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正法修煉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

一、走入大法修煉

我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我未到四十歲,卻是未老先衰,嚴重的子宮肌瘤,腰椎間盤突出,嚴重的風濕病等,從頭到腳沒有一處不痛,未間斷過打針、吃藥。用自己當時的話說,我滿身都是臭藥味,覺的人生活著苦不堪言。

一九九六年八月左右,我媽向我推薦法輪功,當時她也是剛修煉幾個月,一身的病都好了,但她一向我洪法,我便頭暈、發睏,一停,我又清醒,聽不進去,幾個月都是這樣。我問法輪功是不是氣功,要是氣功,我就不學,我以前學過好幾種功法,也沒把我的病治好。

直到一九九七年三月左右,我看到一位原來面色很黃的同學,兩個月不見,面色又紅又有光澤,我問她用了甚麼化妝品,她說煉法輪功了。啊,這不正是我媽推薦我的那個功法嗎?就這樣我走入了大法修煉。

二、四十一歲我添了個女兒

因為我當時還不理解法輪功就是修煉,每天都煉功,但身體不適也照吃藥,因為很少看書,一看就睏,總看不進去,悟性又差,別人一看就知道是寶書,一看就知道是一生所追求的。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大半年就給我調理好身體,久違的無病無痛的一身輕又回來了。在我四十一歲,一九九八年末,我懷上了孩子。我知道八年前,醫生叫我切除的子宮,現在恢復了生育功能,但我卻高興不起來。由於某種原因,家裏人要我做流產。我知道我是煉功人,絕對不能殺生的,我不能再做傷害生命的事。我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殺生會造成很大的業力,煉功人要消業,本身生生世世已造成很大的業,現在繼續造業,怎樣修煉啊?這個生命我做主我要生下來,家裏人見說不過我,也就不再提了。在我懷孕六個多月的時候,「七•二零」開始了,家裏人嚇的夠嗆,不讓我煉了,我堅定的說,「鄧小平都三起三落,法輪功是被打壓的。」

但我萬萬沒想到,邪惡用另一種的惡毒手段迫害我。當我懷孕七個月時,出現了大流血,開始時我以為是小便,一看,是血,自己吃驚不小。我一動不動躺在床上,血還是不斷的流,最大的有八公分大小的血塊,把家人嚇壞了,要我棄小保大。此時,我反而很平靜,既然我是煉了功才懷上的,小孩的去留由師父安排,只要我有一口氣,我就不會放棄她。到保健院,未作治療,血止住了。住院幾天,我便出院。懷孕到八個月,又同樣出現了前一次的險情,每次的流血量可能超過一百毫升。我又住進了醫院,醫生準備對我進行剖腹產,我說能保住就保,醫生同意我搏一搏。止了血後,我又出院了,醫生說不同意,出現事故自己負責。我默默叫師父幫我,把心一橫,還是交給師父安排,奇蹟出現了,一直到預產期的前十天,出現產前現象,剖腹生下一個七點一磅的健康漂亮的女兒。手術中,很順利,並同時做了結扎手術。女兒現在已長到十一歲,聰明可愛的小弟子。

我生完女兒,很快就找到了工作,五十六天便上班了。這些在常人眼裏不可能的事,卻在我身上發生了,這就是大法的神奇。

三、師父再次救了我們母女

在女兒六歲那年(二零零六年)的一天中午,我用單車帶著她,邊發著正念邊騎車,突然一輛貨車駛入單車道,離我們不到半米處迎面急剎住了,我沒有一點害怕,只對司機說了聲,「你怎麼開的車啊?」便往前趕路到一百米處時,坐在單車座上的女兒說話了:真是師父救了我們呀!是啊,怎麼我連小弟子的悟性都不如啊,修煉後,出現的事怎麼會是偶然的呢?我想我要去證實大法。

調轉車頭,見那輛車還在,司機原來是位年輕小伙子,我便說,「你今天很幸運,遇到我們是修大法的,有師父保祐,要是常人,你沒這麼好彩。」他還沒有從驚嚇中反應過來說,「阿姨,對不起了,我不是有心的,我現在還嚇的連車還不敢開呢。」他描述說,他的車走中間車道,與一輛靠右單車道的車並排行駛,突然這輛車加速搶道,跑到他前面。往前開,肯定撞上,剛好在右邊單車道上有個入口,他便加速駛右邊的車道,闖入單車道,我母女剛來,就來到此,他馬上急剎,在我車頭迎面停住了。啊,原來很險啊!師父又一次救了我們母女。

四、親人得福報

二零零三年,我哥帶著十多位年輕人及我的姪子去登山,當時他十三歲,到了半山一個瀑布處,我姪子跟幾個同伴玩水,因石頭滑,跌下了十六七米深的山崖。當大家艱難的將他救起,他已經昏迷不醒,身體開始發涼,大家以為他死定了,能讓出來的衣服都用來把他包住。當時是下午四、五點鐘,天也快黑了,不知如何是好。

過了二十多分鐘,他突然張口說話了,問這是甚麼地方,奶奶在哪兒?我哥說這是××山,奶奶怎會在這兒呢?他說奶奶叫我啊,大家以為他在說胡話,趕快將他送進了醫院,只是點外傷無大礙。

第二天,奶奶(大法弟子)護理他,他說他做了個夢,一片綠茵茵的草地,有一塊巨石刻著「極樂天」,他要走進,有一把大泥鎖鎖住,像天安門兩扇大門的地方,一個叔叔五十多歲,穿著白色的衣服,說不讓他進,未到時候。奶奶拿師父的法像給他看,他說就是他。奶奶說是大法師父救了你,你身上也帶護身符。現在姪子也學法了,帶同學回家,讓奶奶辦三退,去武漢讀大學,還拍下了婆羅花。

五、走了彎路

女兒出世後,家務事多,又要上班,自己放鬆了修煉,很少學法、做大法的事。二零零三年家人上廟上香,我也跟著去了,不久以前,身上有的附體又回來了,上醫院看,也看不好。這時我又想起了大法,師父說,「我們這個宇宙中有個理:你自己求的誰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誰都不管」「那法身為啥不給你防著?你去幹啥去了,你去聽,你不是去求了嗎?你不往耳朵裏灌,它能進來嗎?有的人把自己的法輪都弄變形了。我告訴你,那法輪比你生命都值錢」(《轉法輪》)。修煉多嚴肅啊,真的一點都不能含糊,眼前只有兩條路,一條是常人的路,生老病死等著你,一條是師父安排修煉圓滿的路。我發誓要走師父安排的路,紮紮實實實修。

我做了一個夢,我在一間擺滿神佛的房間門口合十,看見其中一佛張口說話,很難聽清是說甚麼,我走近問他,才聽清,說,我本來就遇到大佛了,我追問怎麼辦?他不作聲了,我自己說,我要追,我要追!我真的從那以後奮起直追,健康自然就回來了。我認識到一定跟師父正法到底。

六、做好三件事,實修,履行自己的誓約

我感到時間的緊迫,總想將前兩年懈怠的時間補回來,收救自己要度的眾生,不論是學法、發正念,不論是發資料、發光碟,不論是面對面講真相、證實大法或勸三退,自己都用心去做。

這幾年,一般能搭上話的,我都把他們作為洪法和三退的對像,一走一過都要留下慈悲,讓人知道「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商店、路邊、超市、市場、坐車、等車、工地、樹蔭下、醫院、銀行,甚至火葬場都是洪法和勸三退的場所。包括學生、民工、同事、親戚、老鄉、老師、租客、送貨員、問路、購物、收破爛、環衛工、海外朋友、美容、裝修、銀行,有時公檢法、保安等都是勸退講真相的對像。總之能走出去,都會有收穫,一般一星期可勸退四十多人。

每天出去講真相前先學法,走在路上沒有目標,可先發正念,邊尋找目標,一定要保持良好的心態,順著人的執著講。看見小學生先讚他聰明、有禮貌,再問他真善忍好不好,叫他們直接回答,再說有的同學,做壞事講假話學習不好,再講紅領巾有個吸血獸印,讓我給他摘掉保平安,記住救命的九個字;中、大學生都會上網,問他有沒有聽說三退保命、藏字石,再勸三退;青年人問他的工作,說找工作不易,看見你們就像自己的孩子,要孝敬父母等入手;遇到生意人先說祝他生意興隆,但最要緊的是平安,從現在發生的災難入手;見到民工就說你們辛苦了,上有老下有小,共產黨有權便有錢,貪污受賄入手,並說現在人不治天治,三退保命知道嗎,我們不推翻它、不打倒它,大難來我們選擇離開它,不要跟它們捆縛在一起;看見有病的,我會說我以前很多病,念了那九個救命的字,現在甚麼病都沒有了,他聽到法輪大法如有疑問時,你馬上說大法是高深佛法,中國人很聰明,但妒嫉心特強,大法是被迫害的,在這樣迫害的時候,你都認同大法好,神佛就幫你;遇到老人家,你說祝他老人家身體健康,他們退休了,辛苦了幾十年,要把命拉長,保重身體,再提幾十年的政治運動,死了八千多萬人,人不治天治等,不管怎麼樣,最後都要叫他記住救命的九個字,並幫家人三退保命。

幾年的講真相中,有多謝感激你的,有產生共鳴的,有當面罵你的,有背後罵的,有不理睬的,有親友不理解說你傻的,有遠離你的,有家人反對,甚至丈夫提出離婚,但都一一走過來了,把住一顆心救人,管常人說甚麼呢?他們說的話多著呢。

我還做的不夠,還有一大堆的常人心,對身邊的親人有的還沒有找到解開他們的結,去年邪惡的病業關未過好等,有時中午發正念會誤時,這些我要加緊提高,在大法中更加精進,修好自己,完成誓約,救度眾生,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圓滿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