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得法、洪法、講真相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在中國傳統節日到來之際,我想給媽媽表點心意,可是媽媽卻說:「你還是幫我看看我寫的修煉心得吧,周圍的同修都鼓勵我把修煉中經歷的事寫出來,可我就是寫不好,而我經歷的事你都知道,你就幫我修改整理一下好嗎?」看著媽媽用了好幾個晚上才寫好的,字跡雖不好看、卻是規規矩矩、一筆一劃寫成的修煉心得,與此同時,媽媽所經歷的一切也一幕幕的浮現在了我的眼前。是啊!把媽媽的經歷寫出來,幫媽媽說出她的心裏話,我想這才是送給媽媽最好的節日禮物。

「我是一九九六年四月份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前我有多種疾病,修煉法輪大法不長時間我的疾病全好了,我從那時起就堅信大法好,是師父救度我們的根本大法,我是受益者,親身體驗到法輪大法的神奇,我就一心想讓全家人都修煉法輪大法,因為我病好了,全家人都高興。每天全家人到煉功點去煉功,那時是多麼高興啊!我和功友去南疆洪法,那裏的人們知道我們是法輪功修煉者,是來給他們洪法的,他們非常高興。」

媽媽用了三個「高興」簡簡單單的概括了她從得法、受益到洪法的全過程,而在這簡單的背後卻有著多少不簡單的經歷啊!

1、得法

一九九六年四月我在別人家無意間看到了《轉法輪》這本宇宙大法,看後我覺的非常好,就請了一本《轉法輪》送回家給我媽看,媽媽看後欣喜萬分,她告訴我這是一本能救度世人的天書,她一定要學法輪功。後來我在書攤上又看到《轉法輪(卷二)》,也給媽媽請了一本。

當天晚上,媽媽就照著書上師父打手印的照片,學著也做了一個結印的手勢,沒想到手心就感覺到有個東西在飛快的旋轉,太神奇了,從來都沒有煉過功,也只看過一遍《轉法輪》的媽媽,居然這樣強烈的感受到了法輪的旋轉,媽媽真的與師有緣。

後來媽媽打聽到了煉功點,就這樣,媽媽走上了修煉之路,表面看似簡單,其實並非偶然,媽媽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為今日得法而準備的。

媽媽從小就與佛有緣。她家有佛堂,家人都信佛、敬佛,在她的記憶裏,小時候每天晚上睡覺前,經常看到她家的屋頂、牆上有很多圓圈,裏面都盤腿坐著一個人,五顏六色挺好看,白天就沒有了,一直搞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學大法後才知道那是佛坐在佛世界裏。想必那個時候就有師父管著媽媽了。

媽媽從小天資聰穎,但在重男輕女的父母眼裏,女孩子是絕對與學堂無緣的,可媽媽卻在沒有任何人教他的環境下,能一字不差的念出她家祠堂牆上寫的古訓。有一天,媽媽背著手搖頭晃腦裝出一副很學究的樣子,在那裏振振有詞的給姑嫂姐妹們念著,被正好路過那裏的外祖父看見,外祖父被她的樣子打動了,就送她去了學堂,讀完初中。這在當時確實不容易。

媽媽很小的時候,我姥姥就去世了,做母親的擔子就落在了當時還是十幾歲孩子的媽媽身上,帶大年幼的弟弟,供他們上學,為他們安家,並且把姥爺養老送終。這其中所包含的辛酸是可想而知的。媽媽和爸爸的婚姻不是很美滿,爸爸是個老實人,可是大男子漢的作風可不小,在我小時候的記憶中,經常看到老實的爸爸在外面不順心時,回到家裏就為一點小事就痛打媽媽的情景。爸爸的身體不太好,所以家裏的事大部份是媽媽做,為了一家人的生活,媽媽總是起早貪黑的勞作,還經常替同事頂班、加班。媽媽是個很要強的人,無論工作還是家務事,永遠都幹的很好,長年累月的辛勞,使媽媽落下了一身病,加之生活中很多難以解決的問題,多少次讓媽媽產生了輕生的念頭。那幾年,我經常看到媽媽憂心忡忡的樣子。

得法後,我們知道了,人都是業滾業滾來的,吃苦就是在還業債,消業,消去生生世世積累的業力,都是為今日得法而準備。

修煉沒有多長時間,媽媽「救心丹」不離身的心臟病好了。原來經常尿血,按醫生的說法,如果再發展下去就要換腎的腎病好了,犯起病來天旋地轉的美尼爾氏綜合症好了。原來犯肩周炎時,穿衣提褲都需要別人幫忙,右手從來都沒有舉過頭頂,可煉法輪功沒有幾個月,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的抱輪動作就標準的煉下來了。大法太神奇了!

從那時起至今,媽媽就堅定的走在了大法修煉的道路上,從未停歇。媽媽用了「我是受益者」,概括了多少曾經折磨她痛不欲生的頑疾已遠離她而去的鐵的事實!

正因為她對大法的堅信,所以學法初期的清理身體來的也比較猛。記的有一次媽媽去參加星期天的集體學法,回家後清理身體發起了高燒,非常嚴重,家人不知道如何處理,問媽媽去醫院看看吧?媽媽卻讓家人把我找回來,家人以為我也去學大法,會有甚麼好辦法,就把我找了回來。因為那天我和幾位同學聚會去了,沒有去參加集體學法。回到家裏看到媽媽被燒的通紅的臉,我也嚇了一跳,趕緊過去看她,沒想到她張口就說:「你還是個修煉的人嗎?大家一個星期就這麼一天集體學法,你還不去,玩很重要嗎?」原來她著急找我回來,是想把那天她們集體學法、切磋的內容告訴我,而根本沒有把她發燒的事情當回事。她告訴家人沒事,只是清理身體,明天就好了。果然,第二天早晨就精神飽滿的去煉功點煉功了,啥事沒有。還有一次她連續咳嗽半個多月,咳出的是連血帶膿的痰,像肺結核病人的症狀,很嚇人,家人都催促她去醫院看看,她說沒事,只是清理身體。果然,半個月後不治而癒。

媽媽用她堅信大法的心證實著大法的神奇功效,更堅定了全家人修煉大法的信心。媽媽用「因為我病好了,全家人都很高興,每天全家人到煉功點去煉功,那時候是多麼高興啊!」真實的反映出當時全家人愉快的心情。媽媽受益了!全家人受益了!

2、洪法

「大法好,大法能救度我們!」媽媽要把她受益了的大法告訴所有人,讓所有的好人受益。她開始參加洪法。去米泉、去昌吉、去石河子、去南疆,用她平時省吃儉用省下來的錢,買上大法書和煉功帶,走街串巷,為迷中的世人送去福音。不知走了多少路,也不知結識了多少有緣人。正如媽媽所寫的那樣「那裏的人們知道我們是法輪功修煉者,是來給他們洪法的,他們非常高興」,這足以說明那些知道了大法和得到了大法的人們當時的那種愉悅心情。媽媽在洪法中做的一定不差,因為從南疆洪法回來後,她這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竟然來例假了,真正達到了性命雙修。

3、護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及中共邪黨,不顧千百萬個像媽媽一樣因修煉法輪大法而健康快樂的事實,毫無人性的發動了對法輪大法學員迫害。在那些日子裏,媽媽傷心、迷惑,偌大一個國家宣傳機器,怎麼能毫不負責的滿口胡說,信口雌黃?親身經歷和親眼所見的事實,與廣播電視上的謊言形成鮮明的對照,那些誹謗大法、誹謗師父的謊言像一把把利劍刺傷著媽媽的心。媽媽說:「當我想起師父的詩『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洪吟二》〈見真性〉),我就下決心堅修大法心不動!」

常去煉功的場地被警察和便衣佔據了,誰去煉功就抓誰,單位、街道辦事處、派出所的人三天兩頭找媽媽表態,廣播電視二十四小時滾動式的誹謗新聞不停播放,這一切沒有動搖一點媽媽堅修大法的心。誰找她談心,她就對誰講自己的親身經歷,單位領導,街道辦事處的幹事,派出所的警察,都被媽媽講的真相所感動,紛紛告訴我媽媽說:「大娘,您覺的好,就在家裏煉吧,不是我們不讓您煉,是上面壓下來的,如果我們不照辦,就會丟飯碗,我們也覺的大法好,修煉自己,做個好人,可我們也沒有辦法。」從他們的言行中,媽媽知道他們也是被迫執行者,並且被矇蔽著不明真相。經過進一步學法及和同修們切磋,同修們認為只有到中央上訪講清真相,才能制止迫害,用《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的基本權利,來維護做人的尊嚴,來維護大法和師父的尊嚴,這才是大法弟子當前要做的事「助師世間行」,還師父與大法的清白,還世人被救度的機緣。高壓下,媽媽踏上了漫漫上訪路。

二零零零年五月,從沒出過門的媽媽決定隻身去北京上訪。為了不讓家人擔心,只告訴了我和爸爸。但媽媽並沒有告訴我們她只是一個人去,說有四個人結伴而去。這在當時的環境下,媽媽此行是抱著用生命去護法的決心上路的。當我獨自一個人把媽媽送上火車的時候,那真是感到了生離死別的滋味,媽媽和我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不停的流,彼此心裏都很清楚,這也許是永別。媽媽告訴我其他三個人在另外車廂,其實我很清楚她是一個人走,只是沒有點破,因為我知道媽媽怕我擔心,怕我阻止她一個人上路。我怎麼能阻止媽媽呢?大法給予了我們全家人的是用任何語言都表達不了的。給媽媽和全家人都受益了的大法和師父受到誹謗、修煉大法的弟子受到迫害的時候,我怎能阻止一個大法弟子去維護大法,去向政府講清真相呢?她是我媽媽,更是一個大法弟子,沒有大法,也就沒有今天的媽媽,大法好師父賦予了媽媽新生。火車在淚眼模糊的前方走遠了,我的心也隨著媽媽走遠了。

這一次,媽媽往返只用了七天的時間,而這七天對於家人來說猶如七年。七天,沒有任何一點媽媽的消息。全家人心照不宣的每天看中央電視台的新聞節目,想在那裏找到媽媽的蹤影。師父說:「修煉本身並不苦」「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真修》)。情,難以割捨的親情。全家人都籠罩在對媽媽擔心的氣氛裏。擔心、怕心也是一種物質,正像師父說的那樣,它就往對方身上壓。而表現在媽媽這裏的情況是,因為只有一個人,去信訪局,那裏早就被警察佔據了,天安門廣場戒備森嚴,大小旅館都在查法輪功修煉者,和同修又聯繫不上。三天的時間媽媽白天在天安門廣場找修煉的人,晚上睡在馬路邊的椅子上,第六天,媽媽就坐火車回來了,這次甚麼也沒做,怕心佔了上風。

看到媽媽回來,家人說放心了,可媽媽此時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學法、切磋、找執著,半個月後,媽媽又踏上了去北京的路。

這次媽媽還是一個人去的,因為有了第一次的安全回來,家人這次基本上沒有那麼害怕和擔心了。其實我們現在都知道,正是那個時候,是慈悲的師父為弟子們承受和化解了另外空間壓下來的巨大的邪惡物質後,讓弟子們承受的小了,怕心才沒有那麼重了,悟性才達到了那個層次的。因此那段時間,全國各地的很多大法弟子都悟到該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

修煉真的不是表面看的那麼簡單,看見看不見的邪惡都在干擾著你。媽媽走的那天,早就過消業關的媽媽卻突然發起了高燒,我勸她退燒後再走,她說沒事。我獨自一個人去火車站送她,看著她燒的通紅的臉頰,我真的不知道說甚麼好,只好給她買了一大包冰棍送她上火車。其實媽媽一上火車就被邪惡盯上了,因為去的人多了,中共惡黨害怕了,在各個站點都安排了大量的警察來抓捕大法弟子,暴力阻止大法弟子上訪。火車剛出烏魯木齊不遠,媽媽就被抓了,在一個小車站惡警把媽媽押下車,在車站派出所關了一天一夜,逼問媽媽是從哪裏來的,叫甚麼名字。媽媽那顆堅定的證實法的心震撼了邪惡,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第二天晚上讓媽媽自己買票回家。

這時候,媽媽用大法修出的智慧,不買直接去北京的車票了,先買了一張去西安的車票,到西安後又買了一張去保定的車票,而車到保定後並沒有下車,直接坐到北京站,就這樣,媽媽又一次來到了北京。如果不是師父一路保護,像媽媽這樣平時不出門的老太太,坐直達車還得人接人送不放心呢,而媽媽就這樣,一個人從新疆,發著高燒,抓了放了,換了幾次車了,一路平安抵達北京。你能說這不是奇蹟嗎?

媽媽到北京的第一天晚上,住在一個洗澡堂,因為信訪辦根本就不接待大法弟子,所以第二天就去天安門廣場了。這時候,廣場上的場面震撼人心,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抱著用生命救度世人的慈悲之心,兌現著自己的誓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還師父清白!」響徹廣場上空,當大小橫幅打開的瞬間,宇宙都為之震撼。邪惡是聞風喪膽,廣場上到處是警察暴力追打大法弟子的場面,慘不忍睹。

在這樣一個世界都矚目的地方,中共撕下它的面具,對手無寸鐵的大法弟子的信仰訴求,所採取的這種殘暴行為,令世界咋舌,警車一輛輛的從廣場上把大法弟子抓走,北京附近的各個看守所和派出所都關滿了來京上訪的大法弟子。媽媽親身經歷和見證了中共的殘暴和大法弟子的慈悲。在一個看守所,一位女大法弟子被惡警整整打了五個小時,屁股上的肌肉被打的都露出了骨頭,傷口潰爛,發出難聞的氣味,邪惡不但不給治療,還怕承擔責任,就把這位大法弟子推出看守所。回到住所後的這位大法弟子,憑著對大法的堅定信念,在傷勢如此嚴重的盛夏,僅用了一包鹽,在媽媽她們的幫助下,每天清洗傷口,竟然奇蹟般的好了。

在北京的四十多天,除了被關押的時間以外,媽媽和同修們不是去天安門打橫幅,就是去北京的胡同發真相資料,由於每次被關押,惡警都會把她們身上的錢物搜走,所以她們過的很艱苦。橋墩下,香山上是她們經常過夜的地方,一元錢三個饅頭是她們一天的伙食。有一次,幾天沒有吃到菜的媽媽和一位同修阿姨實在想吃菜,就買了幾個茄子,跟房東要了一點鹽把茄子煮了煮吃,那個香味至今難忘。媽媽第四次被抓,關押幾天後,惡警把她拉到離北京市很遠的郊區放了,在身上沒有一分錢的情況下,媽媽步行七個小時才走到住地,中途,天熱實在太渴,媽媽就在一個公共廁所撿了一個空礦泉水瓶子,接了一瓶子沖廁所的水喝了,看廁所的大姐說這水不衛生不能喝,媽媽說沒事,喝完又接了一瓶路上喝。走在路上媽媽掉眼淚了,修煉真的艱苦,但是再苦也阻擋不了媽媽堅修大法的心。當她走到天安門廣場時,華燈已點亮,這時,媽媽看到二十幾個大法弟子一瞬間打開了寫著「法輪大法好」的一副十幾米長的橫幅,氣勢磅礡,場面洪大,令路人驚嘆,邪惡喪膽。看到這壯觀的一幕,媽媽又流淚了,這次是大法弟子的偉大壯舉,是為得救的眾生而落下的欣喜的眼淚,自己吃的那點苦算甚麼呢。

正念足是媽媽一次次走出魔窟的保障。媽媽最後一次被抓,是關押在一棟專門關押已經明確是那個省市的大法弟子身份的聯合辦公樓裏,那裏住著全國各地來北京抓當地大法弟子的警察,惡警準備當天晚上押送媽媽回新疆,媽媽也同意回去,在等待走的時候。忽然,師父給媽媽打了一個正念,絕不讓惡警帶走,正念一出,媽媽竟然在戒備森嚴的大樓裏安全的走了出來,在持槍門衛的眼皮底下走了出來。當弟子正念足的時候,邪惡根本就制約不了你,師父就看你那一念。

在北京護法,正法的這些日子裏,也是同修們整體提高的一個時期,同時也為做好下一步救度眾生的事,打下了一個基礎。在北京這段時間,媽媽在看守所,在廣場,在住過的地方,結識了很多我們當地的大法弟子,正是這些同修們,在後來這幾年的正法中,互相配合,互相幫助,為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做了大量的工作。

媽媽在北京護法,正法四十多天後,踏上了回家的路。

4、講真相

回家當天,當地的大法弟子已經做了大量的真相資料,從那天開始至今,媽媽從沒間斷過發放真相資料。

掛橫幅,發光碟,粘不乾膠,用各種方法講真相,幾乎是媽媽這幾年的常態,從大資料點的組建,到自己複印真相資料的小資料點,從保護資料點的設備和大法資料,到保護受到迫害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從看守所到洗腦班,一次次的資料點被破壞,一批批的同修被迫害,媽媽和同修們用堅修大法的信念,正念正行闖過了一道道難關。

為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麼多年來,媽媽經歷和承受了常人難以承受的身心魔煉,媽媽真的很偉大,媽媽周圍的同修更偉大,這是大法造就的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

十年的正法路,媽媽一路走來,從沒停歇,周圍的同修都認為媽媽很精進,久而久之,媽媽也不自覺的產生了一些驕傲情緒,舊勢力無時不在干擾著修煉的人,媽媽畢竟是在常人中修,必然有很多需要修去的常人心。因為媽媽一直以來情比較重,所以邪惡利用了媽媽的這個執著,製造一些讓她放不下的親情,特別是今年家人和她自己發生的幾件事,媽媽沒有悟到,是自己的執著被邪惡利用了,事後和同修們切磋,認識到了這也是邪惡的迫害,絕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悟到了,認識到了就要修去這個執著,「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

祝願媽媽修去執著,在正法的路上,勇猛精進,不辜負師父,不辜負大法,不辜負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個無上榮耀的稱號!

文章中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