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九歲小弟子:是師父在看護著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

師父好!

我是天園,今年九歲了。聽外婆說,媽媽生我第二天從醫院回來,外婆就和我一起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沒想到我還真聽進去了,我剛冒話就會背《洪吟》〈新生〉,而且背的還很清楚,五歲時抄了二遍《洪吟》,抄一遍《洪吟二》,抄一遍《論語》。那時我看到我們家有大法輪、小法輪在轉,我天天聽大法,大法在我幼小的心中深深的紮下了根。不論遇到甚麼困難,我就是相信師父相信大法。

(1)我三歲時,第一次去幼兒園,外婆騎車去接我在回家的路上,我的腳被絞在自行車裏,只聽喀當喀當的聲,這時我哭了,因下坡,車停不下來,到坡下後,車才停住,但我的腳還絞在車裏,這時鞋已掉在很遠的地方了。外婆慢慢的往後倒車,小心的把我的腳拽出來。把我抱在地上,我站不住,後來外婆把我抱在懷裏,活動活動,我哭的更厲害了,外婆推我走回家,剛到家,我就看見師父的大法像,我說;我有師父管,我沒事兒。第二天一看,真的沒事兒,左腳面只青了一小塊兒,新穿的牛仔褲磨了一個大窟窿。

(2)二零零四年夏天,我還不滿四歲時,不知甚麼原因,家人發現我的腿軟,而且越來越軟,過幾天,走幾步就得把著點兒,再過幾天,根本就不能站了,拿東西得爬著拿,我沒害怕,過了十四天了,媽媽著急了,背我去市裏最大的兒童醫院,全面檢查,甚麼病也沒檢查出來,醫生說:這孩子真怪,甚麼毛病也沒有,住院檢查吧。當時,媽媽看看我,我看看媽媽,我說:我根本就沒有病,我要回家。就這一念,真的,我能站起來了,而且是媽媽拉著我走出醫院的。在場的小姨和小姨的同學看到我的變化,驚訝的說:太神奇了!

(3)四歲時,有一天,我往廚房裏跑,一下子滑倒了,後腦勺摔在地上,昏迷不醒,二天不吃不喝,嘴裏吐白沫,很嚇人,當時我心裏明白,我有師父,我沒事,就是眼睛睜不開。第三天,外婆找同修一齊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清除另外空間對我的一切干擾迫害,他們發了一會兒正念,我慢慢的睜開眼睛,看到好多吃的東西,我拿來就要吃,媽媽看我要吃東西,可給媽媽樂壞了,媽媽說「真神啊!真神了!」從此,媽媽非常支持我學大法。

(4)五歲時有幾次發燒都是三十九度以上,因爸爸在外地工作,知道我的情況後,來電話急切的告訴我說:快讓媽媽帶你去醫院,我告訴爸爸,我不是病,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呢,沒有事兒。

還有一次,我連續發燒五、六天,燒的越來越厲害,爸爸又來電話讓媽媽給我吃藥,媽媽說:她自己不吃啊。我告訴媽媽,我沒有病,師父給我淨化、淨化、再淨化。我真的不用吃藥幾天就好了。這是在我上學前身體上出現的病業狀態,不管遇到甚麼事我都不害怕,我就是相信師父,相信大法。上學後,病業狀態很少出現,我今年九歲了,在大法中修煉九年,我一片藥沒吃過,一針沒扎過,不吃藥不打針還健康才過硬。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

我上小學四年級了,我們班有十幾名同學都退了隊。我經常出去做真相,有時面對面給《九評》。去年冬,有一回和大同修一起去周邊農村做真相,我急忙穿了一雙旅遊鞋,天氣寒冷,零下三十幾度,我的腳凍的可疼了,我們去了四個村,我堅持到最後都做完了才回家,回家後,晚上半宿才暖和過來,腳一點沒凍壞。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幫我整理。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