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由於文化水平有限,再加上怕自己有顯示心理,一直沒能寫出自己的體會。可是隨著修煉的深入和對法理認識的加深,我明白了我應該把自己的正法修煉經歷和感受寫出來。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有一天傍晚,大姐到我家來說讓我去看師父教功錄像。當時出於禮貌我才去的,路上,大姐問我:「你信有神嗎?」我毫不猶豫的說:「信,我一直相信有神。」當天看師父的教功錄像就感覺身體輕鬆了許多(後來知道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第二天正猶豫去還是不去的時候,一個橙色的法輪忽然從門外飛入,我看的很清楚,就想,肯定是師父點化我,我立即推出自行車就去了。從此,我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

修煉不到一年,邪黨對大法的迫害開始了。剛開始村幹部找,我與當地的許多同修都沒有配合他們的邪惡要求(交書、寫保證書、收身份證等),還給他們講修大法的好處,講我們通過修煉身體的變化等。他們靜靜的聽著,最後說:「好好在家煉吧,不要出去,行了,你們回去吧。」回來後,我和同修商量,這麼好的法,被惡人污衊,我們應該證實法,就在當地做。我割來布,剪成條形,用筆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字樣,晚上掛在樹杈上(那時候不會做橫幅),後來改用紅、綠色的紙寫,就是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為師父討回公道,說句真話。

我們不管做甚麼事,只要念正,沒有執著心,師父一定能保護弟子。有一次,我參加集體證實法活動,放氣球。我和三位同修負責鄉政府與派出所之間的路段,早八點我們準時出發,同修和我每人兩手握滿五顏六色的氣球,氣球下帶著條幅,很快到了指定地點,迅速放完氣球,我望著漂亮的氣球帶著條幅在空中平穩的飛,心想:師父弟子今天終於堂堂正正走出來證實法。放完氣球同修們各做各的去了,我也直接趕集去了。可是沒走多遠,兩個便衣警察按著我的肩膀說:「是不是在南邊放氣球的有你?」我鎮定的說:「誰看見了?你看見了?」便衣沒說話,圍著我轉了兩圈,見我不慌不忙,不動聲色,兩人對了一眼,就急匆匆找人去了。這次行動有驚無險,我體會到了一個不動能制萬動的法理,也是師父的呵護,才沒有被邪惡陰謀得逞。過後才知道,這次行動中我們另兩位同修被邪惡綁架。

師父的多次講法都讓我們向內找,修自己,建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由於自己的家庭環境一直沒能改善,一提學法煉功,丈夫就對我又打又罵,做證實法的事更是這樣,問題一次次出現我卻沒想到向內找,反而時間一長產生了怨恨心。直到有一天晚上做了個夢,夢中的男人指著我氣恨的說:「你騙了我一輩子,我一輩子沒娶妻沒生子。」我說:「你確定是我嗎?」他很堅定的說:「就是你。」醒來後我明白了,可能前世欠他的,所以從修煉開始到現在一直干擾我,再加上我沒認真向內找,產生了怨恨心,才使舊勢力找到迫害我的理由。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是怕弟子繼續錯下去。我深刻反省了,立即發正念清理,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與迫害,堅決走師父安排的路。通過學法,我明白了丈夫也是我要救度的眾生,我要善待他,關心他,不管他怎麼對我,我都不能恨他,怨他。想到做到,有兩次,他罵我罵的很兇,我都靜靜的沒說一句話,也沒往心裏去,結果,從那以後,再也沒發生這種事。

我時刻記住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那麼建立家庭資料點一直是我的願望。有一次我試探著問丈夫:「同修家有電腦,但不會用,我拿過來學習上網怎麼樣?」他說:「我不管,你不要讓別人知道就行了。」就這樣,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的家庭資料點建立起來,我現在自己能上網下載週刊、週報,師父經文,我和同修還包了幾個村莊發資料。

師父在最近的幾次講法中,都提出向內找,修好自己,救度眾生。最近我一有時間就和同修結伴勸三退,在做的過程中,時刻注意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嚴肅對待暴露出的人心,去掉它。

我寫的也只是我修煉過程中的一點點,有不足之處,還望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