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現在向師尊、同修們彙報一下從九六年得法至今的一些修煉過程中的心得體會。

一、認清邪黨面目 擺脫邪靈控制

九五年退休後,一直想找一個鍛練身體的好辦法。因為上班時給邪黨賣命,得了肺炎沒有及時治療落下了病根,每年都犯二、三次。九六年冬天一個偶然的機會,使我接觸了大法,就這樣抱著治病的想法開始了大法修煉。由於從小受邪黨教育,邪黨文化在思想中根深蒂固,並沒有實質走入大法中,只是在門外觀望。同修們看出了我的心思,主動和我交流,講他們修煉大法後的身心變化,並讓我看了好多人修大法後受益的材料。

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身體上的病症完全消失了,每天在大法的沐浴中精力充沛。清晨去煉功點煉功,白天到處參加集體洪法。有時在馬路邊煉功時有熟人指指點點,也從不放在心上。晚上到學法點上集體學法,家務活兒一點也沒落下,雖然辛苦,但生活很充實。

正當全國有上億人修煉大法,社會風氣開始提升,人心向善的時候,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打壓法輪功。我開始對邪黨產生了懷疑,對打壓很不理解,特別是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後,邪黨的惡毒嘴臉暴露無遺,使我心中對邪黨僅存的一點幻想也徹底破滅了。《九評共產黨》一書問世後,我反覆的多次看。從內心認清了邪黨的本質。所追隨所維護的那一貫宣揚標榜自己偉、光、正的政黨,竟是一個靠權勢、靠謊言、靠殺戮,基於邪、騙、煽、搶、鬥、痞、間、滅、控來維持自己的流氓幫派加邪教組織。它對中國人民及全世界人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我果斷的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並勸全家人做了三退。摘掉頭上帶了三十年的緊箍咒,徹底擺脫了邪靈的控制。

二、聽師尊的話 精進實修

說起修煉,剛開始時屬於「中士」聞道,真正成為「上士」還是從九九年「七﹒二零」後進入正法修煉時期開始的。通過這十多年的修煉,使我脫胎換骨,由不會修到會修,由不精進到精進。由一名忠實的邪黨黨徒變為一名堅定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為能成為真、善、忍宇宙大法中的一粒子感到無比的榮耀。

最直接、最簡單、最深刻的體會就是: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就應該溶於法中,聽師尊的話,師尊叫做甚麼就做甚麼,師尊叫怎樣修就怎樣修,師尊所說的話就是天意。下面略舉修煉中的幾個例子。

1、過病業關

修煉時間不長,師尊就給我清理了身體。有一天突然肚子很痛,接著拉肚子、上吐下瀉,二天二夜不吃不喝。當時悟到是師尊給清理內臟,是件好事。因我從小特別愛吃肉,只要是能吃的肉都吃,肚子裏靈體積攢了很多。後來又清理了兩次才徹底清理乾淨了。

以前得過肺炎,這次又犯了,當時也想這是師尊從根上消業。但因修煉不紮實,人心重,就到醫院做檢查。大夫說肺上長了一個腫塊,讓到大醫院拍片子做進一步檢查確診。我想師尊早就給我把病根摘除了,怎麼還有事呢,只是一點黑氣往外排罷了,讓我承受一點,絕不會有事的。就這堅定的一念,片子出來後,肺上根本甚麼都沒有,這一關就這麼過去了。

還有一次到學法小組參加集體學法。走到半路上突然身子東倒西歪、搖搖晃晃、頭暈目黑,心口也有點痛,很明顯的腦血栓症狀。我手扶住路邊的樹,雖然很難受,心裏卻很清楚,連忙喊:「師父救我。」心裏默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任何邪惡不配考驗我,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其它的都不要。不停的發著正念。幾分鐘後一切恢復正常。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又一次救了我,感激的淚水奪眶而出。

2、修去執著錢財之心

修煉前我是一個非常看重物質利益的人。修大法後,有了一個好的身體。潛意識中總想在有生之年再掙點錢,老了過上所謂的好日子。有一天,一個熟人找到我,讓我和他們合夥從山西往天津港口送焦炭,三個人每人出資三千元。聽他說了後,認為這個買賣可以做,本錢也不大,沒有風險,正合我意。誰知開始就不順利,費了好大勁才租上一輛汽車,裝好焦炭半路上車就壞了,只好返回來。修好車後,剛一上路走出不遠就出了車禍,司機雖然沒事,可另一個人被撞的頭破血流、鼻青臉腫,非常可怕。這時才悟到,這件事情不是偶然的,開始師尊就點化我不能做這件事,而自己卻不悟,被錢迷住了心。

後來又給別人當中介人,心想這回和上一次不一樣,自己只是一個中介,所以在簽合同時,我也以中介人的身份簽了字。但事情還是發生了,買方在發煤時少付了五萬的煤款,說好貨到付錢。結果貨到後仍以各種藉口拒付。這本來是他們雙方的事。可賣方硬要向我要錢,我跑了四、五趟也沒結果。讓賣方去要錢,他堅決不去。這件事給我招來了很大的麻煩,矛盾也越來越激化。我想合同上明明寫著與我無關,只是介紹雙方認識,如有了盈利他們看著給。既然在修煉過程中在利益上不爭了,看淡了,那為甚麼他總是找我要錢,而不去找對方要呢?突然想到《轉法輪》上師尊講的欠債要還的法。可能是以前哪世我欠了他的,這一世該了斷了,讓我以這種形式把賬還掉。心裏還想:不失不得的法理在那放著呢,如果我不欠他的,我也不會白失,他會給我德。其實還是私心,沒為對方考慮。悟到後我把錢如數給了賣方。我收入並不多,家中也沒有積蓄,借了不少外債,但很快就把外債還清了,生活也沒受到影響。我悟到是師尊看到我放下了利益之心,幫了我。

通過以上兩件事情,基本上放下了利益錢財之心。在以後的日子裏,師尊一次又一次給我安排了去利益心的關,如買東西多找給我錢,有幾次讓我明明白白在利益上吃虧,我都比較好的過去了,在物質利益上看的越來越淡。

3、跟上師尊正法進程 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九九年「七﹒二零」進入正法修煉以後,不單單是個人提高圓滿的問題了,而是向世人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問題了。師尊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自感使命在肩,責任重大。首先為了學好法,在我家成立了學法點,比學比修,同修們心性提高很快。開始我和同修們發傳單,逐漸的增加了小冊子、光盤、《九評》,真相資料越來越豐富。當時的資料是外地同修提供的。聽師尊的話,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減輕資料點的負擔,按照師尊的資料點遍地開花的要求,我這個年近七十的、從來也沒摸過電腦的老太太也開始成為一朵小花了。

通過實修我體會到,做資料、講真相的過程就是一個修煉提高的過程。開始做時,因為心不穩定,打印機經常出現問題,給懂技術的同修添了不少麻煩。他們不但幫助我修機子,同時也與我切磋怎樣修心:機子出問題要先從自己心性上找。在同修的幫助下慢慢的學會了向內找,修去了許多人心,如怕心、幹事心、著急心、證實自己的心。隨著心性的提高,三件事也越做越好。在此我要對偉大、慈悲的師尊說一聲謝謝,對所有幫助過我的同修說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