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與證實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七日】在二零零三年初,本地區派出所片警找上門來,把他自己寫的一些甚麼拿來叫我簽字。我不簽,他叫兒媳婦簽了。我嚴正聲明無效。

後來又來三個警察叫門,我開門問他們來幹甚麼?他們說要給我照像,我把門咚的關上,把他們擋在門外。接著單位的書記、會計等四個人又來了,給了我一本誣陷法輪大法的書和一份材料,還讓我填表。我給他們講真相,書和材料被我撕了。他們說:「你得保證不煉了,不然去洗腦班。」第二天我寫了一份修煉法輪功的心得體會給了他們,講的是大法修煉給我帶來的身體健康和道德昇華,以後他們沒再找我。

師父告訴我們說:「經修其心 功煉其身 他日圓滿 真善忍存」(《洪吟》〈同化〉)幾年來,每日早晨煉功,晚上學法。我和丈夫一塊學法,背法,煉功,發正念,一直沒有懈怠過。《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師尊告訴我們:「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容了整個世間,每個人有一個範圍。你碰到的、接觸到的都是你這範圍中的因素。你能夠正念足,你就能夠在你的範圍中高大,在你的範圍中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壓下去。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做到這一點全世界就都變了,因為你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承包了一個很大的範圍,代表了一方眾生。」我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只要有時間就發正念。出了門,走在街上,心裏念:「歷盡萬般苦 兩腳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橫空立巨佛」(《洪吟》〈大覺〉)真如同將邪魔爛鬼踩在我的腳下,外出講真相和做真相資料的事,心裏很踏實。

我平時是通過郵寄信件講真相,每星期寄三至八封不等,主要是真相資料、小冊子。此外是利用真相幣講真相。每天去菜市場、上街都帶十五至二十張真相幣,想辦法花出去。想要大面積的鋪開,不是一朝一夕所能達到的。做了這麼多年了,在購物中找回的錢幣上還很少看到真相幣。而一張真相幣就如同是給世人打出的一個橫幅,經過多少人的傳遞閱讀,師父講過這個方法很好。所以我天天上街使用真相幣。開始商店、小吃店的人不敢接收,時間久了就見怪不怪了。有賣菜的,給他真相幣後他馬上找出去。

我先對家裏人、親戚朋友講真相,幫他們「三退」,再讓明真相的親戚朋友去傳真相,把與他們相連繫的親戚勸退了。所有這些人他們也是活傳媒。有一次,一個四、五十年前民辦中學的學生從我面前過,她一眼就認出我,和我打招呼:「您不認識我了?」我說:「認識,認識。」她說:「是呀,都這麼多年沒見啦!」我心裏想,這不是叫我救她嗎?幫她和她的孩子孫子都退出邪黨組織,她帶上護身符,也記住了法輪大法好。

是凡講過真相明白後「三退」的,我都會告訴他們回去給家人講「三退」的意義,讓家裏人也退了。有時講真相,當時沒表示,我不灰心。有一次正在給一個七十多歲清華大學畢業的老先生正講著,又過來一個60多歲老頭,是個退伍的。他當時也在聽,問他要不要「三退」時沒有表態,可後來每逢看到他我都跟他講。有一次他說:「你們在度人。」我說:「是法輪大法在度人,我們在救人。」於是他幫家中十個人都做了「三退」(我也囑咐他回去要家人同意才算數)。做完了他很高興。是啊,他們將來會有福報的。

當然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所以師父讓弟子抓緊救人,因為時間不多了。師尊在《曼哈頓講法》中說:「當然你們畢竟是有誓約在先的大法弟子,你們的生命畢竟是與大法同在的。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則就沒有法的力量。」我所做的一切,也就是我修煉過程中的一部份,時時都離不開偉大師尊的呵護,我們做的三件事中看起來微不足道,但意義非凡。

敘述的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