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集體學法和在集體學法中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大法弟子跟隨師父在人世間證實法,同修們各自走著自己的修煉路,建立著自己的威德。但仍有些同修不精進,有的同修始終被觀念障礙著,不能同時做好三件事。如何不落下一個同修,整體提高,整體昇華,這是每個同修做好三件事,必須面對的一個修煉內容。我們認識到,集體學法是使學員提高和精進的唯一、最好的辦法。現在談談我們鄉的同修在這方面的一點認識和一些做法。

恢復集體學法 找回同修

我是九七年四月下旬得法的,「七二零」之前,我是我們鄉幾個主要輔導員之一;「七二零」以後,由於怕心,一半以上的主要輔導員都不煉了,整個鄉的修煉狀態可謂一盤散沙。

我被單位一次次雙規,被公安局一次次拘留,最後單位以我不放棄大法為由強制我回家休病假。以後的幾年我的怕心也很重,在社會、家庭雙重壓力下艱難度日,但無論怎樣,我就是不放棄學法。一次在學習師父經文時,師父的一段話一下子打開了我的心結,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對呀,集體學法,走師父安排的路,擋在我們面前的東西,無論甚麼都可以把它推開。

我首先在我家建了學法小組。平時學習一遍《轉法輪》,然後學習一遍師父「七二零」之後的各地講法。師父的短篇經文經常學,週一統一在一起學習週刊並切磋,這樣一來,大家都感到自己都在迅速昇華。大家從明慧週刊上的文章,得到很多啟發。

「七二零」之前,我們鄉的站長和副站長住在一個村子,「七二零」之後,他們倆都不修了,那個村的大法弟子多,也幾乎都不修了,有的甚至混同常人。儘管後來幾年有同修進村找過他們,與他們交流,但都不起作用。2005年入冬,我們四位同修切磋,一致認為必須在那裏建立學法小組。於是我們分為兩撥,在那個村建了兩個組。之後不論遇到甚麼天氣,我們都堅持晚上與他們一起學法、切磋。一點點那個村的同修正念強了,慢慢越來越多的同修走回大法,也能做三件事了。

這件事對我們教育很大。以前我們對這樣的同修只是與其切磋,沒有與他們一起學法。結果當時同修狀態或許可以,可等你走了沒兩天,他(她)就又回到老樣子了。向內找,是我們沒有真正學好法,只有法才能破除一切邪惡,才能喚醒同修的本性。我們去找同修時,只是去勸說他(她),希望他們珍惜修煉機緣,可有時同修的狀態還使我們守不住心性,說著說著氣來了,根本沒有把自己的心性修煉提高上來。回想起來,耽誤了很多寶貴時光。希望有熱心找回昔日同修的同修吸取我們的教訓。去找同修時少說,就是和同修一起學法,最好陪他們一段時間,然後在那裏組建個學法組。只要進了學法組,堅持學法,這個學員就能跟上來。師父說「我告訴大家,不管怎麼難受,千萬要堅持來聽課,只要你走進課堂,你甚麼症狀都沒了,不會出現任何危險。這一點跟大家說,你覺著「病」的怎麼難過,希望你都堅持來,法難得。」(《轉法輪》)法有層層內涵,在我現有的層次中,我認識到:大法弟子不同於已往任何時期的個人修煉,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就是集體學法,在這個環境中比學比修,提高得快,甚麼樣的難關都能闖過去。

集體學法使大家整體提高快

集體學法使我們整體昇華很快,共同破除一個個關難。有一女同修五十多歲,幾年前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心臟手術,前年突然又出現了同樣的狀態。我們在她家建了學法組。我們幾個同修學法切磋,誰也不提她的病業,我們就當沒這回事,就是學法,讓她自己向內找。由於我們從法中認識了「有心煉功,無心得功」的法理,所以我們在每天下午就靜心學法,整點發正念清除邪惡。漸漸她找到了自己修煉中的漏洞,心性提高上來,看到了由於自己名利心很強,顯示心很強,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用德換常人的業力。在這期間聽不進同修的勸告。這一個大跟頭使她徹底清醒了,認識到自己的生命是延長來的,必須全部用於證實法,不能用來過常人中的生活。現在她三件事做的都很好,尤其在面對面講真相上做的很到位,成了我們鄉的主要協調人。她的例子起到了洪法作用,尤其她的家人,更加認識了大法的神奇,一家人都投入到做救人的事中。

闖過病業的這個例子使我們看到了過去幫助同修過病業上存在的問題。以前去同修家時就是先發正念,學法只是為了同修闖過病業關,目地性很強,每個在場的人都在幫同修,希望同修趕快好起來,這是強烈的在求。我們現在知道,越求越沒有,等於在幫倒忙。有一點很重要,而我們恰恰都沒有注意,師父說:「不管你自己感覺好還是感覺不好,其實你分不清。我就告訴你一點,你把它都當作好事就行了。」(《美國西部法會講法》)。而我們第一念把同修的這些狀態都當成了壞事,沒有把它看成是假相,是我們需要修去一些人的東西,在理性上該提高了,在神的路上要前進一步了。如果病業同修和一起學法的同修都不在乎病業這種假相,認為好事來了,用這種輕鬆的心情等待,你看邪惡會怎樣呢?總之,我們都忘了最關鍵的一點,這是修煉。而我們的認識就是幫同修。當同修病業不見好轉時,又開始在背後找同修這有漏、那兒沒認識上來等,這種不正確做法,又給同修加了不好的物質,最後大家都抱著無可奈何的心情不去了,剩下病業同修一人直到被舊勢力奪走肉身。面對病業同修,我們如何修煉,在我們地區還要整體上儘快昇華。

集體學法 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這幾年,我們還有一些集體學法破除舊勢力安排的例子。有一例子讓我們所有學員都看到了法的威力。

有幾個同修彼此之間是親戚,因商業合作的事,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互相之間矛盾很深,其中有的同修不修了,有的揚言要××,周圍的同修去勸說結果也攪進去了。我們幾個同修在學法時切磋此事,都認識到這是舊勢力幹的,因為這件事在常人中對大法產生了不好的影響,我們決不承認。然而現在與他們當中的任何人切磋根本切磋不了,怎麼辦?只有學法。於是我們分頭在他們中組了兩個學法小組,從頭至尾學習師父各地講法,學法中誰也不提打架矛盾之類的事,都各自找各自的心。我從這件事中認識到:同修就是我們的一面鏡子,他們身上反映出的名利心、爭鬥心、妒嫉心、一碰就炸的心,我自己都有,而且很強烈。其他同修也都找到了自己這方面還存在的不好的物質,必須修掉了。

學法中,當事同修在一點點提高,認識到自己還不懂的向內修,出現矛盾那是好事,很多壞東西通過修煉要去掉了,可惜錯過了那麼好的提高的機會。大家都看到同修的提高,不再氣憤不已,不再被魔利用著亂說亂嚷的,我們都笑了,但大家仍然繼續學法。因為我們知道,他們還有許多東西需要破除,只有學法,讓他們自己從內心認識到才行。漸漸的他們認識到他們的行為給大法造成的壞影響,因為他們這件事把各家的常人親戚都攪進去了,使得大家族中矛盾重重。認識到這些,他們主動要挽回損失,一點點用自己的心去圓容。現在這個大家庭關係又恢復了正常。

這幾個同修學法後首先需要用自己的行動先打破彼此的間隔,放下人的面子、自尊,先開口和對方說話。這第一步很難邁。同修幾次都過不了這一關,於是大家鼓勵她,幫她從法上認清:阻止她與同修消除間隔的是邪惡生命,堅決不能被它控制,一定要消滅它。有一天她終於走出了這一步,我們都為她高興,她自己也非常感慨。

這件事情讓我們花費了近一年的修煉時間,但過程中對我們的教育很大。認識到任何麻煩事,不好的事都是假相,都是給我們提高用的。從法理上看待這件事,一念即解,用人念對待,永遠都過不了這關。而且每一件事都不是單一的,都不僅僅是讓當事者個人去修,而是要整體昇華。對這件事,開始大家是「勸說」同修,沒修自己,同修不接受,大家又在背後指責,事情越演越烈,甚至要出人命。後來大家都躲的遠遠的,怕惹一身麻煩。最後還是通過組織學法,共同走過了這一關。回想這件事的整個過程,大家還感慨萬千。

堅持集體學法是走師父安排的路

舉了這麼多例子,是想談幾點體會:

1、修煉中遇到各種障礙和問題的同修,趕緊加入小組學法。那裏是「課堂」,小組學法中甚麼難關都能解開,那是師父安排的路,師父就在我們身邊,甚麼都能為我們做。如果環境暫時還沒開創出來,可以三人一組,一週三次,像串門一樣,今天在我家,明天在你家,後天在他家,智慧去做,最低也可一週在一起學一次。

2、精進的同修不要忘了還有三件事沒做全的同修,給他(她)們創造環境,組成小組學法。這樣的小組要有精進的同修帶著,最起碼帶一段時間。不精進的同修中有些人也天天學法,但不會向內找,不會修,不會透過事情的假相看到事物本質,應該去掉哪顆心。他們往往都是就事論事,時間長了,關過不去,信心不足了。一定要引導這樣的同修學法與向內找修自己緊密結合。看到甚麼要修自己的心,人心正,一切皆正。師父說:「你空間場上的一切,都聽你的大腦意識去支配」(《轉法輪》)。精進的同修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多付出一些,師父不讓我們落下一個同修,因為每一個同修都對應著一個宇宙大穹,喚醒一個同修意義重大。

學法組就如同一條紐帶,把同修連在一起,如需要整體發正念等等,通過學法組能迅速傳給同修。尤其在整體昇華方面起著很好的作用。

例如: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曝光後,同修們反映出了一些想法,經過集體切磋,立即清除了這些人心,增強了正念。A同修說:「我們找找到底我們應修甚麼?我們做甚麼呢?」B同修說:「修甚麼這不明擺著嗎?怕心,懷疑心,放不下生死的心……都應該去了。」C同修說:「這件事為甚麼直到現在才被揭出來,說明那裏的邪惡生命沒那麼多了,再也蓋不住了。師父不是告訴我們現在的邪惡都在監獄和勞教所了嗎?我們應向那裏發正念,解體邪惡。A、B兩位同修都贊成C同修所說。於是我們當晚三個點發正念時加上了解體監獄和勞教所邪惡的正念。第二天我們與其他小組同修切磋,大家才法理都認識上來,很多同修加入了向監獄和勞教所發正念的行列。

奧運會前夕,有的地區邪惡對大法弟子又進行了嚴重迫害,我們地區由於集體學法時,同修們達到了共識: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這都是假相,三件事照做不誤。同時每晚8-9點集體發正念1小時,解體本地利用奧運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邪惡對大法弟子不但沒有任何威脅舉動,甚至火炬傳遞都臨時改道了(原來要經過我們縣城)。有幾個片警分頭到幾個大法弟子家坐坐,同修們都堂堂正正講真相,聽完後那些片警樂呵呵走了。有一片警,大法弟子怎麼請他他都不進屋,只是樂著應付說「看看你們房子出租了沒有。」

通過這件事我們看到了集體發正念解體邪惡的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