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與修煉

——我參與明慧海外報導的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我讀高中時喜歡寫一些散文、小說在報紙副刊上投稿,偶而會有一兩篇登出來,那時心裏就想,我現在只有十八歲就能夠寫文章在報章發表,十年後成為一個作家應該沒有問題,到現在已經翻了好幾個十年了,也沒當成作家,可是在修煉大法以後,文字卻成為我做講真相工作的工具。

記的三年前,我第一次將文章投到明慧網編輯部後,隔了幾天,我在阿里山採訪台灣同修辦的「正法之路攝影展」的時候,接到一位台灣同修的電話,告訴我,我那篇給明慧網的稿子沒傳好,要我再傳一次。當時我非常感動,只是一篇短短的文章還勞駕同修輾轉找到我,讓我感覺到明慧編輯鍥而不捨要找到這篇文章的精神,感覺到明慧編輯這麼珍惜各地的每一篇報導,這是第一次明慧網給我的感受。

過了幾天,我的報導文章在明慧網登出來了,我很興奮的認真的再看一遍,卻發現稿子被刪的刪,改的改,又添加上新的段落,讓我覺的失去了文章原來的味道,覺的有點失望,我又連續投了幾次稿,每次都是這種情況,後來也就慢慢習慣了。習慣了以後,我卻覺的我的賣弄文筆的顯示心消失了,更重要的是,我了解到,假如沒有不斷學法,沒有在大法中不斷提升,我是沒有辦法寫稿的。

我過去寫文章喜歡在文字上雕琢,認為這是基本功的鍛煉,比如說寫報導腰鼓隊遊行表演時,認為只是遊行也沒有甚麼好寫的,就專注在腰鼓隊員服裝的鮮麗、鼓聲的震撼的描繪上;在寫報導法輪功功法的表演時,覺的同樣的報導寫太多了,須要來一點變化,就刻意去描寫功法的動作;當然登出來的文章都經過編輯同修調整修飾了。這樣一段時間下來,加上我不斷的學法、體悟了法理,也看了許多明慧網上的報導文章、並且深入推敲,我慢慢了解到,明慧網須要的是簡潔質樸的文字,真實直接的表達風格,要展現的是光明深邃的內涵。這樣,從寫作明慧海外報導中,改變了我的寫作思路與文字風格,同時也提升了我對大法法理的體會。

接著,我也採訪了學員的修煉故事,從訪談、錄音、拍照,一直到打成錄音稿,對我來講是一個比較繁複的過程。覺的把一個字一個字的錄音變成文字打到電腦上,是最艱辛的工作,因為我不願因為疏漏了一段話,而搞錯了受訪者的意思。我在聽打的過程裏,一面構思著修煉的故事,思考這個故事要表現的是甚麼,文章結構要如何鋪排,有時候會被錄音機裏面的談話感動,當然那是最好的了,被感動了更能夠把這篇報導寫好。經過幾次的訪談、聽打錄音、寫作的過程,我覺的都是在去我的煩躁心,去我的怕心,當然我的文字組織能力,對大法的體悟也在無形中提升,我感覺每次寫作的過程就是一次修煉的過程。

二零零七年神韻藝術團第一次到台灣來巡演時,協調人要我去採訪觀眾,接到電話時,真是有很大的怕心,我又不懂藝術、不懂古典舞、不懂音樂,而且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訪問,還要拍照,我覺的是一個高難度的工作;我問他須要在甚麼時候完成報導,他告訴我說,通常是演出結束後就要接著寫,我了解到,那就是要熬夜了,那時,我的怕心出來了,怕採訪不好;安逸心出來了,怕熬夜吃苦。當然,我還是咬緊牙關做了,那天晚上我持續工作到隔天中午,終於圓滿完成了任務,一夜沒睡,身體雖然非常疲倦,心裏卻充滿了勝利感。那一次我的體悟是,過關前是一座大山,過了關就是廣闊的大地平原。

二零零八年及二零零九年神韻藝術團世界巡演時,台灣明慧記者參與了世界各城市演出的編寫報導。第一次接到這種工作,總是想把它做到最好,協調人發過來的原稿有好幾篇,把所有的原稿看過一遍,然後思索著如何把這些原稿兜在一起,而且要寫的有頭緒,又好看,又能感動人,這樣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了,心裏就開始慌亂了。經歷了幾次以後,心裏有了領會,寫作時不要貪多貪高,看到這個觀眾講的好,那個觀眾講的奧妙,心就浮動了,甚麼都要,那就會慌亂而無序;首先,心要靜下來,把這些精彩紛呈的篇章理出頭緒,抓住主題,抓住你想要呈現的神韻表演的內涵,以簡馭繁,這樣寫來就能思路順暢,就可以藉著觀眾對神韻的讚賞去呈現中國文化的美,去烘托神韻超凡的藝術內涵;在這個過程中,我體悟到整體協調的效果,更體悟到「大道至簡至易」的法理。

在神韻報導的寫作過程中也有許多樂趣,自己會跟著受訪的觀眾喜而喜,跟著觀眾悲而悲,「看」到觀眾在描述《開創五千年文明》舞劇的輝煌時,自己也好像進入了天國世界;「看」到觀眾描述《龍泉鼓舞》裏青年歡快喜悅的舞蹈時,自己也感受了龍騰虎躍的英姿;「看」到觀眾讚揚天幕變化的神奇時,也彷彿飛上了浩瀚的天宇;「看」到觀眾為《迫害中我們屹然走在神的路上》舞劇裏面的修煉人被無辜迫害而義憤填膺時,感受到善良的人們了解了真相。參與一次神韻的報導寫作,等於神遊了一次神韻殊勝的藝術境界。

從三年前參與明慧海外報導以來,我從握著滑鼠游標就飛到天上的窘態,到現在,雖然打字的速度還是很慢,但對電腦已經能夠操作自如;我深深體悟文字對洪揚大法、揭露迫害、講真相的重要性,這幾年來的報導寫作經驗,覺的要做好這個工作,除了在文字上多下工夫,多讀、多寫、多思考以外,最重要的還是要學法實修,遵照大法法理去對待文字世界裏遇到難關,這樣才能在寫作中提升報導的水準,也才能在寫作中修煉自己,在法上提升。

(明慧十週年法會發言稿,二零零九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