有理解大法的嚴肅性,有一段時間對修心這方面沒有那麼在意,有許多人心讓舊勢力鑽了空子,造成嚴重損失。丈夫被綁架,一下子甚麼都沒有了,租房的地方不能回了,衣服都沒來的及拿,我和母親就又流離失所了,最後在同修家住下了。但是不敢讓同修家人知道,白天在外面遊蕩,晚上回同修家睡覺。到下雨天,我與母親打著傘在外面遊蕩,想著父親走了,剩下我們流離失所,沒有經濟來源,這下丈夫又被關進去了,我們又沒飯吃,沒地方睡,真是難啊!別的同修來看我們,給我們送來了衣服,鼓勵我們要精進,不要難過。我說:一切都有師父呢,他一定會回來的。舊勢力別想摧垮我修煉的意志,你不配,我們有師父有大法,還有同修呢。

一個多月後,丈夫回來了,我們也找到地方住了,給別人看門,並且還不要房租,真是無法用語言感謝師尊哪!這次事情發生後,我重視了我的修煉狀態,今後一定要按照法上去修,走師父安排的路。

走師父安排的路

二零零八年後半年,我開始作資料,因為以前我稍微懂得電腦,在南方打工時,我看到明慧文章中資料點同修辛苦付出,就想:我回家後如果能在資料點(當時都是大資料點)做事,哪怕是做最髒最累的活我都願意。因為有這一念,回來後同修就讓我做資料,之後,同修又拿來了打印機,這樣一個小資料點就形成了。

遺憾的是丈夫被綁架時,設備也被邪惡搶走了,在丈夫被非法拘禁那段時間,我與母親流離失所中,接觸別的老年同修要建資料點,可是她們一竅不通,我因為有這個基礎,老同修讓我幫她們,其實那時我對做資料這一套並不太懂,只是會做資料而已,裝系統、裝軟件都不會,即使這樣,資料點還是建成了。隨後,又有新同修要建資料點,也是讓我教,結果電腦、打印機都買好了,要做資料的同修卻回農村老家,再不來了。這一套設備就給我了,讓我供應那一片同修的需求。其實,這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我還是要走這條路的。

時間長了,接觸電腦多了,師父也給我開啟了這方面智慧,我慢慢的對電腦軟件也熟悉了;有時同修電腦出問題了,讓我拿去修,一來二去,我也知道怎麼修了;有時遇到問題不知怎麼解決,同修只是說一說,並未實際操作,但是回家後一試行了。有一次同修想用加密盤,但是我們都沒有接觸過,我回家後按照《從零開始建立資料點》第四版說明中一操作,成功了,之後真是感到天清體透,昇華提高了。我把我知道的技術都給同修們說了,這樣大家不等不靠,自己就可以解決問題。當然,我現在還在學習中,最近又學習了裝系統,這樣可以幫助同修們解決很多問題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這條路都鋪好了,該走到這一步時我只是在世間動動手,跑跑腿而已,做好了這是我該做的,做不好那是很不應該的,但是在做的過程中,自己去掉了顯示心、急躁心等,而師父又把這一切威德給了我。

當然,我也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三件事中,面對面講真相這方面還沒有突破,以後我一定要做,並且還要做好。還有我目前最應該去掉的是睡魔,它耽誤我少做很多事,也讓我處於懶惰的狀態中:在家庭中,我總是以我要做資料很忙為藉口不做家務,而把家務事都推給家人做。就在今天早上做夢,師父還在慈悲點化我應該再精進了。

再一次感謝師父慈悲苦度,我一定爭氣,圓滿跟隨師父回家,

自己所在層次所悟,如有不對之處,懇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切磋,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