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的報導反證了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五日】新華網日前發表一篇文章,報導中共為「轉化」法輪功學員而在各地舉辦的「法制學習班」,並借一些被採訪者的嘴重複中共對法輪功的詆毀。雖然這篇文章使用了媒體深度報導的寫作手法,但其實質仍然是一篇批鬥稿,有一定思考能力的讀者不難透過這篇文章看到中共試圖掩蓋的真相。

首先,中共在以傾國之力對法輪功打壓十年之後,仍然需要用喉舌媒體對法輪功進行批鬥,這本身就反證了打壓的失敗。打壓之初,中共曾宣稱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可是十年過去了,法輪功傳播到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修煉者在海外建立了有影響力的媒體,報導中共對法輪功民眾和其他大陸各階層民眾的迫害。中國大陸的法輪功修煉者也在全國各地組建了遍地開花的資料點,持續不斷的向大陸民眾傳播法輪功的真相。法輪功在國際和國內都得到普遍的同情,中共的迫害已經不得人心且難以為繼。新華網此番批鬥反證了法輪功的頑強的生命力和巨大的影響力。

對於新華網報導的「法制學習班」,經歷過反右、文革等政治運動的中國人應該不會陌生,在那些政治運動裏,很多人都曾經被強迫參加過「學習班」。這種「學習班」實際就是不經過法律程序而任意剝奪無辜公民的人身自由的私設監獄。雖然如今加上了「法制」二字,可是仍然無法改變其私設監獄的違法性質,只是更顯得黑色幽默而已。新華網對「法制學習班」的報導,只能反證在如今的中國,合法公民的人身自由仍然得不到起碼的保障,更不要說信仰和言論的自由了。

清楚中共歷史的人不難想像這種「法制學習班」的「教學」方式,無非就是把人劫持在那裏,強行灌輸中共的言論,然後強制「學生」違心表態。對於法輪功學員,「法制學習班」要求寫出「三書」或者「五書」,也就是「悔過書」、「保證書」、「決裂書」、「揭批書」、「決心書」之類的東西。對於拒絕妥協的人,「學習班」則會採取剝奪睡眠、體罰、電擊、毆打、酷刑折磨等高壓手段,在「法制學習班」裏,不乏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死的惡性事件發生。

中共媒體喜歡用數字說話,一如當年的「畝產萬斤」。此次報導提到98%的法輪功學員已經轉變。中共數字的水分是眾所周知的,假使這個數字是真的,又能說明甚麼呢?當年鄧小平不也一再檢討並保證永不翻案嗎?當年劉少奇、賀龍的女兒不也和她們的父親劃清界限並反戈一擊嗎?在政治高壓下的違心表態不恰恰反證打壓者的暴虐嗎?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就是因為各地的「學習班」為追求所謂的「轉化率」而被凶殘的折磨,這98%的數字背後該是多少斑斑血跡啊。

打開明慧網,我們可以看到每天都有大陸法輪功學員發表嚴正聲明,聲明在中共迫害下所寫所說的言論作廢。到2009年8月14日,已經有超過41萬人次以真名發表嚴正聲明。對比新華網報導的幾位被採訪者的言論,一個是在政治高壓下的違心表態(甚至很可能是喉舌媒體的捏造),一個是在海外媒體上冒著風險以真名實姓發表的嚴正聲明。相比而言,哪個是真心話不是不言而喻嗎?

新華網借用一個所謂的「反邪教協會」的頭目的嘴把「法制學習班」之類的東西說成是「創造性」的「社區」和「協會」的工作。任何人都知道,中共的街道辦事處等官方機構根本就不是西方社會的民間社區組織,西方社會的社區工作更沒有剝奪他人自由並野蠻洗腦的「法制學習班」。這種「法制學習班」在西方自由社會完全是不可想像的。在西方有各種不同的宗教和精神信仰,任何社區組織都無權強迫任何人參加甚麼「學習班」改變信仰。

西方自由社會政教分離,政府無權對宗教或精神信仰作出裁定,更無權成立一個「協會」對一個精神信仰進行詆毀和迫害。早就有論者指出,中共是歷史上最大的邪教。由中共這個邪教成立的「反邪教協會」完全是賊喊捉賊,是踐踏公民信仰自由的「反信仰邪會」。這個「邪會」頭目把「法制學習班」說成是創造性的社區和協會工作,只能反證中共的違法犯罪、假冒偽劣是創造性的。

大陸民眾都有自己的判斷能力。中共如果真的有理,敢不敢解除對明慧網的網絡封鎖,讓大陸民眾自己來判斷孰是孰非?敢不敢允許報導中提到的那幾位法輪功學員來到美國等自由的國度,讓他們自由的發出聲音?中共不敢,不就是反證自己做賊心虛嗎?

法輪功已經傳播到海外一百多個國家,在同是中華文化的台灣更是有大量的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和當地的社區良性互動,並得到當地政府的多項褒獎。在全世界,法輪功只有在中國遭到迫害和詆毀,這不恰恰反證中共政權及其喉舌媒體與民為敵的本質嗎?

新華網此番報導,雖然在寫作手法上改變了一點,但仍然是拿著自己的醜事、敗事在炫耀。邪惡的政權必然也是愚蠢的政權,新華網的這篇報導就是一個明證。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