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自曝酷刑 新華社此地無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31日】新華社、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等等中共「喉舌」近日一起開動,否定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的酷刑迫害。其手法是,把揭露酷刑的受害人劫持在手,經過三個多月的再次酷刑折磨,然後讓受害人公開否認酷刑的存在,並感謝監獄對自己的「關心 」。且不說這是恐怖分子的手法,單單就酷刑本身,就是欲蓋彌彰,這可以從人民網2004年12月7日轉載的一篇文章中得到印證。

12月7日,人民網轉載了《半月談》雜誌的一篇文章:「半月談:抗爭1500天河南殺人餵狗案疑竇重重」,詳細介紹了公安警察為了破案立功利用酷刑折磨受害人的詳情,並在編後語中稱這種情況「司空見慣」 。

*屈打成招

文中寫道:「不堪折磨的江建新開始胡亂招供,刑警隊也宣布對江、高二人刑拘。江前前後後共供述了好幾種『殺人』經過,可刑警到江交代的所謂作案地點去調查後,均一無所獲。遭到幾次『愚弄』後,辦案刑警又一而再地上強制措施,最後江建新供稱……」如果說這裏的「折磨」、「強制措施」沒有明確酷刑的方式,且看以下該文的詳細描述:

*坐鐵椅子、「車輪戰」刑訊

「在刑警隊的16天16夜,不間斷的訊問讓原本魁梧的高鐵鋼體重驟然減輕了近20斤。據高鐵鋼回憶,刑警三中隊隊長賀大勇多次對他威脅:『我們是一個集體,對個人實行車輪戰,就是鐵人早晚也會招供的。說吧,免得皮肉受苦。我就不信你是鐵嘴鋼牙!』賀大勇等6人輪流換班,用野雞毛捅高鐵鋼的鼻孔,拿螺絲刀猛敲瓷缸,凡此種種不斷襲擾,目的只有一個,讓他不能睡覺,讓他承認自己殺了人。白天、黑夜,高鐵鋼就在那把鐵椅上受審,身體就像一堆泥癱在椅子上,稍一打盹就要遭到辦案刑警一番拳打腳踢。每次他昏迷之後醒過來,總會發現臉上、頭上被打腫的印跡,身上滿是從洛陽警校留念字樣的瓷缸上敲下的白花花的碎末,總會聽見刑警們叫嚷:他媽的,你想把秘密帶到棺材裏去嗎?你就是死了進了棺材,我們也要把棺材蓋撬開,讓你把秘密說出來再去死!只要能擠出口供,甚麼手段都能用,車輪戰術、體罰都可以用!」這種卑鄙而殘酷的手段,幾乎所有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都經歷過。

*煙頭燙手

「就在高鐵鋼被刑警三中隊抓去的那天清晨,江建新也被抓去接受『突擊訊問』。二人被關的地方僅隔兩間屋子,每天高鐵鋼都會聽到從江建新那邊傳來鬼哭狼嚎的聲音。後來,江建新在有關訴狀裏這樣不堪回首地寫道:我的左手背被刑警用煙頭燙傷流膿,頭頂一大片頭髮被揪掉,屁股全被鐵凳磨爛化膿(記者見到傷情證明)。」這種很「容易」實施的酷刑遍布全國各地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看守所、拘留所、監獄等。

*廢掉生殖器

該文說:「『幾個刑警還手拿鋼絲、電警棍,對我聲稱要從尿道口捅進去,廢掉生殖器,讓我徹底變成廢人。』回首夢魘歲月,高鐵鋼洪鐘般的嗓門每每低沉沙啞起來。其間,身心幾近崩潰的高鐵鋼使盡力氣拿後腦勺直往牆上撞,可撞過之後又被抬到二樓會議室中間圈銬起來。『鐐銬壓迫血管,我的腳面腫得像大麵包,不會走路了,解手時都需要人攙抬過去。手那時落下了毛病,日後有時開著車,手就突然動不了了。更厲害的是臀部磨爛化膿,現在仍遺留爛痕,遇見陰天下雨還要潰爛。』根據記者調查掌握的大量書證、口供,高鐵鋼所述,有多位目擊者證實。即使如此,高鐵鋼仍然不 肯屈打成招。」

這種流氓手段,更是屢屢用於迫害法輪功學員。四川警察當眾強姦法輪功學員重慶大學研究生魏星豔,馬三家勞教所把18名法輪功女學員的衣服扒光後投入男牢房……

*明目張膽以「法輪功」為罪名非法拘禁

該文談到受害人去北京上訪時說:「三門峽市公安局派出了大約40名幹警、17輛警車,在倆人可能告狀的地方設點堵截。11月初,正當高鐵鋼奔波於國務院信訪辦及其它中央機關之間反映冤情時,湖濱公安分局一位政委帶人等個正著,將他在三門峽市政府駐京辦事處開了個房間控制了兩天。湖濱區政法委書記電話中言之鑿鑿,表示一定要落實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的批示,全力做好高鐵鋼的穩定工作,解決他的問題。誰知回到三門峽後,前來解決問題的人一個也沒有出現,高鐵鋼反又被關到了湖濱公安分局上回關押他16個晝夜的會議室裏面。高鐵鋼給帶隊去北京的分局政委打電話,第一次政委答應給問問情況,再打就沒有回音;高鐵鋼兩次給110打電話反映公安違法拘禁,那邊轉來了回覆是:高鐵鋼是練法輪功的,是神經病。」

多麼露骨的暴行!「練法輪功的」就按照「神經病」對待?進而就可以非法拘禁?

*司空見慣──令人深思的編後評

該文在介紹了受害人經受的長時間各種各樣的酷刑之後,在編後評中寫道:「公眾已對這樣一些典型案件司空見慣:公安機關將某一『涉嫌犯罪』的公民拘留或者逮捕後,在法定期間內沒能收集到足夠的有罪證據,就自行或者變相將羈押時間延長數月甚至數年。在羈押期間,『涉嫌犯罪』的公民遭受了包括『車輪式訊問』、體罰等在內的虐待,受到了辦案幹警甚至獄霸的輪番折磨,因而屈打成招。」

如果人們明白,江氏集團把法輪功當作要鏟除的對像、中共最大的敵人,加上「打死算自殺」、「怎麼處理都不過分」的邪惡命令,這些司空見慣的對「涉嫌犯罪」的百姓無所顧忌的實施上述酷刑的現象,將會怎樣更加瘋狂的施加到法輪功學員身上?

事實上,中共對法輪功的酷刑迫害,已經廣為國際社會所了解,在全世界多個國家以「酷刑罪」對江澤民及其集團成員的法律訴訟,已經把它們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酷刑證據紀錄在案,只待將罪犯繩之以法。這豈是「喉舌」們使用新的謊言能夠掩蓋的?

我們相信,中共「喉舌」這次公然否定5年來一直廣泛實施的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既是對國際社會廣泛了解其暴行的無力辯護,又是用酷刑迫害來掩蓋酷刑迫害的新的犯罪,同時也會讓國內大眾因為司空見慣的酷刑現象,而更加看清「喉舌」們欺騙民眾的本質,因為「喉舌」的謊言扯得過於離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