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奈何花落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9日】在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敏感日子「7.20」來臨之際,沉默了好一陣子的中共新華社,突然連續拋出幾篇攻擊法輪功的文章。這些攻擊文章,皆來自於一個幾天前起爐的網站,號稱是「北美版」,但該網站域名的登記者位於北京北三環。

中共江氏集團七年前發動迫害法輪功之初,中共的報紙、電視、廣播和無數的網站,鋪天蓋地、連篇累牘的發起了對法輪功的造謠中傷。甚囂塵上的時候,中共喉舌媒體大都開設了反法輪功網站,其它媒體包括一般高校大都設有反法輪功專欄。惡毒誹謗之詞一時間通過中共控制的宣傳機制散布到了世界。

狂風惡浪中,法輪功巍然屹立;七年過去了,法輪功依然存在,而且走向了世界。中共的謊言被一個個揭穿,法輪功的真相已廣為世界所知,「真善忍」法理受到世界80多個國家和地區人民的崇敬。中共那些歇斯底里的攻擊謾罵和聳人聽聞的造謠誹謗,徹底失去了效用。

中共及其江澤民集團不甘心在迫害法輪功上的失敗和不得人心,把那麼幾個失落的國內國外反法輪功的「先鋒」們又攏了起來,他們死心塌地為命在旦夕的中共玩命鼓譟,不識時務的回應主子的要求,從6月30日起,突擊在網上上傳了數百篇攻擊誹謗法輪功的文章,拋出中共媒體製造的「經典」謊言,和中共在亡命掙扎中需要的濫調陳詞,成了新華社迎接「7.20」的邪槍毒彈。

這些人,或者是狂熱的「無神論」信徒,熱到只信中共,熱到容不得別人信神;或者是維護中共惡黨邪教而不是維護正教正信的利益主義者。他們自欺欺人的號稱「捍衛科學尊嚴」,卻不懂得真正的「科學精神」:「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要拼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他們在嘲笑中散布的誹謗和仇恨的言論,早已超出了真正理性的學術討論。可以說,他們的言論已經成為了江澤民集團和中共開動暴力機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工具。不管主觀上是如何想的,他們客觀上自動站到反人類罪犯一邊,為迫害的啟動和升級搖旗吶喊。

當江澤民下令迫害時,他們沒有起來譴責江澤民,沒有要求江澤民還法輪功一個公平辯論的機會,他們有人甚至為迫害拍手稱快。

面對那些在迫害中無辜失去生命的冤魂,面對那些被迫失學下崗、流離失所、非法關押監禁、受盡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家破人亡者,面對無數法輪功學員被剝奪說話的基本權利,這些推波助瀾、助紂為虐的「先鋒」們卻沒有了舌頭。

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後,央視「焦點訪談」的慢鏡頭鐵證般顯示這是一場陷害法輪功的騙局。這些口口聲聲要「打假」的所謂「英雄」們有沒有要求設立真相調查委員會?沒有!

中共集中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披露出來以後,越來越多的證據和線索浮出水面,而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在美、澳、歐的成員更是數次被拒前往大陸調查。至少,這顯示活摘器官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嚴重指控,可是這些所謂「打假英雄」們有沒有要求中共開放所有的勞教所和集中營,讓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國際調查團前往調查呢?他們不但沒有,反而莫名其妙的沒有任何調查根據的幫中共一口否認指控,好像他們也要通過否認而撇清甚麼瓜葛似的。

當人民日報記者問其中一個「著名」人物如何看待同法輪功的「鬥爭」時,他這樣對人民日報記者說:「我的背後有共產黨。」(人民網記者任維東,2002年5月26日昆明報導)原來,他們自作多情的對法輪功的所謂「剖析」、「辯論」,早已同江澤民集團和中共同呼吸共命運,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的成敗息息相關了!這還能是一場提倡公平精神的討論嗎?這就是這些所謂「打假英雄」們要捍衛的「科學尊嚴」嗎?

其實,法輪功學員作為修煉人,當然會有這樣那樣還做得不夠好的地方,這也是正常的修煉過程。和普通人不同處在於,法輪功修煉人因為在遵循「真善忍」法理在修自己,他們不僅看的到自己的不足,也找的到造成不足的內在原因,更能夠用法輪大法的法理修正自己,真正的修去執著提高上來。明慧網上,有一個「弟子切磋」的欄目,裏面展現的都是修煉人針對修煉中遇到的各種問題,家庭、社會、工作、感情等等,互相切磋、悟道、修正自己,達到提高。

那些為中共迫害而鼓譟之人,把修煉群體中個別人不符合修煉原則的行為,或者在迫害壓力下放棄了信仰甚至走向反面的人的言行,拿來攻擊誹謗法輪功,不但不能自圓其說,而且在暴露其自身的品格低劣。

那些反法輪功的「先鋒」們,在這場包括活摘器官在內的慘絕人寰的屠殺中,他們的誹謗言論同那些劊子手又有甚麼兩樣呢?他們已經被中共利用來作為其殺人機器上的一柄柄屠刀,是在為中共維持屠殺而輸氧輸血。

面對超過2900位被迫害死亡的無辜者的冤魂,面對億萬在中共製造並推行的國家恐怖主義中,被打死打傷、被活摘器官、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屬、親朋好友和同事,這些痞子們卻能自喻是「風雅而有趣的事」,喋喋不休的美化他們用筆殺人的行徑是無比浪漫的風花雪月,是「植柳可以邀蟬,藝花可以邀蝶,栽松可以邀風,築亭可以邀月。」他們還算人嗎?!

聽聽中共總書記自己的發言,中共自己都感到了末日來臨的恐慌,把這些痞子重新招魂回來繼續誹謗法輪功,為中共繼續迫害而鼓譟,實際不就是臨死前最後一口氣的驚厥嗎?!可是,當中共幽靈散滅,這些人的去處又能如何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