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入整體的經歷與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在以往的幾年修煉中,我基本上是處於「獨修」的狀態,雖然一直承擔著本地區小範圍的資料點工作,但只和兩、三個同修有來往,而且是有事時或每週固定交接資料時才見面。我總是抱著固有的觀念,覺的這樣好,大家在一起學法麻煩,我自己想怎麼學就怎麼學,對大家在一起的切磋交流也沒甚麼興趣,總覺的說的法理我都懂,自以為是,失去了修煉提高的環境。

同修幾次對我說希望我能參加大家的集體學法,走到整體中來。幾次提起都被我拒絕了,理由是自己也能學,我還有工作和孩子要照顧,時間和大家合不來等等各種藉口,一而再,再而三的錯過了太多提高的機會。

這種狀態一直到零八年夏天,邪黨奧運開幕前期才發生了徹底的轉變,「突如其來」的魔難使我終於警醒。奧運前一個月,我所在的單位「六一零」突然對我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三番五次的找到我部門領導,說了很多邪惡的話,要監控我,還假惺惺的說甚麼怕我先被市裏的公安局抓了去,甚至說的非常逼真,好像我所做的一切資料點的工作都在邪惡的掌握之中。領導也打電話到家裏「提醒」我母親,要她「看管」好我。

一時間,邪惡來勢洶洶,家裏環境也變的緊張起來。因為近兩年一直都是「平安」的過,沒受到甚麼邪惡干擾。做資料送資料,成了模式,好像天下太平了,自己也就習以為常,疏於防範。再加上平時不能做到用心學法,關鍵時真是慌了手腳。抓緊學法,高密度發正念,自己能想到的就是這些了,誰讓自己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呢?

但我不曾想到,周邊的同修們在聽說我的情況後,都在第一時間迅速行動起來,幫我發正念的,來找我在法理上交流的,大家都把我的事當作是集體的事、大家的事、每一個人的事,雖然我平時基本和大家沒甚麼來往。我陷在常人基點上想問題,但同修們卻是本著對法負責對整體負責的態度看待這件事,並及時幫我把資料點的工作從新安排好,讓我靜心學法、向內找,不斷鼓勵我,幫助我走過「難」關。其中有位老年同修,她的一句話最讓我感動。她對我說:你要記住,你不孤單,有大家呢!我走在路上,禁不住流淚。

一直以來我沒注意到周圍還有這麼多好同修,沒有指責,沒有埋怨,沒有「居高臨下」的批評,大家都在關心著我,默默的幫助我,做她(他)們所能做到的一切。而我呢,獨斷獨行!

我不斷向內找,思考,為甚麼本地區就只有我一人受到邪惡騷擾?尤其和我交接資料的同修是本地區很「出名」的,邪惡都知道她,進過勞教所,我們一起承擔資料點工作,邪惡在去找我所在部門領導時都談到了這些,但為甚麼不騷擾她,偏偏直指向我?大家一起切磋交流,認為我長期以來脫離整體,給邪惡可乘之機,這是比較主要的一方面。我自己也悟到這是主要的原因之一。

晚上我做了個很清晰的夢:惡警來到了我家,搜我的書、設備資料,要抓我,我心態不穩,這時傳來敲門聲,我打開門一看,全是同修,我急了:你們來幹甚麼?自投羅網啊?打頭的老年同修嚴肅的說:我們都來幫你發正念!大家都進了屋子……夢醒了,我除了感動更多的是慚愧,同修們的正念讓我振奮,同修們在我遠離大家的日子裏都在不斷提高,而我陷在自我的小圈子裏,求安逸,被各種執著心干擾,甚至在情上走了極大的彎路,造成了不能挽回的損失……

當然,有這麼好的同修,邪惡自然退去了,我平安無事。同修們特意安排我有空兒的時間成立了一個專門是「做資料搞技術」的同修參加的學法小組,我終於走到集體中來了。

從集體學法到現在,時間雖不長,但我感觸頗深,同修是面鏡子,讓我看到了自己太多的不足,讓我想偷懶的時候不敢懈怠。同修間會有摩擦,也會有認識上的不同差異,這都是從中發現自己執著與觀念的好機會,這是在自己「獨修」中根本做不到的。

大家一起學法,遇到問題及時交流,從中我看到了自己以往是多麼「浮淺」,還覺的自己法背的好,沾沾自喜。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從此我對「整體」二字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就像這次寫交流稿,我悟到這就是溶入整體,鏟除邪惡的好機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