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集體學法所見所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最近兩個多月,我分別參加了本地幾個學法小組的集體學法,有一些感觸和想法。由於沒有機會與本地同修進行交流溝通,我想把我的所見所思寫出來投給明慧網。假如這篇小稿能夠刊載出來,假如本地的同修有機會看到這篇小文,就權當是我在與你們切磋。我很希望能聽到或看到你們的交流切磋意見。有法理不清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不注重學法實效,片面追求數量和速度的傾向還比較嚴重。這個問題明慧網上已有同修文章切磋過了。但我覺的在本地集體學法小組中尚未引起重視。因為多年來,在本地集體學法中似乎已經形成了一個概念,每次學法時間一般是兩個小時,最少要學《轉法輪》中的一講。由於發正念和說一些事務性的話加上講閒話要佔去一些時間,所以學法時就會不自覺的趕時間念快了。有時快的讓人的腦子、眼睛跟不上,那是名符其實的沒有入心(我過去就是這樣的)。有的學員以為學法時念的快、念的流暢是口才好,是本事,是法學得熟、學得好的表現,於是就動了顯示心,為了求快而不斷句,常常把兩句、三句連在一起讀。還有的句讀長了氣緩不過來就用唱腔讀法。於是讀法時漏字、添字、讀錯字的情況經常發生。有的學員聽到念錯後提出糾正,但有些讀錯的學員往往好一會兒還反應不過來,不知錯的是啥、錯在哪裏?就好像有時跑快了收不住腳步一樣。待弄清楚了是錯在哪兒了,耽擱的時間反而更多了。和欲速則不達是一個道理。於是有的學員怕耽擱時間就乾脆隱忍不糾正了。師父多次告誡我們:「學法不要走形式」(《致澳洲法會》)。「弟子:有人說您說的一天半看完一遍《轉法輪》太慢了。師:我沒這樣說!我覺的太快了。(鼓掌)我叫大家抓緊時間看書看書,那麼他一下就跑到那個極端上去。看、看、看、看,拼命看,每個字是念甚麼他都不知道了,那你看甚麼呢?你不在學法嗎?學法、學法那個學你放哪去了?你看的是甚麼你都不知道了,怎麼修啊!你必須得知道在眼下你看到的東西是甚麼啊!你念的是甚麼字、在表面上是甚麼意思你都得知道啊!那怎麼叫學法呀?那還念他幹甚麼呀?拿本書這麼一翻,那就完了唄。是不是這個道理啊?」(《新加坡法會講法》)

希望有關的協調人和學員們都要在這個問題上悟一悟。學法時寧可念的慢一點,但一定要入眼、入耳、入心。做到口、眼、耳、心都不走神。片面追求學法數量和速度其實是一種形式、一種人心,也是一種要去的執著。

二、機械的認為集體學法就是學法,不安排或很少安排時間讓同修之間交流、切磋。常常是人一到齊或時間一到點就開始學法,一人一段或一人兩段輪著念。到整點就發正念,然後散場走人。這種集體學法與個人在家自學幾乎沒啥區別。而有時所謂切磋切磋也就是協調人有話就說一說,其他同修常常是七嘴八舌交叉亂說一氣。誰也聽不清誰說的是甚麼。誰也沒有從心性或法理上談到自己有甚麼提高和收穫,有甚麼困惑和需要幫助的地方。由於我們每個學員修煉的路不同,自身的根基和業力不同,心性所在的位置和層次不同,因而在修煉中所遇到的關、難肯定也會不同。這就需要我們在集體學法這個環境中交流、切磋,以期互相幫助,互相圓容,共同提高,整體昇華。師尊在講法中也肯定過集體學法時進行切磋的必要。只要不是出於顯示心、出於證實自我的心,學員在集體學法時抽出一定的時間進行切磋、交流,對於修煉心性,提升自己,做好三件事,是很有幫助的。可以說有一種事半功倍、磨刀不誤砍柴工的效果。可能有的協調人認為,切磋多了耽誤學法。我覺的協調人應該適當安排學員在集體學法時進行一些切磋,引導學員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克服用幹事心代替修煉的傾向。

三、不注意、不重視選學明慧網上的優秀切磋文章。據我所知,絕大部份的學員,特別是年歲較大的學員,上不了明慧網。還有少部份學員看不到《明慧週刊》,或者不能及時看到《明慧週刊》。因而對師父正法洪勢的推進,學員修煉中的狀態,及邪惡迫害的動態信息等,缺乏及時的了解和整體的把握。不利於理智、清醒地修煉自己、做好三件事。更何況每期週刊由於篇幅有限,也不可能把一個星期以來明慧網上的優秀文章都選進來。所以我建議,凡是有條件上明慧網的同修最好天天上。如果發現有師父的新經文發表,有明慧編輯部的署名文章或通知,有關於全局性的切磋文章,或者在明慧網欄目靠前位置上的重要切磋文章且又與本地情況比較貼近的,就應該及時下載、整理、打印出來,推薦給自己所在的集體學法小組念一念,學一學。這樣既可以讓同修及時掌握明慧信息,又可以減輕資料點的壓力。我嘗試著在幾個學法點上這樣做了做,發現大多數資料、信息不暢的學員很歡迎。但似乎有的協調人有些擔心,認為這樣一來是不是影響或者說干擾了學法呢?我個人認為,集體學法固然是應該學師父的法,但偶爾在其中穿插著學一點明慧網上的重要文章也是可以的。因為這兩者並不矛盾,也不會形成甚麼影響或干擾。如若不然,那師尊和同修辛辛苦苦創辦明慧網的宗旨又何在呢?

四、幾乎可以這樣說:凡是上不了(或不上)明慧網的同修安全意識都比較差。而本地近兩年多來,凡是邪悟、妥協、一過病業關就去醫院的及先走的學員,幾乎都是不能或不上明慧網的(當然也有很多沒有條件上明慧網的同修仍然修的不錯,三件事做的很好。本文絕沒有以偏概全的意思)。我這樣講決不是無地放矢、危言聳聽!這是我通過兩年多來的觀察,先後接觸了近十個集體學法小組,了解了數十名同修之後,綜合研究了本地的修煉狀態而得出的一個無可奈何的負面結論。這種安全意識差主要表現在安全問題上不修心、不謹慎和不注意修口,常常犯「冷熱病」、走極端。比如說一旦環境寬鬆了,就大大咧咧,滿不在乎。有集體學法時打手機的;有見面就詢問不認識的學員姓什名誰,住在哪裏是幹甚麼的;有主動介紹互相認識的;有習慣於高聲講話驚動鄰里不願收斂的;有學法散場時一幫哄往外走,且邊走邊高聲議論學法情況的;有穿高跟鞋、硬底鞋走路就像電視劇中的巡邏隊一樣「喀、喀」直響的;還有的集體學法點為了給學員方便而不關門,常常是一推就進或一敲就開,甚至不問來人是誰,直接把未亮明身份的便衣惡警,冒冒失失的引進內屋,與正在切磋的學員們「短兵相接」的;還有的學法點人數過多在十人以上出進惹眼的;等等。

有上述表現的學員幾乎百分之百是上不了明慧網的學員。他們對網上登載的大量邪惡迫害信息和學員正念正行反迫害的案例,以及一些關於安全問題的交流切磋文章,處於一種渾然不覺的狀態,因而就有一種冒冒失失的「不怕」勁頭。例如有一位老年男性學員,也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弟子了。此學員白天做點小生意,比較忙,沒空。但晚上出去做資料比較多,也做的快。據他自己介紹,不久前他晚上出去做資料,快做完了(還剩下幾份)時碰上了幾個警察。他一沒怕二沒跑。坦然地對幾個警察說,我就是某某某,做這個事也有好多年了。這周圍的人都知道我,你們派出所、六一零、國保的人都知道我。這些警察聽他這麼一講,也沒為難他,讓他走了。從正念正行、不驚不怕這方面來看,這位學員做的不錯;但從顯示心來看,這位學員是不是也有應該去的執著呢?師父教導我們要理智、智慧地去證實法,不是要我們莽撞地去證實自己、顯示自己啊。與這位老年男性學員相反,有一些平時表現出「滿不在乎」、「沒有啥怕」的學員,其實內心「怕」的執著心還挺大。主要表現在不能堂堂正正的走出去講真相、勸三退、發資料。幹甚麼事都需要有人「做伴」。就是有人做伴也不願開口,只是陪著走一走,或站的遠遠的發發正念。也就是說這些學員平時所表現出來的「不怕」,並不是提高了心性後的真不怕,而是出於裝面子表現出來的一種假不怕。比如說形勢一旦有變,有甚麼風吹草動的,這些平素好像啥都不怕的學員又一個個緊張的不得了,走向了另一個極端:或閉門不出;或避往他鄉;或租房另住;或神神叨叨裝癡裝傻以求自保。甚至有的被邪惡洗腦、轉化;有的受邪惡哄騙而妥協,配合邪惡做了不該做的事,使自己多年的修煉成果毀於一旦!

我是覺的一個不修煉的常人,都知道「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這個道理。都知道要儘量避免在同一個地方再跌跤。而我們作為一個修煉多年、即將圓滿的大法弟子,為甚麼還會出現這些類似「好了傷疤忘了痛」的問題呢?本地去年受邪惡迫害所造成的慘重損失仍然記憶猶新。我們不能低估了邪惡的末路瘋狂。某些學員「不長記性」式的浮躁狀態應引起重視。因為舊勢力邪惡因素會與我們較勁到最後。

「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圓滿的最後一步你還在被考驗著行和不行,一直到你只差那麼一步就完事的時候可能對你都是很關鍵、很關鍵的考驗,因為每一步對你們的修煉、對你們的考驗都越來越關鍵,尤其到了最後階段。你們知道舊宇宙的那些亂神,只要它們還在,它們就要左右到最後。你不行了它一定要想辦法把你弄下去。」(《洛杉磯市法會講法》)因此,我們要經常捫心自問:我的言行符不符合一個大法弟子的心性。我的言行對大法、對整體是有益還是有害?絕對不要留空子給邪惡鑽!建議我們的協調人要利用集體學法這個環境,經常引導學員進行修口、修心和安全意識方面的切磋。不能像師父講法中提到的那個人一樣,舉著大法書在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我有師父保護不怕汽車撞!我們每個人的修煉路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謹慎地走過去,冒冒失失、咋咋呼呼、莽莽撞撞絕對不是修煉人應有的心態。同時希望有條件上明慧網的同修,要珍惜同門弟子這份緣份,經常給那些不能上網的同修傳遞一些安全方面的信息,攜手並肩,同心向前,做好我們該做的事,圓圓滿滿的跟師父回家!

所見所思有不當之處或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幫助、指正。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