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集體學法中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就最近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感受到大家走出來一起學法和交流是何等的重要。

我的丈夫一向反對我修煉大法,在我修煉以後竟然對我幾次動手(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雖然我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但是在心裏卻覺的很委屈,怨恨他,甚至還會想到離婚等等。沒想到向內找自己,這是我要經受的考驗,提高的機會。但是自從幾個月前走出來參加集體學法後,不知不覺中心性提高了上來。

一天丈夫和同事喝完酒回來(以前對我動手都是喝完酒以後),一臉嚴肅的對我說:「你要這個家,還是要煉功。」我說:「我哪裏做得不好了嗎?認真工作,家務安排的井井有條,孩子教育的很好,孝敬老人,因為煉功我做的好。」他說:「就是因為你煉的這個功,我再也受不了了,每天提心吊膽的過日子,害怕你隨時被抓走,我們離婚吧。」

我聽了這話很平靜,當時看到他很痛苦的樣子,只覺的他很可憐。心裏沒有一點氣憤和委屈。這時想到一位同修說過:「大法弟子的家人都在承受著很大的壓力,不容易。」也理解了師父說:「怎麼辦呢,可能你得道的時候,將來有很多的人都要受益的,這樣一來有很多人替你承擔一份。」(《轉法輪》),(以前一直認為誰修誰得,他們怎麼會受益)。「不失者不得,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轉法輪》)在大法弟子的修煉過程中家人付出了很多,那是他們應得的。我想他如果實在承受不了了,離婚對他來說也許是一種解脫。我就對他說:「如果你覺的這樣對你好的話我同意離婚。」後來又說了房子、孩子等問題。在他上床時還在叨叨著這些事。我說:「你要不要再想想。」他說:「不用了,明天就去辦。」然後倒頭就睡了。

我一時還睡不著想了很多,後來不知不覺中睡著了。第二天準時起床煉功,給孩子做飯送上學後,等著他起床。誰知他起床後像是昨晚沒有發生任何事、說過任何話一樣,平靜的做著每天必做的事。這時我才悟到這是師父對我的一次考試,我考的很好,達到了師父的要求,這事也就不存在了。從那以後丈夫對我煉功的態度好了很多。

我因為走出來的比較晚,最近才在同修的幫助下找到改字表(因為這事已經過去很長時間,同修多已改過了)。以前我一直認為改或不改都一樣。但是在改字的過程中我發現改或不改有太大的差別。

在剛拿到改字表的時候,一下子蒙了,這麼多,甚麼時候才能改的完,還費時間。但是自從開始改以後,慢慢的發現很多錯字、別字在改正以後,我在認識上有了提高。為甚麼師父明確的要求這件事,因為這也是師父在修正我們修煉路上的偏差,我卻對改字看的不重要,這是大錯特錯的,這是信師、信法的原則問題。我做到了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了嗎?一部大法書大家都在看,可為甚麼每個弟子的進步卻不一樣,師父說過:「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轉法輪》),你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大法就能展現百分之百的內涵給你。但是你做不到,大法展現給你的也是隨著心性給的。在改字的過程中,我的思想也變的越來越清晰,大法中的每個字都是那麼的清楚(以前是一片帶過),對周圍發生的事有了和以前不同的認識,在不知不覺中心性得到了提高。

師父說過:「這部宇宙大法都要給不同的歷史時期的不同層次的眾生留下不同時期不同層次出現問題時的對照,給生命留下不同歷史時期出現的各種各樣情況的對待。」(《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我們竟然不按照師父說的去做。那將會給未來修煉人帶來多大的影響。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也有責任留下一條最正的修煉的路。以法為師,堅定的按照師父的話去做。

我發現自從這幾個月和同修一起學法、交流和做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以來,我心性提高的速度比我這幾年來在家修都來的快。如果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能按照師父要求的走出來一起集體學法、交流,形成一個整體提高的環境,互相協調做好救度眾生的事,那我們周圍的環境將會有更大的改觀。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