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堅修大法 聽師尊的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

偉大慈悲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一九九七年元月份喜得大法。當時的我正隨著世間道德下滑而隨波逐流,是大法喚醒了我的先天本性,是師尊將我從地獄裏撈起,將我渾身的污垢洗淨、洗淨再洗淨。當我被失眠折磨的度日如年、生活無望時,又是師尊給了我新生,在此感謝大慈大悲的師尊對我、對眾生的救度之恩。

一年一度的網上法會給了大法弟子向師尊彙報的機會,也是同修之間互相交流、促進、提高的大好機會,以下將我的一些修煉經歷向師尊彙報和同修們交流。

一、在看守所裏講真相救人

師尊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頻頻講法,給大法弟子度過難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後來迫害發生了,我曾三次進京為大法上訪,覺得作為一個從大法中受益的人就應該站出來說句公道話。

我二零零一年元旦第三次上訪被邪惡綁架到看守所,為了讓人們知道大法好,別人不願幹的活我幹(當時的心態),打掃衛生時我搶著幹,在那樣的環境裏我不忘學法煉功,幹著活(實際是被奴役)背師尊的《洪吟》,晚上值班時煉完功就學法,當時我隨身帶著師尊的《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明白了法理,我平時就找一切機會給犯人們講真相,新犯人不斷的進來,我就不失時機的給他們講,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得救了。

一次在幹活時一個小伙子偷走了另一個人放在旁邊幹完的成品活,在聽我們講真相時,小伙子嘴裏一邊說:我也學習學習「真、善、忍」,一邊把偷去的成品活還給了那個人;有人說:我要早學了法輪功也不至於到這鬼地方來了;有人說:將來我出去找你們也學法輪功;還有人學我們抄的師尊經文。當我看到有警察走過來時我就和他講真相。

那個時候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只要寫不修煉「保證書」邪惡就放人。可是常人都講「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的理,作為在大法中受益的大法弟子怎能向邪惡妥協! 師尊在法中講的也很明瞭:「比如說有的學員被抓進去了,在嚴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寫了悔過書。可是呢,他心裏想:我這都是騙他們的,出來之後我還煉,我還出去正法,還上天安門。可是這是不行的。因為這種觀念在人這兒也都是敗壞了以後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會這樣,他沒有這樣的思想,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師尊的法堅定了我按大法弟子標準走下去的信心,無論邪惡用勞教威脅,還是面對父親、姐姐、妻子(那時還沒修煉)、女兒的親情考驗,我都不動心,後來在十幾個同修被非法勞教的前幾天,我被釋放。

二、用標語證實大法講真相

回到家中,邪惡繼續利用家人控制我的自由,但我畢竟要工作、要出去,這樣就有機會證實法講真相,我經常買幾桶自噴漆去橋洞、路邊、道口、暫停的貨運列車上噴寫真相標語,開始我還記著用了一桶、五桶、十桶、二十桶,後來也就記不清了。我出差到一些城市,白天買好自噴漆,晚上或早上就出去噴寫標語,有時特意去邪黨政府、公安局、派出所附近去寫,震懾了邪惡。有時在公路兩側的牆壁上噴寫「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永存」等真相標語,天一亮大紅色的真相標語特別引人入目,給了有緣人得救的機會。有時出差兜裏裝著粉筆,在過天橋時把「全球公審江澤民」等這類標語寫在台階上、橋面上,過往行人不時的低頭看這些標語。在公園裏或車站廣場合適的地方,我用記號筆寫上「天滅中共,退黨保命」之類的標語,然後離開,讓人們看到三退保命的信息從而得救。

三、掛出大法真相條幅

我自製好三米多、四十公分大小不等的真相條幅。到接近新年的時候,集市上人最多、最熱鬧,我想:要在人最集中的廣場上有個大法好的條幅該多好啊!那得有多少人能看到大法好的信息啊。一天凌晨,我帶上準備好的條幅就出去了,在幾個交叉路口處分別掛上了幾個條幅,最後剩一個大條幅,來到了廣場,我發正念清除干擾讓人了解真相、干擾我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求師尊加持讓我掛條幅成功,就這樣我成功的將一個寫有「法輪大法好」長三米黃綢紅字的條幅高高的掛在了廣場空中的通訊線上,這個條幅在那裏保留了一個多月,起到了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作用。

四、由等靠要到成立資料點

講真相離不開真相資料,大面積散發是比較重要的一種方式。以前的真相資料我都是伸手向同修要,那時我想,我要能做資料,那資料點的同修不就減少點負擔嗎!可是想和做又是一段距離,自己是被掛名的,那個時候買個電腦顯鼻子顯眼的,家庭環境不允許等等人心障礙著我。可又一想我們同修一部法,別人能做我也能做,我有建資料點的心,師尊就給我安排了以後的路,結果因工作需要,家人催著我買電腦,在買電腦時我就做好了計劃,告訴商家把電腦配置上刻錄機、內置貓(撥號上網用),在商家處就學習了光盤刻錄技術,電腦買家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複製刻錄真相光盤《風雨天地行》,這樣邁出了第一步,接著就是學習上網、下載、打印技術,在這之前我對電腦一竅不通,有時讓技術同修教我到午夜以後,在此謝謝幫助過我的同修。

開始使用複印機遇到卡紙或機器不運轉時,真是束手無策。這時我就求師尊,結果它們又正常工作了,從沒耽誤過同修們看《明慧週刊》。總之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幾年來我這個小資料點平穩的運作著,現在真相單頁、小冊子、《九評共產黨》、不乾膠、護身符、賀年卡、真相光盤都能做,我要充份發揮這朵小花在救度世人中應起的作用,不辜負師尊的期望。

五、廣泛散發真相資料

我居住的這一片人口稠密但大法弟子少,要講真相救人廣泛散發真相資料是必需的,我挨家挨戶送真相資料時每晚上能散發三四百份資料,就這樣連成片的十個村需要散發五、六次才能完成一遍,現在其他地區的同修也過來幫著講真相散發資料,在此謝謝各位同修。

現在幹建築的民工都是開著拖拉機或機動三輪去工地,下班時都湊在車上準備回家時,有多次遇到這種情況,我便馬上過去送給他們真相資料,有時滿滿一車的人都搶著要資料,單頁、小冊子、真相光盤被他們搶光,再給他們一人一個護身符,這些有緣人高興的直說「謝謝」。

我也和同修搭伴去遠一點的農家住戶散發資料。在路上遇到在農田裏幹活的人,我們就去給他(她)講真相,幫他們三退,這樣一次能散發數百份真相資料,有時還能帶回二十幾個三退的人的名單。

六、用手機講真相救世人

前些年我出差帶著IC卡專門給那些在網上被曝光的單位或惡人打真相電話,在開始的時候一往電話亭走心就開始跳,心想這一定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在干擾,我調整心態後還是撥通了對方的電話。有機會我就這樣做,在其過程中我去掉了很多怕心,後來再打時心態就平穩多了。當時我還建議大陸的同修不要把打真相電話都指望國外同修來做,特別是城市的同修利用好自己的環境多給惡人打些真相電話,

現在好啦,用手機講真相已經在大陸普遍使用了,我也擁有了講真相手機,為了用好它,我學習了打真相電話和關於發短信的兩本技術手冊,我學會後又教給了其他同修使用。我現在利用上下班的路上,出去辦事的路上非常方便的就把這項工作做了。當我瀏覽每日明慧文章時看到「六一零」人員、國保警察又綁架、騷擾大法弟子時,我儘量在第一時間給這些參與迫害的人發彩信、短信、撥打真相電話,有力的震懾了邪惡。師尊說:「別看邪惡們在猖狂,都在膽顫心驚,都在害怕。當然邪惡的生命在沒有被清除完之前還要指使惡人幹壞事,被邪惡操控的時候惡人就沒有了理智,冷靜下來的時候它們都在害怕。學員的每一個電話都使它們震驚的睡不著覺──怕。」(《各地講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實際就是這樣,現在邪惡極力的用各種卑鄙的手段阻止大法弟子用手機講真相,就是因為它們太害怕了,平時你要給邪黨的各級部門送真相資料會有一定的難度,可現在一部手機很方便的就能撥通它各科室的電話,把真相送進去,給了有緣人了解真相的機會,同時也震懾了邪惡。

在用手機講真相的過程中能修去很多人心,經常用手機講真相費用是較大的,要想做好必須去掉利益之心;給參與迫害的邪惡頭頭打電話時得去掉怕心;遇到愛聽真相的人不要起歡喜心;遇到罵你的人不要有仇恨心,這個講真相的過程就是去我們執著心的過程。大法弟子的主體在大陸,有條件的同修行動起來,震懾邪惡才有威力,偏遠地區的世人才會有更多的機會了解真相從而被救度。

七、堂堂正正的花真相幣

自從師尊說花真相幣是個好辦法後,我才真正重視起真相幣來,我家有個門市,平時有很多零錢經過我們的手流通,利用這個條件,我妻子(同修)攢了很多新紙幣,特別是一元票的,攢多了,我們就打印成真相幣,兌換給樂意花真相幣的同修去用。師尊說:「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真是千真萬確。由於我平時提貨時經常給商家講真相,他們都知道大法好,有的還同意三退了,這樣我妻子在他們那兒提貨時就很容易的把真相幣花出去。一次,我提貨時給一個老闆講了真相,她很認可大法並且三退了,我給她貨款時一共有三、四百元錢,有十元的、五元的、一元的都是真相幣,她很高興的都收下了,有幾次都是這樣,我囑咐她說:你花這錢是做好事,會得福報的,不過花的時候不要給一個人。她笑著說:知道。還有一個男老闆也是這樣,甚至不提貨換給他幾百元的真相幣他都很高興,他說:「這是在做行好的事。」我真為這些生命選擇了美好的未來而高興。現在同修們製造了光敏印章作真相幣就更方便了,希望有更多的同修都來花真相幣。

八、聽師尊的話學好法,不忘昔日同修

師尊在多次講法中要求大法弟子多學法,我體悟到了多學法的重要性。原來在單位上班的時候,條件比較寬鬆時間比較充裕,除努力做好工作以外有時間我就學法,《轉法輪》、新經文輪番一遍一遍的學,「七•二零」以前抄寫了一遍《轉法輪》,邪惡迫害後我把手抄本《轉法輪》用塑料袋包了一層又一層,把他放在天棚上面,神奇的是一年多以後,我去拿的時候讓我一驚,層層塑料袋被老鼠咬的七零八落,手抄本《轉法輪》端端正正在那裏毫髮無損。

「七•二零」以後,師尊有新經文下來有的我就手抄一遍,這樣不斷的學法,為我能緊跟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正法進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我認為學好法還不只是天天在家裏學法,學法後按照師尊的話去做也是學好法的一部份,師尊讓我們做好三件事,你光在家裏學法、煉功能說是學好法了嗎?

過去的昔日同修現在有的似修非修,有的還沒有走出人來,師尊說:「你不能給我落下一個弟子」(《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多年來,我把師尊的經文不間斷的送到他(她)們手裏,想看週刊的就給他們送週刊,我自費買了一個MP3錄製好語音版的《明慧週刊》給農活忙的同修聽,從思想上不給他們下結論,修煉一天不結束一天不能忘下他們,也希望這些同修不要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學好法跟上來。

九、優曇婆羅花在我家盛開

二零零八年的大年初二一大早,我妻子在收拾屋子的時候,偶爾發現在我房間的牆壁上有兩束優曇婆羅花。仔細一看其中一束七朵,另一束十一朵,後來有幾個同修一起看後都肯定是優曇婆羅花。優曇婆羅花的出現,我們親眼所見,進一步印證優曇婆羅花在世界各地盛開是真實的,也說明了佛經中所說:優曇婆羅花在世間盛開就是法輪聖王下世度人之時的說法是對的,並且就在眼前。三年了我家的優曇婆羅花有數朵還和原來一樣的潔白。

以上是我的部份修煉經歷,在寫稿過程中自己也找出了很多不足,感覺和那些做的好的同修相比差的還很遠,和法的要求相比差的更遠了。能夠做到的也只不過是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點點而已,如果沒有師尊的呵護我又能做的了甚麼呢?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弟子唯有聽師尊的話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來報師恩。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