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不能相信新華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

新華社在中共造謠宣傳體系中的作用

新華社是中共控制的國家通訊社,也是中國大陸法定新聞監管機構。一個媒體本身既是運動員,又是所有媒體的裁判員,擁有對其它媒體報導的生殺大權,這本身在正常媒體業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充份說明了新華社在中共造謠宣傳體系中的主導作用,也是中共體系內主管意識形態的專職機構--中宣部的主要成員。毛澤東曾為新華社制定了口號:「新華社要把地球管起來,讓全世界都能聽到我們的聲音。」

中共通過國家機器進行媒體和輿論封鎖,不讓中國人了解到外部世界的真實情況;在建政的幾十年,一直打擊和破壞著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否定古文化,不讓人們按照真正人的文化和倫理做人;為填補文化和精神層面的真空,通過政治運動強化灌輸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和鬥爭哲學,歪曲歷史,扭曲真實,讓人們按黨的意圖用黨文化認識世界,成為黨的馴服工具,心甘情願地接受黨的統治。新華社就是中共的媒體家族中的黑道大哥,起到領導的作用。

新華社的歷史就是一部配合中共製造謊言的歷史

槍桿子和筆桿子是共產黨的兩大生命線,列寧曾經把這種鬥爭手段概括為「恐怖主義」加上「意識形態」。中共繼承了蘇共的邪惡基因,把「騙」字訣用得更加得心應手。劉少奇在一九五一年一次講話中直言不諱地說:「我們黨從最初建立起,就是全黨做宣傳的。……以後,更要這樣做。」中共的宣傳機器在中共對民眾進行洗腦灌輸、建立黨文化的過程中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解體黨文化》之三:灌輸手段(上))

新華社的前身是紅色中華通訊社(簡稱「紅中社」),在紅軍長征途中曾被改為新聞台,在延安被改名為新華社。中共掌權後,新華社遷往北京,成為國家通訊社。新華社為國務院的一個部級機構。新華社對中共的重要作用可見一斑。

中共不同時期對老百姓的洗腦需要,都開始於新華社,新華社進行定調,寫出新聞作為示範供其他媒體發揮、轉載,新華社的歷史與其說是一個媒體報導中國事件的歷史,不如說是精心配合中共需要,進行造假的一部謊言史。

新華社國內部主任張萬舒曾經寫過一本關於「六四」的書,這本書從新華社這個信息總匯的角度,逐日記載了從一九八九年四月十四日至六月十日所發生的情況。其中記錄了六月四日當天新華社編前會上編輯記者們抱頭痛哭的場景。為「喉舌」服務的人們比任何人都清楚,「墨寫的謊言掩蓋不了血寫的事實」。

新華社常用的造假手段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五日,新華社又出文批駁西方媒體,說西方某些「新聞工作者」違背職業道德,甚至不顧基本道德底線的行為可謂五花八門。因為新華社自己慣用的造假手段爐火純青,寫文章攻擊別人正好是得心應手,只要把自己常用的手段拿來羅列一番就可以達到栽贓陷害的目的。如,「違背公正立場和平衡原則,大篇幅傳播謊言;用技術手段移花接木、扭曲事實甚至造假;無視歷史和現實、不需要任何事實裝點的露骨獨白也有之;全然不顧事實,更不在乎自身形像、媒體公信力甚至職業倫理,而十分熱衷於傳播偏見和仇恨,成為某些勢力蓄意醜化中國的工具。」新華社一手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就是通過這些常用造假手段推向全世界的。

違背公正立場和平衡原則,大篇幅傳播謊言:從二零零零年一月至二零零三年十月,新華網對法輪功的詆毀文章竟多達五百二十二篇。《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力蒲•潘親自到自焚身亡的劉春玲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鄰居們說從來沒有人看見過劉春玲煉法輪功。而法輪功的書中明確指出,修煉人不能殺生,不能自殺,新華社從來沒有站在公開的立場上讓人們了解法輪功講了甚麼,也從來沒有允許官方之外任何人調查真相。

用技術手段移花接木、扭曲事實甚至造假:自焚事件事發兩小時後,新華社就向全世界發布了英語新聞。通常新華社的每一篇報導都要經過上級的層層批准。而這次對所謂在天安門自焚這等罕見大事的報導,卻一反常態的迅速,連駐京外國記者都驚訝不已!王進東右邊拿著滅火毯的警察,沒有緊急撲火的運動感,好像是為了拍照而擺好的姿勢,這樣的鏡頭場面發生在突發事件的一、兩分鐘左右,而且攝影機處在最佳的拍攝角度。

做過媒體的人都知道,突發事件開始時,只能肩扛攝影機跟過去,沒有架腳架的可能性,鏡頭遠、中、近景結合,多角度,畫質高,事先沒有準備是不可能出現的。中國政府聲稱特寫畫面是美國CNN記者拍攝的。但是CNN國際部負責人指出,CNN記者並沒有拍攝到任何畫面。因為在事件的一開始,他們的攝影師就已經被逮捕,攝影器材被沒收,他們絕沒有機會拍到任何自焚鏡頭。

無視歷史和現實、不需要任何事實裝點的露骨獨白:法輪功自九二年傳出,弘揚世界幾十個國家,在大陸被鎮壓以前的七年裏從沒有法輪功學員自焚,在大陸之外全世界任何一個地區也從來沒有法輪功學員自焚。操縱自焚事件的人,做夢都想得到法輪功號召自殺升天的證據。可查遍法輪功所有的著作,只能找到不讓殺生和自殺有罪的話。新華社在其長篇報導中就依據王進東的這個打坐姿勢和喊的口號,證明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事實上,這個自焚的「王進東」,從喊的口號到練功動作都不是法輪功的。

王進東喊的口號根本不是法輪大法裏的內容,卻被新華社奉為至寶。而就在同一年,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來自十餘個國家的三十餘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冒著被警察抓捕毆打的危險,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展開巨大的「真善忍」橫幅,向中國政府、中國人民及世界人民展示法輪功真相,加拿大學員高喊的「法輪大法好」,卻從來沒看見新華社報導過。新華社是真的不報導,造假興趣高。縱觀全世界,如此熱衷於抹黑法輪功的除新華社外實屬罕見。

不在乎自身形像、媒體公信力甚至職業倫理,而十分熱衷於傳播偏見和仇恨:新華社慣用的手法就是煽動鬥和對立,把「中共」偷換成「中國」,欺騙民眾,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任何不利於黨的聲音都是「反華勢力」,共產黨有一句很惡毒很煽情的話就是「海外反華勢力亡我之心不死」,神州周邊鄰居除了不丹、錫金等小國,幾乎沒有幾個不「反華」的。新華社一再攻擊美國是「反華勢力」,可是大陸眾多高官都靠權力和來路不明的金錢把子女送到美國,加入「反華勢力」的國籍,並準備在大陸崩潰之後一走了之。

而真正有關中國人生命健康和下一代的關係職業倫理的事情,新華網卻非常不情願的去涉及,如毒奶粉事件中,中宣部於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四日下令,禁止內地媒體擅自報導「三鹿事件」,一律要以當局公布或新華社報導為準,此舉導致媒體的批評火力明顯退燒,各媒體無法刊登自行採訪的有關新聞稿件,最後毒奶事件不了了之,家長們也無法通過法律索賠。

相信新華社就是接受中共洗腦

新華社只是中共的喉舌,不是正常社會通常所說的新聞媒體,所以它的任何報導都是有強烈的目的性和陰謀性。任何人,在毫無心理防備的情況下,看到所謂的媒體信息,難免會先入為主的相信。但是新華社,它只是披上媒體的保護衣,只是在替中共做造假的洗腦宣傳。相信新華社,其後果就是相信中共的洗腦,聽黨的話,跟黨走。

世界上其他國家成功、有財富、生活幸福的人,不是因為看了新華社的東西而擁有這些福份的。在「黨叫幹啥就幹啥」的奴役中,中國社會人人都是受害者,那些越是緊跟中共的人,受害越深。「中國富豪榜」成為「中國囚犯榜」。利用共產黨富起來的人,紛紛把子女財產轉移到海外,去拿外國的護照,因為教訓已經太多了。就連新華社刊登的關於股市的文章,相信者都是信一次賠一次。看看新華社的文章,被新華社高調肯定過的事情,其結局往往都是淒慘無比,被新華社批判過的事情,卻往往被歷史所肯定。

人們來到世上,都對自己和家人的未來有美好的嚮往。損害健康的事情,人們都會主動的遠離;家裏的垃圾,人們都會主動的倒掉;而新華社這種損害人們思維的造謠媒體,直接往人們頭腦裏灌毒的黨的喉舌,卻被忽略得太久了,人們卻忘記了還可以主動選擇不聽不看。在迫害法輪功中,新華社直接誹謗法輪大法,造下了還不清的大罪,隨著中共的解體,新華社必然被從中華大地上清除。在這不多的時間裏,為了您和家人的精神健康,新華社的東西是真的不能再信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