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自己 履行使命

——在明慧網工作中的修煉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還記的九九年中共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發生後,每天閱讀明慧網,關注著大陸大法弟子發出的消息,感受著同修們在嚴重迫害形勢下各自的體會、大善大忍的胸懷,我就覺的明慧網很重要。有一天想:要是能做明慧網的編輯多好啊,不過那肯定都是修煉精進的老學員。沒想到,過後真的開始在明慧網做這方面的工作,如今也有九年多了。

幾年來,我們的修煉、日常工作、生活,都與網站的工作緊密的聯繫起來,溶在了一起。處理事情、做選擇的出發點,首先想著對網站工作大局有沒有影響。這中間的甘苦覺的不足道,感受最深的就是師父的呵護、組內這個環境對修煉的觸動和幫助。因為總能多讀一些各地同修、尤其是大陸同修的修煉體會,了解迫害的殘酷,在險惡環境下同修們屹立不倒的正信,自然的自己修煉中遇到挫折、摔跟頭的時候,也會儘量用正念對待。

堅忍不拔

在幾年的編輯、網站工作中,我感覺首先得坐的住,認真仔細,日復一日,堅忍不拔。每天稿件量大,看上去似乎在講同樣的題目,不過每件事不一樣,同修的經歷背景感悟都不同,所以總是有新鮮的感覺,難的時候就是稿件質量如何提高。

投稿同修各種文化程度都有,有的錯字很多,語不成句,往往這個時候通順一遍就要不少功夫,再去提煉、加背景信息、調整結構成為一篇比較符合規範的媒體報導,就更難。尤其手裏壓不少稿件趕時間的時候,有沒調整好的稿件就覺的心裏很不是滋味。組裏有幾位同修平時不太說話,只是勤勤懇懇的工作。有一次我看到一篇投稿原文,寫稿同修很誠懇,但是不會寫文章,像嘮嗑一樣,主謂賓不太分,事件過程不仔細看就看不明白。另位編輯修改過這篇文章,句句給調整,因果也理順了。我心裏很佩服:工作量在後面壓著,而放下心來花一兩小時專心在一篇文章上,這需要耐性和責任心。尤其是要保持這個良好的狀態持之以恆。編輯們寫的如何編輯的分析文章,有一次寫道(大意):對於文章的內容,大法弟子的編輯會有這樣的耐心去讀和分析,但是常人讀者就不一定了。真的,大家理解不少大陸同修「放下鋤頭、拿起鼠標」的困難,又怎麼能夠不去盡心幫助同修完善呢?

前幾年人手少的時候,能明顯感受到師尊的加持,自己心態也比較純淨。每天除了學法煉功,就是做這件事,經常一坐幾個小時不起身,經常是早上先生出門上班時我坐在桌前,晚上先生下班時我還坐在那兒。對時間似乎失去了概念。

有時候海外有比較重大的活動,大家都去了,我們也去。一去了網站又忙,熬夜,沒參加成活動,收拾收拾又回來了,互相也開玩笑──「搞了半天,花機票錢到旅館來幹活來了」。有時候,就覺的一年三百多天,好像每天這個擔子一直在肩上似的,就想能不能放鬆放鬆呀?這個時候往往是學法不精進了,就會呈現疲勞和懶惰的狀態。組裏同修互相提醒,儘量比學比修,互相拉一把。

學會放棄

平時做事,我發現自己一個毛病:一件事情如果自己做,那是自己的責任了,沒話說;但是一個部門的負責,就容易眼睛望著別人:他怎麼還沒開始呀,這麼多活怎麼幹的完哪?這麼一想,那天即使不多的文章也幹的很慢,腦子也累。平時看到同修承擔那麼大的工作量,我也常想:為甚麼一到有壓力的時候,就想同修不好呢?誰都有疲勞的時候,一定要寬容。也有很多時候,開始工作之前就保持著這樣的正念,做起來就感覺很順,速度也快,好像再多些也可以消化似的。做完一天的活之後,不但不覺的累,還覺的充滿能量。我感覺師父這樣一次次的點悟著我們,工作的狀態一定是心性的反映,心性提高了,就會得到法的力量。

修煉中也會遇到尖銳的摩擦和矛盾。做常人時,自己是個有稜有角的人,比較敢說敢做,從小學到大學一直也做班幹部。修煉了,這些常人中形成的觀念和習慣,很多時候成了阻礙。有同修跟我說,剛進來的時候,感覺到我像個「刺頭」。對一件事情有想法和做法是好事,可是不按自己的想法做就覺的難受,很難跳出事情本身去看問題,那就不好了。那時候也感覺自己是有責任感哪,但為甚麼那麼容易跟別人有矛盾、說話帶著火藥味呢?

有一次,為一個問題,我覺的同修的處理方式不合適,打電話去講,同修不接受,我就在電話裏很高聲。放下電話,胃裏就痛起來,坐也坐不住。這時才醒悟,真是做錯了,認為自己有理、還不守心性,這種東西持續下去不行。我大聲讀法,那次讀《轉法輪》第四講是印象最深的一次,句句讀到心裏去了,胃疼不知不覺的好了。同修再打來電話商量,我就告訴這個經過,並說以後自己真得注意。

周圍有幾位同修,我經常感覺他們態度溫和,很有能力,但往往聽到不同意見的時候又很謙虛,儘管確實要表達甚麼意見的時候,說的也很直接,其他同修還願意接受。不像自己,好像沒表達之前,就先著急起來了,生怕別人不採納。帶著這些因素,那個話說出來就不純淨。看到這個差距,我真的想修好,每次板著自己,但好像還有甚麼東西沒找到。

師父在《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講到:「你有一個好辦法,想出來了,你是為法負責,用不用你的意見,用不用你的辦法這並不重要。如果別人的辦法達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並沒有去執著你自己,相反的,你同意了別人,無論你說沒說出你的辦法,神可都會看見:你看看,他沒有執著的心,他能夠這麼大度、寬容。」

反覆讀師父這段講法,我漸漸的明白修煉的正理,一味的強調自己的方法的時候,就障礙了自己有更寬闊的胸懷去容別人的想法,看不到別的意見的可取之處。好多時候按著同修的想法做了,其實結果很好,是自己原來設想不到的。宇宙的生命如此繁榮,生存和提高方式都是多種多樣,那都是無法想像的。反映到修煉和做事上,就會有不同的悟法和做法。我必須學會退一步看事情,即使有些事不理解,也先提醒自己,不同人的想法就是不同的,那很自然。我可以把自己的觀察和觀點也講出來,大家再看,如果確實是自己的思路窄了,或者同修比較堅持自己的,那就按同修的做。在這個過程中,我就感覺自己確實有了一些變化,合作也變的容易了。有時候觀察其他同修,一個項目,他可能已經費了很多功夫按自己的思路做了,可是其他同修說要改的時候,他也很簡單放棄自己做的,從新開始,並且儘量的去圓容。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感歎大法的力量太偉大了,同修修的好。也一次次的更加深刻的體悟到師父講的「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增大容量

印象中比較深刻的一次過關還是搬家的時候。那一次在路上開了幾天車,進家門東西卸下,箱籠堆在客廳裏,就開始做編輯工作了。幾天下來也沒有時間開包收拾,需要甚麼的時候就鑽在箱子堆裏找。我本來喜歡房間井井有條、乾淨,這下只好把眼睛盯著屏幕不回頭,心裏就開始抱怨怎麼就找不到一點時間打理家裏呢?

有一天同修說下一步的作息太晚,編輯這個步驟是否可以提前幾小時呢?我那時候也想不到考慮別人了,所有的抱怨就一起湧出來了,沒人幫忙做啦,我很努力了……很不高興的寫封電郵。同修第二天打來電話說:你還是停一停吧,甚麼時候讓做再說。我說為甚麼呀,我也沒說不能做啊。同修猶豫了一下,就說:其實我也覺的你的承受能力太小了,你看誰誰和誰誰,人家也都獨當一面的,沒有聽到過抱怨,可是你就好埋怨。我啞口無言了,同修不是在說這個具體事,而是在說一個整體上的印象。給同修造成這個印象,那還沒自己的問題嗎?

我靜下心來想,同修說的有道理啊,我以前老覺的自己承擔的挺多了,可是往周圍看看,誰不是如此呢?有的同修搬家,一個部門的同修連知道都不知道,一點沒耽誤工作,就搬完了。有的同修長年累月,基本沒有請假的時候。有一位編輯懷孕,我也就是知道這個消息,但是她每天的工作量沒降下來,漸漸我都有點忘記她懷孕的事了,有一天忽然收到她先生的一封電郵,說今天不能做了,去醫院生孩子了。我吃了一驚。

再看看自己,我就真覺的慚愧了,而且也沒替其他步驟的同修著想啊,光想自己了。我暗下個決心,接受同修的意見,以後不管再讓加甚麼事,都不抱怨,即使感覺有點困難也先試試看。這麼想的時候,覺的心胸開闊很多,感到過關真是好事啊;要是大家都捧著,甚麼時候才能看到自己的缺點呀?經過這次事後,同修也感到我的變化。其實我是看到了其他同修的容量,看到自己的不足。

這樣的修煉過程還有很多,感到自己像一塊帶稜角的頑石,在這條修煉道路上不停的打磨,去掉那些花崗岩一樣不純的東西。

救人

每天收到大陸迫害案例的第一手資料,讓我們對大陸同修遭受的迫害感同身受。記得那是零三年的一天,在編輯一篇被勞教所非法關押的女學員遭受的酷刑迫害文章,看的很仔細,那個酷刑的方式帶來的痛苦都在腦海裏顯現出來。這個時候就看不下去了,對舊勢力產生了恨,並想:這怎麼能承受的下去呀,法這麼大,為甚麼大法弟子要經受這樣的迫害啊……雖然知道這想法不正,也去抑制,但心態不穩。

第二天早上睡醒,想再瞇一下,這時感到師父就在身邊,腦海裏感受到師父的聲音,那聲音很威嚴、沉重,我一下子清醒過來。這也是修煉路上迄今為止唯一一次直接聽到師父用聲音的點悟。可見我之前想法的嚴重性,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事,不能動人情的。

大法弟子在魔難中很可能動人心和人情。但是我們的文章拿出來是要救人的,越純淨,不帶著人情的因素,才能從本質上打動讀者,才能救的了人。當然不是說大法弟子的文章像鐵板一塊,我們是要用世人能理解的方式描述這個迫害,每個大法弟子也都是生活在世人之中的有血有肉的鮮活的人。不用黨文化似的那樣宣傳的方式、套話,就是給出實例、講生活中的故事,讓這個人物躍然紙上,讓讀者自己去判斷。我們的基點是為了救人的,絕不是自己在迫害中感到冤屈、怨恨,那樣文章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因為我們的心是在常人的基礎上。這也同時要求編輯要保持清醒理智。我記得有位編輯說,要把自己的正念加持到文章裏面去。確實如此,同修的投稿是為了救人,我們也要在自己這一步驟上,用我們的眼睛、手、用心去編輯,加入一份力量。

一次一位編輯說:有位大陸弟子已經在獄中絕食抗議幾年了,身體很瘦弱,當地同修也經常投有關此事的稿件,自己也從不同角度認真的編輯,可是這麼多年了,怎麼還沒有救出學員來呢?剛好當天這位大陸同修被釋放的消息就上網了,大家都覺的欣慰。同時我也看到同修的用心成度──不管是投稿學員、還是編輯,大家都深信揭露迫害的力量,用心在做這件事,威力是巨大的。

結束語

回首幾年在明慧網工作中走過的路,修煉雖然難,但我感到很幸福;救人難,但最近更深刻的感受到師父為大法弟子們鋪墊這條路的不易,為我們承受、看著我們的理解程度給我們講法,高了不行,低了也不行,用各種方式鼓勵我們去完成自己的使命,給予我們威德和榮耀。當我們在救人時,人不明白,眼看著在毀滅的路上走,我們心裏著急難過;學員不悟、走不出來的時候,師父更憂心啊。

還有那麼多的人沒有得救,還有不少學員沒有走過來,我們一定要踏踏實實的走下去,法正人間的一天,我們才不會有太多的遺憾。

(明慧十週年法會交流稿,二零零九年,有刪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