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修回純真隨師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六十六歲了,一九九六年我和老伴一起得了大法。得法前,我家裏養了幾頭奶牛,我每天出去給人送牛奶。得法後,我心性提高了,以前賣出的牛奶要摻水,得法後一點水也不摻,身體的變化也很明顯,走路好像在飄,每天騎車子帶二百斤牛奶,好像有人在後面推一樣。剛得法的時候就感到這個法太好了。

一、放下利益守住心性關

學法修煉後,我對利益的執著心逐漸的放下了。有一次,我看見老伴擠牛奶,牛奶太稠,掛在桶上倒不淨,她就倒了一點水,涮涮再倒進牛奶裏,我就和她說,你不能加一點水,你加一點水,心就不純了,就不符合真善忍的標準了。以後無論擠出來的牛奶或稀或稠,我們再也沒給牛奶摻過水。

我平時送牛奶給顧客,以前是我自己記賬,到月底再和他們收費。後來,我認識到修煉的法理後,把心放下了,乾脆讓他們自己記賬,我月底找他們結賬,這樣反而很少有記錯的。

有一次,一個老漢交八十元的奶費,他給了我一百元錢,我給他找回二十元。第二天,他見到我說,昨天他發現自己少了一百元,非說當時是給了我二百元。我就不承認,我說這怎麼可能呢。後來,我又送了幾家的牛奶後,突然想到了法,修煉人沒有無緣無故的事,這也許是我欠下的債,想到這裏,我又返了回去。那個老頭見到我說,我就知道你得回來。當時我聽了這話心裏真是不舒服,這真是不刺激到心靈不算數。我給了他一百元錢,對他說,我先給你一百元,你再找找,如果找到了再還給我。後來他也沒有還我。

還有一次,有個男的在本地打工,他的孩子喝牛奶沒錢了,他就推到下個月,結果一直推了幾個月,一共欠了一百二十元,到了年關,他說,能不能過完年再還,我當時就同意了,結果過完年再找他,房東說他已經搬走了。我知道這都是利用這種形式在考驗我,所以心裏一直很坦然。

得法後,我明顯的感受到了身心的變化,知道這個法好,也願意為大法付出。我平時利用出去送牛奶洪法,遇到有緣人學法,我就送給他大法書,我家還成立了學法點,買了錄音機,放像機,九七年,我們花了七千五百元買了一台電腦,當時電腦還比較少,迫害後,兒子用這台電腦下載大法經文和資料,邪惡幾次到家想搜查它都沒有找到。

二、維護大法向世人講清真相

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我利用送牛奶的機會向世人講真相,在街上聽到誰要說法輪功不好,我都要將車子停下,非得下來和他們講真相。我說,我不煉法輪功前賣給你們的牛奶摻水,一斤奶摻一兩,每天摻二十斤水,一個月下來就是六百元,我煉了法輪功後一點水也不摻,賣的是純牛奶,你們說法輪功好不好?他們聽了都很認可。打奶的人也都認識我,他們說,買法輪功學員賣的牛奶,不摻水。常常是別人的牛奶賣不了,我的牛奶有多少也不夠賣。

我常去公安局家屬院送牛奶,有一個司法局的局長訂我的牛奶,問我,你現在還煉法輪功嗎?我說,你看我現在的身體多好,我一片藥也沒吃過,全國有一億人修煉,給國家節省了多少的醫療費!

我送牛奶經常碰見一個送報紙的小伙子,他被邪黨的謊言毒害了,我給他講法輪功真相,給他護身符,他明白真相後,到大街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功萬歲!

我常去一個飯館吃麵,和裏面吃飯的人講真相,送護身符,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有一個老頭也常去,他的女兒在公安局上班,他就和別人說法輪功「自焚」,我一聽就上前說,那不是法輪功。我每次一見到他就講,我說自焚是假的,我說共產黨歷來說假話騙人,「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讓人說假話,你鬥我,我鬥你,互相鬥。過去組織「憶苦思甜」,我們村裏的一個老人給地主幹過長工,他上台說了實話:地主早晨管飯、吃稠粥,中午吃油糕。底下的解放軍不讓他說了,說大爺你記錯。老長工說,我沒記錯,地主管飯,吃的好。他們趕快讓他下台,不讓他說了。說完後,周圍的人都不吭氣了。

我給派出所一個姓常的指導員講真相,講法輪功有多麼好,他明白了真相後說,他也想煉法輪功,現在不行(因為害怕被共產黨迫害),等退休了再煉。

也有不明真相的人和我說:國家不讓煉,你還宣傳法輪功,你想被抓了?我說: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憑甚麼抓我!

我每次送牛奶時都要放真相小冊子到奶箱裏,往往是挨家挨戶放了牛奶和一份資料後,然後我在樓底下喊:打奶了。許多人在早晨一起床都能看到我送的真相資料。

我平時還幫助中轉真相資料,資料點的一部份資料送到我家後,我再利用送牛奶的時候,分發給其他的同修。

二零零一年,常送資料的一位同修被迫害了,後來警察就找到了我家,他們進家後說要買牛,我看這幾個人不像是買牛的,鬼鬼祟祟的,我就問他們,我說:「你們不是買牛的。」他們說:「我們是派出所的,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說:「就是。」他們說:「你現在還煉不?」我說:「煉,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煉?」後來,他們在家裏搜出了真相資料和大法書,把我綁架到派出所,在裏面待了三天,他們讓我說出給誰送過資料,並威脅說,如果我不配合他們,牛在家裏也得餓死。我堅持不告訴他們。

家裏老伴、兒子、女兒都是修煉人。那時老伴被非法勞教了,兒子流離失所。家裏剩下一個八十歲的岳母,她就去公安局要人,我一共在看守所裏面呆了三個月,出來後有一個惡警要敲詐我二萬元,我回家後,他還追到家裏,說如果不給錢就要趕牛。後來我送牛奶的顧客中有一個退休的警察,我和他講過真相,我就和他講了我的情況,之後他給在公安局的兒子打電話,這才幫了我。

我的兒子因迫害,被迫流離失所。一天半夜,他回到家裏睡覺,兩批警察堵住前後門,開始敲門,我剛一開門,他們就進來搜查他,院內各個角落都查遍了,其實兒子就藏在屋裏,是師父保護,讓警察看不見。後來,他們就讓我帶他們去我的一個親戚家,他住的不遠,我將他們都帶到樓下後,告訴他們我記不住具體的單元樓層了,他們開始敲了幾戶,夜深人靜,召來了居民的痛罵,把他們氣壞了,等我回到家的時候,兒子早就安全離開了。

那個時候常常要面對警察的騷擾,以及各種迫害的威脅,但我從來也沒有畏懼過,後來就平淡了,一直是堂堂正正的和他們講真相。

三、明白法理 超越生死

得法後,我身體健康,再也沒吃過藥。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病業表象,我都按照修煉人要求,守住自己的心性。我修煉後身體的變化也很大,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都有感受。

有一次,我在送牛奶的路上,騎自行車帶著牛奶下大坡,後面追上來一個東風一四零帶個拖車,開的很快,開到我前面突然急剎車,我躲閃不及一下就撞上了,頭撞在拖車的車棚上,自行車的前叉彎了,牛奶桶也扣了,那輛汽車停住後又馬上就開走了,那也是來取命的,我起來一摸額頭出了血,我用手按上,回家從新換上牛奶,和沒事一樣又出去送牛奶,該幹甚麼還幹甚麼。

二零零四年,我趕驢車給牛拉草,好幾次一經過一個地方,驢子就驚。有一天,又經過那個地方,我就感到頭不舒服了,後來就出現了腦血栓的症狀,臉和全身抽搐,流口水,嚴重時到了主意識不清醒的狀態,一家人吃飯時,我常常將吃剩的骨頭放到了菜盆裏,自己還不知道。女兒將我接到她家裏,每天發正念,學法,出去發資料,一出去發資料就沒事,頭腦清醒,腿也不疼了,一回家就又不行了。女婿說:「不行去醫院吧。」我說:「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後,我就沒有過這個想法。」一天女兒出去了,我一個人中午在家裏似睡非睡的狀態下,夢見了我的前世,十七、八歲的樣子,站在山坡上面扔石頭玩,用石頭誤傷了一個人的性命,我還聽見石頭砸在那個人的頭上的聲音,我一下子驚醒了。我想這也是來要債的。女兒回來後,我和她說了這件事,我們就發正念,並和那個生命善解,兩個人一次發了一個小時的正念,這次發正念起了作用,當時頭也不疼了,身體也正常了,這件事過去前後一共十幾天的時間。

四、成立資料點 救度世人

二零零三年,我們搬家到了離市區不遠的村裏,剛來時,村裏人不了解,村裏的一個小伙子到我們家受雇餵奶牛,村裏有人跟他說,你敢去他家打工,不怕把你給殺了。小伙子就給他們講我們平時的為人,不是電視中誣蔑的那樣。時間長了,經過我們的努力和付出,逐漸得取得了村民的認可。

村裏的自來水管路壞了,漏了很多水,流在路上沒人管,到了冬天,結了很厚的冰,人經過都得小心走,一不注意就滑倒,我和周圍的鄰居商量,他們說,村幹部把村裏的錢都貪污了,自來水管壞了一年也沒人管。我說,我給出錢,你去張羅人吧。我出去買來了水管、配件,我就開始挖溝,周圍的鄰居一看,也都過來幫忙,大夥很快挖開了溝,修好了管道,道路上積冰也清除了。村幹部聽說後,給村裏每戶幹活的村民都補發了工錢,村民反映說,水管是人家法輪功出錢給修的,村幹部說,不管他,他們是外人。我們聽說後了也沒當一回事。後來,他們將買配件的錢給了我們。通過這件事,村民都讚歎,法輪功就是好,修好了村裏的水管。

平時,我們利用一切機會和村民講真相,還將《九評共產黨》等真相資料裝塑料袋掛到玉米上,村民到地裏幹活就能看到。

一次,有一個姓賀的村民,被汽車撞了,正值秋收時節,他家的地裏需要人手,可是找不到人,一天花五十元都沒人願意來,我聽說後,去他家地裏幫忙,一連幹了四、五天,我給他們講了真相,給他們全家都辦了三退。事後他要給我工錢,我分文不要。

我無論聽到村裏誰家有事,都要去幫忙,去了能給他們講真相,幹完活後不要工錢,不吃飯。後來,村裏誰家地裏有活,就想到了我,說找法輪功。幾年來,我們無償幫助過許多人,很多村民都明白了真相,辦了三退。

二零零五年,看到周圍的同修講真相做的很好,我們也想成立資料點,但是我和老伴都沒文化,所以一直沒有實現,後來看見週刊上有八十歲的老人還學會了電腦,我們就買了電腦、打印機、複印機建立了資料點,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們的資料點開始正常的運作,周圍的同修也都能來取資料,現在我也學會了打印資料,刻錄光盤。幾年來我們參與了救度世人的很多項目。

在最後的一段時間內,我們還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學好法,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世人,讓他們明白真相度過劫難。

以上體會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