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助師正法 一路征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我自幼多病,多愁善感,人生的路走的很疲憊。母親曾說我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割她一塊肉,能使我的病好,她都願意。也曾苦苦思索,也曾迷惑不解。為何百病纏身?為何人世凶險?一九九七年,我幸遇大法,大法撥開迷霧,師尊力解淵怨,我從此百病全消,神清氣朗,身體達到了最好的狀態。原來身體可以這麼健康!原來人生的路可以這麼自在!在單位裏,我時時修心性,幹好工作。在家裏,相夫教子,家庭事業都兼顧的很好。在單位和鄰里之間的口碑也很好。

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瘋狂鎮壓法輪功,一時間烏雲滾滾、濁浪四起、人們被謊言毒害著,到了極其危險的境地。我──法中的一個粒子,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兌現史前大願,助師正法,救度世人,隨師尊走過了十一年正法之路。

講真相救度世人

大法被迫害以來,講真相救人已經成了我生活最主要的部份。在家裏我把講真相溶入衣食住行中。每天上午和同修一起出去救人,嚴寒酷暑,風雨無阻。

出門時,我會帶上「九評」、神韻光碟、「我們告訴未來」、破網軟件等真相資料、根據不同的情況送給不同的人。商場的營業員、街上的小販、菜農、快遞人員、兼職的大學生、街上匆匆而過的行人都是我們要救的人。附近的超市和農貿市場我們幾乎都講遍了,真相資料我都是面對面贈送,先講真相,三退後再贈送真相資料,叫他們帶給家人看。農貿市場的小販很多都看過真相資料,講過的人幾乎都三退了,有幾個特別喜歡看的,我們不斷的給他們新的真相光碟。下雨時、不出攤時,他們會聚集在一起看。我們還買了碟機借給他們看光碟。一次,給一個街上賣鞋油的小姑娘三退後,送給她一個「九評」光碟帶給家人,後來再碰到她時,她說她家鄉的人看了「九評」都三退了。等車、過紅綠燈都會遇到有緣人,只要有救人的心,師父就會把有緣人推到身邊。會上網的一般都給破網光碟。丈夫是技術同修,會下最新的破網軟件刻成光碟供我傳送給有緣人。

一次,我在超市給一個雲南的小伙子講三退,他很爽朗的退了,我又給他一個破網光碟,他高興的接受了,隔幾天我去超市的時候又看到了這個小伙子,他特意走過來感謝我,並興奮的告訴我,他和同伴用軟件突破封鎖,看到了真實的世界,我叮囑他把破網光碟傳給更多的人,因為他們一起在外打工的老鄉很多,他都答應了。

大學生也很樂意要破網光碟,因為光碟裏有電子書,還有殺毒軟件供他們使用。一次我和丈夫偶遇一個知名漫畫家,先送他神韻光碟,交談中,他願意了解更多的信息,我們又送給他破網光碟。相信這些法器會像鋒利的長矛,刺破謊言鑄成的盾牌,引領更多的中國人找回真正的自我。

一次,一個聽完真相的年輕人振臂高呼「打倒共產黨」,街上的人都驚呆了,一個受邪黨毒害很深的中年婦女和年輕人爭執起來,年輕人繼續大聲說,共產黨是流氓黨。街上的行人觀望著,好像空氣都凝固了,中年婦女掏出手機報警,年輕人不為所動,我上前按住打手機的手,跟中年婦女講真相,同修發正念,結果110不來。中年婦女不甘心又打電話,叫她的兒子來打小伙子。我和同修繼續發正念,中年婦女突然對我說,你這個人很好,我想跟你談一談,因為在街上,觀望的人較多,不宜久留,我說邊走邊聊吧,我和她推著自行車在前邊走,同修在後面發正念。我知道她雖然表面很邪惡,其實也是來明真相的。我給她講了大法的美好,講了自焚真相,因為她是醫生,很快就明白了自焚是假的,又講了共產黨造假,貪污腐敗,三退保平安。最後她退了團,認可了大法。她背後的邪惡因素解體後,變得很和善,邀請我去她家玩。一個生命得救了。

我雖然退休了,單位有活動時,都會去參加,每次都帶上「九評」、神韻等送給有緣人。前任校長、兩個黨委書記、保衛科長、很多同事都三退了。一次在街上看到一個曾在我們學校短期任過校長的人,他當然不認識我,我知道他是學文的,跟他談了一下傳統文化,送給他神韻光碟,他愛不釋手很喜歡,說他夫人也會很喜歡的。最後還給他退了黨。還有一次在菜場看到一個我上中學時的語文老師,他當時不是教我的,但是能言善辯,很有名。我走過去打招呼說,某老師,買菜啊,他回答說是,語氣自然,好像久別的熟人,我又說您還是那麼年輕,學生都老了,您還沒老。順手把神韻光碟送給他,他愉快的接受了。

一次在商場購物時,我和丈夫給一個年輕人買衣服當參謀,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勸他退黨時,他說「我不能退,我是管這個的。」我們想麻煩了,遇到特務了。我們不為常人心帶動,只想他是一個應該得救的生命。他到處走,我就跟著他到處講,最後慈悲心打動了他,他退了黨。

某同修的兒子動手術請了本市最有名醫院的一個權威教授,手術做的很成功,同修為了講真相,買了一個MP4送給主刀的教授。據明慧網報導該醫院嚴重涉嫌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給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我在MP4的視頻和音頻中都裝了大法真相和三退大潮,同時在網上下載了追查國際公布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院的公告、《加拿大獨立調查團指控中共活摘器官的報告》以及該院研究院院長因活摘器官在美被起訴的信息裝進文本文檔,同修把MP4送給了該教授。隔了一段時間,該教授出國了,相信一個有良知的人選擇了光明,遠離了邪惡。

十一年來,我和丈夫到過十六個城市,走到哪裏,我們就把真相講到哪裏。每次乘坐飛機、火車,我都會帶「九評」、神韻光碟、破網軟件等真相資料送給有緣人。每個城市都留下過講真相三退的足跡,每個城市都不落下有緣人。異地的孩子還購置了刻錄機和打印機,供我們做真相資料。孩子還把單位的同事請到家中聽真相,給他們三退,聽過真相的幾十人幾乎都退了。小區的保安一撥走了又來一撥,幾乎也都退了。一個大型超市就退了五十幾個人。生活中碰到的人幾乎都講了真相。離開那個城市時,真感覺那個城市不一樣了。

去年夏天我回老家,一桌人有一個陌生人沒來得及講真相,滿屋的人他只衝著我說,等涼快了,想請我到他家去住幾天,眼中的眼神滿是期待。其實我根本就不認識他,據哥哥姐姐說,是外婆家的老鄰居,小時候和他們一起玩過。今年九月份,我回老家,專門惦記著他,外地的姐姐打電話,百般阻擾我給他講真相,說他父親是貧協主席,我外婆是當年的專政對像,他當過兵,又當過中學校長,很圓滑,說不定害我們。我請師父加持我,請家裏的同修發正念,到他們家退了五個有緣人。

明真相弟弟絕處逢生

我經常給親朋好友講真相。十年來,有二十九個人得法煉功,到現在一直堅持下來的有五個。我丈夫父母兄弟都是黨員,大弟是黨委書記。以前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不願聽,表現的很麻木。

二零零五年,大弟得了惡性組織細胞增生(血癌中最嚴重的一種),全國到處治療不見好轉,化療也失敗了,醫生說只能活兩個多月了,生命已經走到了的盡頭,全家處於悲痛之中,都在準備辦後事了。

把真實病情告訴大弟後,他決定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們先給他看了描述法輪功學員修煉、反迫害、講真相歷程的《風雨天地行》的真相光碟,讓他明白自焚等真相,再看法輪功師父的《大連九天講法》的光碟,同時看《九評》光碟,破除黨文化的毒害。

大弟明真相後,通過學法煉功,能吃東西了,精神好了許多,就是高燒不退。了解真相的過程也是一個思考的過程,大弟說《九評》非常真實,都是我們經歷過的,再聯想到他所知道的共產黨所幹的壞事,大弟鄭重的寫了退黨聲明,並在大紀元上發表。

發聲明的第二天,奇蹟出現了,大弟持續半年的高燒退了,體溫一下子恢復了正常。全家激動不已,弟媳說早煉功就好了,花的那些冤枉錢做甚麼不好。我說你們早願意聽真相就好了,都是共產黨的謊言害的。大弟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化療時脫落的頭髮也長起來了,原來瘦弱不堪的身體以每星期三到四斤的體重增長著,最後能正常上班了。

大弟的病癒在當地引起了轟動,在當地,他是第五例患該病的,前四例都死了,百分之百的死亡率。大弟病好後,公公婆婆都退出了中共邪黨,我們大家族的很多親戚也退出了中共的各級組織,選擇了光明的未來。大弟一直到現在都很好。

我叔叔是個老公安,某監獄政委,老人年紀大了,患有多種疾病。醫院也治不好,用叔叔的話說,進醫院怎麼樣,出醫院怎麼樣,一點變化也沒有。今年叔叔病的更厲害,周身疼,站立時間不能超過三分鐘。整天只能臥在床上。叔叔很絕望,三個月沒下樓,並寫了遺囑。叔叔聽過真相,早已退了黨,他也知道大弟的事,表示想煉功。今年九月份我專門回老家教叔叔煉功。叔叔開始有疑慮,認為「九評」是參與政治。我給他念了師父的經文《不是搞政治》和《向世間轉輪》,消除了疑慮。通過煉功和大量學法,叔叔的身體很快得到了改善。第二天就能把整套功煉下來,精神一天比一天好,也有了生活的信心,他說如果是這個狀態就不會寫遺囑了,我走的時候,叔叔已經能出門送我上車了。

魔難中師尊呵護

去年底,我和丈夫在外地遇到了麻煩,未修去的人心招來了邪惡,由於某種程度上配合了邪惡,招來了更大的麻煩。當地「六一零」和我老家的「六一零」聯手企圖綁架我們。小區出入的兩個大門都被控制了,師父通過親人的電話點化我們趕快離開。我們坐在車裏闖過小區保安的兩道攔截(兩個保安都聽過真相三退了)衝了出去。只聽步話機、手機在聯繫,摩托車在後邊追。甩掉跟蹤後,我們包車輾轉到了另一個城市的親戚家,途中把司機勸退了。邪惡很快知道了我們的地方,時刻威脅要過來,情況很緊急。

師父的一句法打入我的腦中「師父看見危險已經向你們走來了」(《也棒喝》),我整宿學法、發正念,突然悟到我們要曝光邪惡,我將我們被迫害的情況以及不明真相的做惡的六一零的手機號反饋給家鄉的同修,讓他們曝光邪惡。有些同修由於怕心,建議不接我的電話,還建議更換電話號碼。如果這樣,我們就與整體隔離了,那是非常可怕的,接電話的同修都沒有這樣做。有一個提此建議的同修一碗飯從手中掉下來飛到房間裏,《轉法輪》的書也丟了,她馬上悟到:師父,我錯了。這是她後來告訴我的。

曝光後,海內外同修打來了大量的真相電話,老家全市的同修都在發正念,在師尊的呵護下,在強大的正念之場的作用下,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當地的「六一零」不了了之,我家鄉的「六一零」企圖以此事迫害家鄉同修的陰謀破產了,這個迫害是系統的、有計劃的,在其它城市發生了多起綁架事件,我家鄉的同修一起也沒有發生,因為正念之場起來,邪惡自然就解體了。整個過程感到師父時刻都在身邊,沒有師父,弟子走不過這場魔難。

此事留下了深刻的教訓,向內找發現了許多人心,那種保全自己企圖過關的心,那種看似也在講真相卻一定程度上配合了邪惡,沒有救人反而推了人的骯髒的做法,都給大法造成了一定的損失。修煉是嚴肅的,任何一顆人心都會成為邪惡迫害的藉口。

此事還使我聯想到魔難中多麼需要同修的幫助,而自己在營救被迫害的同修時卻不是很積極。多麼的自私,多麼的不慈悲。

從個體修煉到正法修煉,我跟隨師尊走過了十三年的正法之路,一路征塵,一路風雨,走的磕磕碰碰,走的跌跌撞撞,摔摔打打走過來了。師尊不知為弟子操了多少心,師尊不知為弟子受了多少難,弟子無以回報,唯有精進!再精進!

弟子叩謝師恩。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