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起集體修煉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六日】九九年邪惡的迫害,使我們失去了集體修煉的環境,很多同修放鬆了修煉,有的甚至走入了別的門派,還有的舊病復發住進了醫院,等等。看到這些我十分痛心,就想能否重新建立一個煉功點,大家恢復集體煉功和學法。我就挨家挨戶去找同修。有的同修看到我嚇的說「不煉了」;有的家人直接告訴我:「你不要再來串聯,否則就舉報你。」此時,派出所也時常來我家騷擾,有的同修甚至說:「誰敢去你家呀!要一起被抓怎麼辦?」

煉功點從無到有 從小到大 

面對多方壓力,我想到師尊的教誨:「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精進要旨》<見真性>)。我想再難也有路可走。我就去找當年一起進京的同修,鼓勵她到我家來學法煉功。這樣我倆的學法組成立了。過了一段時間,又增加了兩名同修,後來人數逐漸增多,二零零四年,已有十幾個人來參加集體學法煉功。

在煉功點上,只要發現同修有困難,或有了心性磨擦,我們都能互相幫助。一次,發現一位同修沒來學法,我一了解,原來她家需買化肥卻沒錢,她出去借了一圈,沒借著,很著急。知道了此情況我趕快給她送去一千元錢。她丈夫(常人)感動的說:「還是煉功人心眼好啊!你今後可要好好修煉哪!」

在煉功點,有時出現矛盾,我主動先向內找,化解矛盾,大家都覺的煉功點是塊淨土,都願意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我們還擠出時間背《洪吟》和新經文,只要新經文一到馬上開始背。現在多數同修無論年紀大小,《洪吟》都能背下,還有的同修背了幾十遍《轉法輪》了。

煉功點對整體配合起到很大作用,比如只要聽說有同修被迫害,或出現干擾,馬上整體發正念解體。一天聽說外地同修被迫害,接到通知,正趕上下大雨,我從東頭跑到西頭通知同修,一會兒同修們穿雨衣的,打雨傘的,都趕到煉功點一起集體發正念,我們深知同修被關在黑窩裏受迫害,我們有責任幫助他們。需要做甚麼都想辦法配合。

由於堅持了集體學法,同修們都能認識到我們三件事每件都必須做好。

做師父叫做的

師尊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經文發表後,我們認真學習,接著立即行動:我們挨家挨戶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為後來的講「三退」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九評》問世後,大家感到救人的緊迫,有的出去送《九評》,有的在家發正念,有的講三退,由於整體配合,當地救度眾生效果非常好。煉功點也由小到大,人越來越多。隨著正法形勢的突飛猛進,不敢走出來的同修也來參加學法小組,有的同修來到煉功點,眼裏閃著淚花說:「彷彿又回到了『七﹒二零』之前,集體煉功真好,再也不離開煉功點了,一定要精進實修。」

有的同修家裏養豬、又得看孫子,晚上學法三歲的小孫子抱著大腿哭不讓走,她悟到這是修煉中的關和難,於是她安排好家裏的所有事務,天天堅持做好三件事,家庭和睦了,孫子也不鬧了。同修每天都能安心的參加集體學法和煉功。

還有的同修家裏蓋房子,為了不耽誤修煉,她早上兩點鐘跑到煉功點來,我真為同修的精進所感動,我說:「你開始煉吧!一會兒同修來了我再和他們煉。」就從這時起開始了兩撥煉功。無論颳風下雨同修們都能參加集體學法煉功。一天早晨,下起了大暴雨,電也停了,我想今天早晨可能有人不能來了,可到了三點五十分同修們還是來了,還笑著說:「暴風雨晨煉能清除睏魔,渾身輕鬆。」同修們不但每天能參加晨煉和學法,而且每週都參加全村的集體學法,半個月參加全鄉的學法,同修們比學比修、遇事向內找提高很快。

有一次外地同修來我們這裏交流,他吃驚的問:「你們這裏到處都是大法標語,那派出所不管嗎?」我告訴他,只要形成正念之場,任何邪惡都干擾不了我們。

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無論做資料,還是講真相救人,都要心繫眾生,時時記住師尊的話「慈悲救度」。

年前,大約是十二月二十七日吧,我外出剛到家,村裏一親屬來到我家,只見他臉色蒼白,弓著腰,拖著沉重的步子艱難的走著……我問他:「咋啦?」他說:「屁股上長瘤子,半個月了,疼得實在受不了了,準備了四千一百元錢明天去手術。」我兒子一聽,忙把他攙進屋裏,我留他吃飯,忙去廚房為他炒菜,看到他那痛苦的樣子,我心裏很難受,就想到常人生老病死,多可憐哪!這時我想到師尊在《轉法輪》講的:「佛家重點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所以就發了一個願望,要普度眾生。」想到師父的話,我便問他:「你相信法輪大法嗎?」他說:「我相信。」 我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了他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他接過護身符認真的戴上。我又給他講了許多修煉大法出現的神奇故事,他都認真聽,吃完飯,送他回家,又叮囑他要堅持默念法輪大法好。第二天下午三點多鐘,他又來了,只見他滿面紅光,腰也直起來了,同昨天簡直判若兩人,我說你好了吧?他說:「太神奇了!這瘤子一夜功夫沒了。我老伴不相信,一摸是沒了!我早晨去麻將館,所有的人都吃驚,問我沒上醫院病咋好了?我就同他們講了默念『法輪大法好』的經過,所有人都說,這法輪功太神奇了!就這樣默念『法輪大法好』,一夜之間瘤子不見了,那你可省好幾千哪!還不快給你親戚送上幾百塊錢好好謝謝人家!」我說:「你感謝我們師父吧!全世界大法弟子都是師父看護,病都是師父給拿掉的。是師父救了你!」於是他跪在師父法像前,磕了三個頭,說:「感謝李老師,我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我又告訴他:「你一分錢沒花,病好了,法輪功不貪財吧?師父就是來救度眾生的,電視上講的法輪功的壞話,都是騙人的,千萬不能信,你一定要將你身上發生的奇蹟告訴世人。」於是他逢人就講大法的神奇,還鼓勵他老伴來學大法。很多人看到在他身上發生的奇蹟,都轉變了對大法的看法,還有很多人主動來了解大法真相。其中包括一名退休警察。這位警察曾到我家抄家,算起來前後該有十來次。這回他主動找我要護身符,並到我家來參加集體學法。他的變化,對當地民眾了解大法真相起了很好的作用。

用真相幣講真相

看到師尊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肯定了大法弟子用真相幣講真相的做法,同修們認識我們也應該跟上形勢,採用這種簡捷的方式講真相。我多次從外地同修處換回真相幣,我將這錢兌換給同修們講真相用。大家利用真相幣在市場上邊購物邊講「三退」,效果非常好。

開始時有個別人不敢要。一次我買了幾條魚,魚商一看錢上有字不敢要,我說這帶字的錢花了福份大,對你做買賣也有好處。再說我這錢上都有字,你不要我只好退貨。這時一賣水果婦女過來,接過錢說:「『法輪大法好!』這錢是真的,這老太太是銀行開支的,都是真錢。」於是魚商把錢收下了。

有一次我去外村趕集,回來車子壞了,準備乘車,一掏兜,發現帶的真相幣花沒了,我想沒有真相的錢花出去能救人嗎?於是我沒乘車,而從幾里外走回家,邊走邊背《洪吟》、《論語》,一路小跑回到家。有了這次經驗,以後每當出門,我除了帶真相幣外還帶上製作真相幣用的印章,一旦真相幣花完了,我可以邊印邊用,非常方便。

有一次我與一司機講三退,坐在後邊的小伙子說:「退了吧!我都退了!」我便問他是咋退的?他說:「我看到一張紙幣上寫『三退保平安』,我就寫上『我退黨!』」我說:「你做的真好,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還有一常人得到一真相幣,吃驚的說:「共產黨真是完了,現在錢上都是『天滅中共 三退保平安』」。

現在我們鄉幾乎每個大法弟子購物時都使用真相幣,有一小同修每天都拿真相幣出去救人,真相幣的流通速度很快,而且只要誰手裏的真相幣花光,當晚就回來找我兌換。人人都在用,常人也幫著用。一大法弟子親屬做買賣,每次和大法弟子換上千元,他說花這錢吉利。在集市上,也能見到常人公開同大法弟子換真相幣。真相幣使很多有緣人接觸大法。

由於參加集體學法的人數越來越多,為了方便做三件事,煉功點由一個分成三個,大家也很少受干擾。比如:所謂「敏感日」、「收鍋」(新唐人電視天線)等,在這裏都被正念清除,同時也使世人看到正法形勢的突飛猛進,對眾生得法作鋪墊。

現在,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在做好三件事上下功夫,有的走街串巷講三退;有的教新學員學法煉功;有的在集市講真相;有的傳神韻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世人……總之,每個人都在按師父和大法的要求努力走好自己的修煉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