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三次迫害中見正念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學員。這裏我想談談對師父所說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點切身體驗。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以江氏流氓集團為首的中共邪黨向法輪功發動全面慘無人道的瘋狂迫害、對慈悲偉大的師父進行人身攻擊、污衊、誹謗。我們要為師父討還公道!通過各種方式洪揚大法,證實大法,還師父清白。大法弟子用各種方式去講清真相:寫信、上訪、打電話、面對面談,沒有說理的地方,很多大法弟子就到天安門打橫幅證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由於自己的怕心找藉口說在哪裏都能洪法,心裏明白到天安門證實法存在生與死的抉擇。

反覆學師父當時發表的新經文《心自明》我悟到,我應該走出去證實大法,走神的路,做師父的真正弟子。我和本單位的一位同修商量決定去北京,向全世界洪揚法輪大法,證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是清白的。儘管聽到有的同修說到天津或中途甚麼地方換車安全些,但我想,我們是做證實大法的偉大的事,沒有人能擋得住我們,所以我倆還是買了長春至北京的直達車票。我們順利到達北京,去了天安門。

我倆從天安門廣場走到金水橋,走了一上午也沒選中一處滿意的地點,只看見這一帶到處都有警察、警車和便衣在巡視。我的怕心出來了,還很重,直吐黃水,又見一批批的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血流一地。頭腦一時有些亂,甚至想:即使修成佛一不小心還可能掉下來,那還不如回家和家人安靜過日子呢。我問同修這種想法對不對?她沒有回答,我繼續追問,她說:「我們不是來證實大法的嗎?神的生命是用億來計算的,人在世才幾十年,怎能相比?」我的想法一定是讓她覺得不可理喻,就罵了我。我猛醒,是啊,我是來證實法的,師父和大法受到污衊和迫害,我怎能還想自己修成修不成、掉不掉下去的問題,還被邪惡嚇怕的不想去證實法了,真可恥!就對同修說:咱們走,去洪揚大法。我們來到了離掛血旗的旗桿很近的地方(那裏人多),迅速打開橫幅,用洪亮的聲音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還我師父清白!」當時四周很靜,陽光明媚,天空也出現了彩虹,非常漂亮,我感到我們的聲音驚天動地,我的心情也特別舒暢。而後我像電影電視中的慢鏡頭一樣,邊喊邊漫步行走。一個便衣人員衝到我身邊將我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拉到了站前派出所。到那我一抬頭,看見了我的同修,我們相視一笑。

這時我心裏非常平靜,想到我是師父的真正弟子,我有師父和大法,甚麼都不怕。當警察問起我的姓名時,我說我叫趙某某,但我不能告訴你我是從哪裏來的,如果我說了,你們會對我們那裏的有關單位和有關人員進行壓制,會給他們帶去麻煩和痛苦,那你們就做了壞事了。我不說也是為你們好。

我們十幾名不報家庭住址和單位的大法弟子被關進一間屋裏,逐個審訊。審問前,不管青紅皂白惡警對我們都先打一通,還往大法弟子嘴裏吐痰、燒頭髮、燒眉毛等,邪惡至極。當時我就想我是修煉大法的,是在做好人,大法弟子是有福份的,誰也不許對我無禮。想到這裏,自己也笑了,我在心裏說,那些壞人能聽我的嗎?可是奇蹟出現了,惡警到我跟前看了一眼說:你們看她慈眉善目的,你們跟人家沒法比。說完就給我搬了把椅子讓我坐下。我想壞人讓我坐我不能坐,可是警察很客氣的讓我坐,並說你和他們不一樣。我又想:不管那麼多,我是大法弟子,是好人,坐也是應該的。這時有個警察氣憤的說,你們來的這麼晚,我們都不能下班了。他罵罵咧咧的。這個警察就在我旁邊,於是我碰了他一下說:「孩子,別罵人,這不好。既然你們不能下班,那就放了我們吧。」

奇蹟般的事情又發生了,晚上七點左右來了一個像是管點事的警察把我叫到外邊。我感覺他是要放我,就說我還有一個同伴。他看了看同修說,那就叫她也過來吧。他好像故意大聲的說:我送你們去收容所!他將院裏的燈都關了,看了下四週,問我:你有工作嗎?我說沒有(我已經退休)。他又說,你回家做個小買賣生活,別提這件事了。趕快去火車站還來得及。我說了聲「謝謝」。同修問我:讓我們去哪裏啊?我說咱們勝利了,回家!並從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們聽您的話了,能走出來也能走回去。

修煉人不怕做錯事,用法來歸正,就會越做越好。

長春「三•一五」電視插播偉大壯舉極大的震懾了中共當權者,江澤民邪惡政治流氓集團像發了瘋一樣到處抓人,叫囂:只要煉過法輪功都得寫「五保」,交一萬元錢,不寫「五保」、不交一萬元錢就關起來。我想:這兩件事我都不會做。

一天,街道辦事處和派出所來電話說,晚上要找我談話。我說可以。然後同我丈夫說我要離開家。他說你不是和人家約好了嗎,怎麼要走呢?你走到哪裏也會被抓回來的。我說,「如果我配合他們,他們就會把我抓起來,常人也會說我是『壞人』,如果我離開家,是他們迫害我。我是好人,可以到處去,跟人說出真相。」就這樣我離開了家。可是,我走到哪裏人家都不敢收留我,那時我真是感覺到天地之大沒有我的容身之處。修煉、做好人咋這麼難?這時師父的《洪吟》〈苦其心志〉出現在我的腦中。對呀,這不是修煉嗎?我精神一下子振奮起來,找到一同修家住下。我們每天一起學法煉功,做真相資料。一週過去了,我想我該回家了,那是我的修煉的環境。回家後我丈夫很高興,他說他做得不對了。派出所的警察聽說我回來了,要找我談話。我說你們來吧。我心想,天地都是我師父造的,我得叫眾神、眾生和我自己看看我是不是師父的真正弟子。

來找我談話的人中有來自市裏的、區裏的,也有街道的,他們說聽說你跑了,你害怕了?我說我是怕你們不明真相做壞事,害了我也害了你們自己。師父告訴我不管別人對你如何,你一定要對別人好。因為我在家不走會給你們一個做錯事的機會。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誰做錯了都是罪過。他們問我是否還煉?我說「煉」,因為我的病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他們說煉別的也能好,我說:這就像人感冒一樣,不同的人吃不同的藥有效,而我只有煉大法才有效。以後有事他們只找我丈夫,不再找我。

正念解體迫害與干擾

有一陣子,市有關部門通知所有學法輪功的人都得由有關部門派人到家看管,這些人在大法學員家一住就是十天半個月。我們單位的有關人員也給我來電話說要派人到我家來看著我。我想:我是好人,怎麼誰想來就能來我家?我不允許!這種人不准進樓,更不准進屋,不准他們來干擾居民的正常生活。我們單位真就沒派人來。

有一次,街道居委會的人給我打電話,叫我寫甚麼「五保」,我在電話裏問他們:我有沒有不好的行為?有沒有做壞事?他們說沒有;我問他們我有沒有影響他們?他們還說沒有;我問他們我對群眾有沒有傷害?他們仍說沒有。我說:都沒有為甚麼找我寫「五保」?以後再也不要給我打電話。說完我就掛了電話。以後他們真的就沒有人再給我打電話讓我寫甚麼保證了。

在修煉的路上各種魔難干擾太多了。但是我悟到,正念強,一切干擾和迫害都會全部解體。正念強也就不存在怕心。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正念是甚麼,正念來自大法。每當做甚麼事情時首先想到對法有沒有影響,對同修與眾生有沒有傷害。在魔難中、過關中、真正放下生死、放下自我,堅定的信師信法,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師父,時時就會有正念。

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師父說:「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警言>)

通過以上三件事,使我看到法的威嚴與神奇,認識到正念就是功能,正念就是神通,正念能救度眾生。讓我們時時用正念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兌現史前大願!

初次寫稿,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