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學法 我們平穩的走過來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九日】我把這一年的修煉過程簡單的向師父和同修們彙報一下。

我是1996年得法的,也算是老弟子了,在這12年的學法修煉中,不管風風雨雨做三件事從沒間斷過。可是也有很多不盡人意的地方,尤其是自己的脾氣不好,時不時的就忘了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過後又後悔,師父一開始就教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轉法輪》),自己真的應該在這方面好好的修修自己了。

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大法弟子,只有聽師父的話,師父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自從學習了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我們意識到只有集體學法,才能相互提高,我們幾個同修切磋了一下,並分頭告訴了別的同修,我們的學法小組建立起來了,共10來個人,沒有特殊的事,從沒有人缺席,都覺的集體學法提高的快,三件事也做的好。

在集體學法中法理清晰,心性提高的很快,尤其是在去掉「怕心」上有了很大的突破,在邪黨的奧運期間,那個「迴光返照」的假相好像鬧的很邪乎,邪黨的小官們上門要身份證,我們村的十來個大法弟子誰也沒有聽從邪惡的「命令和指使」。沒有一個交給他們身份證的,還給上門要身份證的講了真相,一天村委會的一個人上門找我要身份證,正好我沒有身份證,他不跟我說甚麼,找我丈夫,我說:「沒在家。」他就要走,我知道他是想讓我丈夫看著我,我趕緊把他讓到屋裏,讓他坐下,祥和的跟他說話,這時正好我大兒子在家裏,開始他不跟我提甚麼事,只是跟我兒子閒聊,我在一邊發正念,清除他背後阻礙他得救的黑手爛鬼,一會他說到自己有血壓高的毛病,就常服藥,又說到電視裏有一個老中醫講到這個問題了,我問他:「哪個台?」他問我:「你安了大鍋(地面衛星接收裝置)沒有?」我說:「我的大鍋讓他們抄走了。」他就不答腔了,接著說:「那個老中醫講的挺好。」我接茬說:「講的再好,也是講的皮毛的東西,真正精華的東西他沒有講,這裏要有個心法約束,有個道德,沒有這個他講的再好,也起不到去病的作用。」講到這裏,他就接著說:「覺的好就在家裏煉……。」(這時村口已經搭上了窩棚,有村幹部看著)

可是在集體學法中,我真的認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人、搶人,是助師正法的,他來了就是來聽真相的,就是有緣人,就給他講:「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師父教我們遇事先考慮別人,又給他講:「邪黨抓好人,勞教、坐監獄、勒索而且是鉅款,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觸犯了天條,犯下滔天大罪。天滅中共是必然,趕緊退了你的黨吧!別受中共牽連,保命要緊。」他高興的說:「退了,退了,我知道法輪功傳遍全世界。」又一個生命得救了,也證實了大法是救人的,沒有一點是為己的。我們的學法小組在這期間一天也沒停過,都是堂堂正正的,後來再沒到哪個同修家要過身份證,直到現在也沒上門干擾過哪個同修。

邪黨的窩棚就在我家附近,我的大兒子說:「先別出去了,小冊子也先別散發了,這窩棚就在咱這過道口附近。」我說;「別管了,我知道注意安全,等沒有人管了再去講真相再去發小冊子,那還有用嗎?你放心吧!」過了幾天,他看沒事,高興的對我說:「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吧。」兒子看到了聽師父的話,真的是「柳暗花明」。

還有一次我跟丈夫在吃早飯的時候,他突然說了一些在邪黨奧運期間不讓我做三件事的話,說出的話非常的厲害,非常的難聽(其實他是支持大法的,我知道他是害怕),我沒動氣。我笑著說:「你想著的吧!我渾身的病沒有了,去年正月我的腿痛的一個月下不來床,沒吃一分錢的藥就好了,要不修大法說不定甚麼樣呢?現在大法蒙難,法輪功學員受無理的打壓,我躲起來,對嗎?邪黨犯下了滔天大罪,你想想,你阻攔我是不是站到了邪黨一邊,到天滅中共時你會怎麼樣?」這時他的臉色好像高興的樣子,眾生明白了真相。

這都是集體學法,心性昇華的結果,我們每個中午學法到三點,期間三個正點發正念,清除了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的因素,沒有了另外空間的邪靈爛鬼的操控,人敢對神怎麼樣?在今後的修煉中,遇到甚麼樣的魔難一定用神念,決不用人念,遇事向內找,勇猛精進,跟師父回家。

層次所限,難免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