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問題以大局為重 突破困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難得開一次法會,藉這個機會和大家分享一些自己在這個項目中修煉的心得。認識有不對的地方,請大家慈悲指正。

加入這個項目的時候,明慧已經走過了邪惡剛開始迫害時那種最艱苦的階段,很多方面都日益成熟,基礎已經打的很好了。可是即使是壓力減輕了那麼多的情況下,對我來說,這依然是一個全新的領域,讓我有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覺。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山雨欲來,到後來邪惡瘋狂的迫害,最艱難的日子裏,我和很多同修一樣,都從明慧網獲益甚多,看到師父的新經文,了解國內最新情況,各地同修間的互相交流和鼓勵,點點滴滴伴隨我們走過正法修煉的路程。

可是一旦加入這個項目,思考角度不得不發生轉換,由一個從網站上吸取養分的讀者變為如何能更好的給讀者提供協助的服務者。也才猛然間意識到,原本看似簡單的每一句話,每一篇文章,每一個真相材料,背後要經過如何的斟酌考量,那不僅是體力上的辛勞,更多的是要用心,要求在法理上的清晰認識,對方方面面的考慮周全,大局上方向不可差池,細節上照顧到對不同層面讀者的影響。而且作為一個證實法中的項目,必須不斷的提高,才能充份達到救度眾生的效果,這就需要不斷的開拓。要做好,還不只是自己努力,要和別人合作,使認識、思路、個性不同的同修的努力聚攏在一起,既保持整體的協調性,又充份發揮各自的特長和特點。

這樣的事情對我而言無疑是充滿壓力的,雖然惰性使我很討厭壓力,可是我也清楚的知道,沒有壓力的事情通常在證實法中也沒甚麼救度眾生的實際價值。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這是我們的職責和使命,必須做好,沒有商量的餘地。

看問題以大局為重

人人都知道明慧網是大法弟子辦的,上面的內容也都是與大法和修煉直接相關的。無論是每一篇文章還是整體的呈現,在很多讀者眼裏就會被解讀為大法弟子的態度。大陸的大法弟子在迫害環境中沒有暢通的交流渠道,明慧的態度對他們的修煉導向有很大影響,明慧上的資料是他們講真相必不可少的彈藥;常人不了解法輪功,明慧文章的角度、論點、寫作質量都影響他們能不能接受真相;邪惡也在盯著明慧網,要看法輪功有甚麼動向,我們做的好可以直接窒息邪惡,也可以挽救那些被邪惡驅使但一線良知尚存的人,我們出的疏漏,卻會被邪惡利用去幹壞事。對明慧的特點、作用了解的越清楚,態度就會變的越嚴肅。涉及到那麼多方面的讀者,我們不能不為他們考慮。

開始參與明慧,很短的時間裏,最明顯的改變之一是看問題的角度,從侷限於個人修煉、地區效應,轉變為一切以大局的形勢為重。雖然有時候會把握的不太好,但思路上的轉換是本質性的區別。有疏漏的時候,別的同修都在幫助彌補。轉換看問題的角度,我想也是每個參與明慧的同修,無論分工如何,都必須要做到的。每個人都把整體裝在心裏,才會更有效的發揮作用。

比如在報導方面,從措辭到文章選材的比例,取捨都得有所考量。有好幾次,記者花了很多心思,寫出來構思精巧的文章,可是法理上不夠紮實,容易產生誤導,就不得不狠下心來,大片刪減,甚至不用。一次,一位記者採訪了一個學員,內容豐富,文筆也不錯,描述了這個學員在大陸時遭受的迫害和她的修煉歷程。可是這個被採訪者的修煉上存在很大的問題,面對酷刑時想自殺,受到迫害時消極承受,當作人對人的迫害等等,在她接受採訪時描述自己的經歷中,這些修煉上的問題在字裏行間處處都顯露出來,而且脫離了迫害出國後在這些問題上也沒有認識提高上來。這樣的文章即使文筆生動,也許常人看了會被迫害事實所觸動,但卻給常人社會提供了大量負面理解大法和大法修煉的信息,對學法不深的學員(特別是在迫害中的大陸學員)也會起到誤導作用,認為那些認識和行為是明慧承認的,等等,所以不能作為正面洪法的修煉故事來刊登。

文章和報導的準確性也很重要。修煉的人不是神,還會有各種不盡如人意的地方。這些執著在投稿中都會顯示出來。特別是遭受迫害嚴重的學員,修煉和對法理的認識,都有比較明顯和嚴重的漏洞,對於有些情況有比較複雜的歷史背景,當事人可能不知情、沒認識到,也可能由於執著或法理不清而導致誇大或情緒化,還有一些宣揚自己的東西。對這些複雜的情況,我們在採訪前、寫報導中,都要心中有數,審稿時格外用心,不然,一旦報導失實,邪惡之徒往往就會拿去斷章取義給明慧網造謠,給當地學員講清真相帶來麻煩;當地知情學員會著急,大陸一些環境還不那麼好的地區學員中會產生爭論和困惑,從而干擾了大法弟子整體在中國大陸的救人。

又或者,一件事情,在正法中應佔的比例不大,甚至在法理上站不住腳,或者撰稿思路不清晰,自說自話,未充份考慮文章所傳達的信息在明慧網三類讀者中可能會引起的效應,但是有很多投稿,那就得清楚判斷,放棄不用。不然,大量相關文章登在網站上,會誤導一些學員認為此事非常重要或得到認可,認為是明慧的推薦和方向,而把寶貴的時間和精力用錯了地方。

還有時,一件事情該怎麼做,學員中頗有爭議,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雙方都做不到圓容的看待問題、解決問題。其中一方會採用投稿或反饋的方式,但基點中摻雜著為自己做法的辯護,對別人做法的指責等等。這時候,就不能人情用事,放在正法大局中看一看,再確定我們從明慧網的角度應該怎樣表達和取捨。

要在看似複雜的情況中做好,就必須保證自己的修煉狀態,學不好法,根本就看不清這一片眼花繚亂背後的真正實質,就更談不上給讀者提供保質保量的服務了。我很珍惜在明慧這個環境中修煉的原因之一,就是在這個項目中的同修都很注重學法和在法上看問題,雖然不能保證從不犯錯誤,但是一個人只要堅定的在法上修煉,就一定會提高,會越走越好。這個環境幫助我不斷調整自己的心態,督促著我儘量做的像個修煉人。

突破困難

參與明慧的協調工作,頗有一段時間我不能適應,因為我覺的自己沒有能力。我不是一個才華橫溢的類型,也不擅長跟人打交道,更不願意做協調。本部門不少同修也是因為證實法需要而不是因為個人愛好或專業對口而來做的,大家都是新手上路,有時同修來問我的參考意見,我心裏想:「我還不會呢,怎麼告訴你啊?」煩惱不已,我就很想把協調的工作和我認為自己不擅長的部份轉讓給比我有能力的同修,可是試了幾次,很多責任還是回到自己頭上來。我不得不面對現實,那就是,證實法的事情很多,有能力的同修都很忙,即使一時有空,很快也會有更多擔子要挑起來。沒有能力就得修出能力來,這樣我們作為一個整體才能發揮更大作用,不然,有能力的人累死了,也做不完我們該做的事。

正法和救度眾生對我們的要求很高,沒時間等我們慢慢進步。能力不足,條件受限制是我們需要克服的困難,卻不能成為我們做事情設定標準的考慮因素。

有一次,中共高官到我們當地去,當地主流媒體的記者們給我們打電話,問我們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高官來的時候有甚麼抗議行動,他們要採訪。當時我們還根本不知道這個消息,也沒有任何行動計劃。一位一向支持我們的常人記者好意的替我們找了個理由,他說,「是啊,你們還得上班,賺錢維持生活,所以不能總有時間。」

雖然最後電台和電視台都做了採訪和對我們很正面的報導,但這件事情令我很慚愧,也受到很大的震動。是的,我們受到種種條件限制,人少,能開車的要上班,不用上班的不會開車和講英文,辦活動經常心有餘而力不足。可是,社會各界對我們是有所期待的,雖然沒有說話或採取行動,但人們始終在觀察我們。海外社會對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問題的反響表面上平靜,但實際上人心是在不斷變化著的。我們做的好,能得救的就多;我們偷懶,不去克服困難,那損失就在沉默中加大。這些變化一時都看不出來,積累到一定程度顯露出來時,卻常常是積重難返了。該怎麼做,要做到甚麼成度,我們的艱難、條件限制、能力問題統統都不在考慮範圍之內,因為那是修煉人必須去突破的,而師父也早就在《轉法輪》裏告訴我們了:「難忍能忍,難行能行。」一切都應該以眾生怎麼能真正得救為重。

從這件事情上,我也認識到我們明慧的工作,無論是中文還是英文,每天所發表的東西,整體給讀者的呈現,還有各種服務,是有無數雙眼睛在看著的。以傳播真相為主的評論、報導、圖片、資料,這些的質量和水平最低也得達到專業水準。那些需要我們救度的眾生是不會想到要體諒我們的難處的,很多人看到水平高的他們就願意接受和佩服,水平不夠高的他們就瞧不起和不接受。雖然,種種因素造成我們聽不到多少反饋,不能立刻看到這些變化,所以不能依賴來自外界的督促和鼓勵,但是我們要靠修煉人的眼光和精進意志去保證正確的方向和突飛猛進的提高。

不能被困難障礙住,可是怎麼去克服呢?人力少,項目多,那些難處看起來是實實在在的,不是說過就過的去的。有一次,面臨資源匱乏需要聚攏人心的處境,同修好心的建議我適當的採用一些常人的手段。我有些動心,這樣做,效果肯定是立竿見影的,可是考慮再三,覺得方向不對勁。用人的手段達到的效果,通常難以長久。更重要的是,這些年的修煉經歷告訴我,那樣做會消磨我對法的正信。我決定,無論多麼難,只能從修煉上突破,向內找,去掉自己的不好的東西,雖然一時還不知該怎麼解決問題,但不能因此把心思放在人的東西上。具體措施上,真正把心態擺正後,各種方式倒是都可以善用。跟同修交流了我的想法,她也很贊成。之後不久,我感到相關的壓力無形中變小了。

明慧項目的工作量很大,日常的工作量,各種文章的方向和構思,每年的大陸法會成千上萬的稿件,期刊、週報,為不同層面讀者以及大陸各地製作的真相傳單等等,很多同修都是同時處理多方面的事情,出於安全原因又必須保密,所以一般情況別人也看不出來。日復一日高強度的工作,還得耐得住寂寞,不能跟別人提及,還得處理好常人社會的工作和生活,是很不容易的。在這樣的環境裏需要而且也能修出更大的承受,同時處理多種事情的能力。

有一段時間,在項目上的工作量很大,進展上又不能突破瓶頸,當地的講真相環境也出了問題。壓力一起襲來,只覺得要做的事浩如煙海,而我心力交瘁,怎麼也打不起精神來突破。做事的效率也嚴重下降,以前十分鐘可以搞定的東西,現在幹一個小時也弄不出來。事情越積越多,惡性循環,心態越發煩躁不安,對人的態度也變的很惡劣。一次,在電話上和同修爭執,被公司的同事聽到,問我:「你一向都是和顏悅色安撫別人的,怎麼現在把人罵的狗血噴頭?」

我覺得自己嚴重透支,這種狀態很危險,必須加強學法和修煉,同時向內找。在靜心學法了一段時間後,我看到自己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對事情的悲觀態度。這是我從記事起就有的問題,對事情的前景從來都不樂觀。修煉後,這個問題還在持續,我知道這是生命走向衰敗的表現──沒有充份的信心,就沒有面對困難勇往直前的勇氣。而我在修煉中對法的正信不足,過多看重虛幻的表面事實,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解決具體問題,怎麼完成這個事情,怎麼讓這些麻煩煙消雲散,我好能清靜下來歇會兒,卻不知道,我的修煉恰恰就是要始終面對著千頭萬緒,不斷的修正自己,最後達到心態穩如泰山,不被任何外在環境牽動,只遵循法的教導。我有那麼多的業力要還,還有那麼多眾生等著了解真相得救,這個過程怎麼可能風平浪靜呢?修的就是心態啊,而大法給眾生的未來一定是光明的。

看清了這一點,我安定下來,其它的很多問題,我也知道怎麼解決了。麻煩是一定會有的,困難是一定存在的,不是這樣就是那樣,但這些都不是壞事,都是機會,每一件事出來了,趕緊抓住它,從中找到我的心態上的不正確的地方,改過來,以積極的態度去處理,壞事變好事。不讓眾生受損失。有的一時還沒改過來,但是我會不斷努力。現在面對困難和矛盾,雖然還會冒出不喜歡的想法,但我能感到在心底裏的一部份,會很自然的有一種高興,我又有機會找到自己的問題了。我想,隨著繼續學法,會不斷的加強這種正的部份,把負面的東西去掉。

我很感謝這個項目中與我一起走過的同修,在我懶惰的時候督促我精進,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提供協助,在我疏忽大意的時候默默彌補。看到很多早期就做明慧的同修多年來默默承擔的壓力,看到我們的記者背著電腦到處跑,活動後還連夜寫稿直到凌晨,看到埋頭苦幹卻因為要保密而被當地學員誤解的同修的豁達,都令我感動,也無時不激勵我在修煉的路上精進。我們是一個整體,在世人眼中,他們看到的並不是單獨的某篇文章、某個材料,他們看到的是明慧,他們也不會把明慧作為單獨的網站來看待,無論是明慧、大紀元、新唐人,無論是街頭發傳單、國會裏講真相、領館前抗議,或者煉功點的晨煉,在人們的眼中都是一個──法輪功的修煉者,但每個大法修煉者在助師正法大局中的誓約不同、使命不同。我們也要每個人心裏都裝著整體,雖然大家分工不同,不會面面俱到的甚麼都做,但為整體著想,互相扶持,我們一定能救更多的眾生。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明慧十週年法會交流稿,二零零九年,有刪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