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明慧工作中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26日】參與英文明慧工作四年多了,經歷了很多,的確是個修煉的過程。但最近非常忙,不能靜心回顧總結,只能簡單談兩點粗淺體會。

1、以大法的需要為選擇

99年明慧創立時,有人推薦我來參與這項工作。我是搞技術的,英文雖然是比下有餘,但比上實在是不足,寫作更是我在中學最頭疼的事情。但是大法需要,在時間緊的情況下或許一時不容易找到合適的人選,我就答應了。

99年迫害開始時,明慧作為大法網站,抵擋著中國受那個惡首操控的整個一個國家的宣傳機器傾瀉出來的謊言宣傳。四年來,披露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所受迫害的情況的第一手材料,也都通過明慧傳向世界,包括傳回信息封鎖下法輪功學員很難直接相互了解情況的中國大陸。而中文明慧的材料,又要通過英文明慧翻譯成英文發表出來,世界上非華語語系的人們才能知道。而且這些第一手材料,不但現在對人們了解真象非常重要,將來也會作為歷史資料,讓人們反反復復回顧,留下深刻的歷史教訓。所以中英文明慧責任重大,長期工作繁重。

辦英文明慧的初期困難很多,人手不足,找中國學員做翻譯不好找,找西人學員做編輯和潤色就更難,最難的是不知道網站應如何辦,尤其是針對西方讀者(包括學員和常人)。漸漸地產生了「自己不適合做明慧」的想法,有一個階段正好有一個當時覺得非常重要、急需幫忙的事情,就把英文明慧的工作交給了另一位學員,想著換個人或許能改變一下英文明慧的局面。但很快意識到,原本工作難度就大,人手就少,特別是由於明慧工作的特性,使得很難多找新人馬上上手,由於自己的離開使得如此重要的工作受到損失,同時也給同修增加了工作的難度,的確不是一個對法、對同修負責的態度。所以也就打消了「自己不適合做明慧」的想法,因為大法需要、同修需要,作為一個想要為大法負責的真修弟子,也就責無旁貸。

後來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有越來越多的大法工作要做,如果按知識背景或個人興趣,的確有許多工作比英文明慧對我更合適,同時這些也都是很重要的工作。好幾次都經歷一個思想過程,究竟我要不要在英文明慧再做下去,每次也都是得出同樣的結論──如果我的離開會使網站的工作受到損失,我就不應該去做。

做明慧工作是很寂寞的,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因為安全的考慮,所做的工作又不能與更多的同修交流。做大部份其他講真相的工作,效果好壞馬上就知道,一張傳單發出去,別人說聲謝謝;一個電話給中國打過去,聽到一聲「我明白了。」都會使我們有一種成就感,受到鼓舞,而明慧工作較少得到反饋,有反饋大部份也是同修發現有錯誤或是提出不同意見或是批評意見。一篇文章對學員有多大的啟發、鼓舞?有多少世人因此得到救度?對邪惡是不是巨大的震懾?我們是很難一下子知道的。

後來想起師父講的,修煉人最大的苦就是寂寞,師父在《轉法輪》中也講了大根基之人,於是和一起做網站的同修鼓勵自己,或許我們就是應該向大根基之人一樣要求自己,無論看得到還是看不到自己長的功,只管一味的要求自己做好。

到今天我已是確定無疑──無論我的能力是否適合,無論是否時間長了、工作顯得單調,無論能不能看到結果,既然是大法需要,那就是我的選擇。

2、修去對自我的執著

越來越體會到,我們大法弟子是在證實法,而不是要證實自己。雖然有時出發點是好的,但說話、做事中夾雜著很多的「我」、「私」。而正因為做的是正法的事,所以使得有許多心不仔細體察就不容易察覺。

對一件事情,每個人的看法可能不同,出於對大法負責的心,提出自己的觀點當然是應該,但我發現,常常也夾雜著許多「私」的成分在裏面。最明顯的就是,看到別人認同自己的看法,心中一陣淡淡的歡喜;對於別人提出的異議,雖然也知道要看別人說得是否有道理,但是卻沒有愉快的感覺,對於批評,那更是談不上立刻能「聞過則喜」。久而久之,我不免問自己,到底是為了大法呢,還是在證實自己的正確,贏得他人的認同?

這些心反映在我身上雖然還沒有看到給大法帶來甚麼明顯的大的損失,但我意識到帶著「私」的成分,會嚴重地障礙著自己凡事真正以大法為第一位,用全面、客觀地眼光看問題。會不會有一些原本可以做好或做得更好的工作因此而沒有做好?這樣的損失或許很大,只是不能從表面上看出來,或是暫時看不出來。

3、時時處處都要修

在碰到一些事情時,我們常提醒自己要發正念,純淨心態。這一點固然重要,但我也體會到其實真得時時處處要求自己。

有一次,一些同修對於一篇有關一個重要項目的文章有不同意見,我就去和有關學員溝通。當時覺得自己出發點是為了大法,心是好的,我也知道說話必須心純才能達到好的效果,所以說之前我也儘量地純淨心態,但話沒說兩句卻遭來了一頓批評,我當時就與這個同修大聲地吵了起來,談話不歡而散。我馬上覺得非常沮喪,修煉7年了,修煉的初期都從來沒有這樣守不住心性,即便是修煉之前也是極為罕見的。我問自己為甚麼。明明是出於好的動機,也自以為心態純淨,可為甚麼會是這樣的結果?修煉這麼長時間,正法都快要結束了,居然自己還能有心性如此之低的時候?


再不管心裏如何不舒服,但是法理上很清楚,肯定是自己有問題。後來發現,從小到大喜歡別人說我好,不喜歡別人態度不好,所以每遇到別人態度不好時,我的忍不是真正修煉人的忍,而是強忍,表面上沒有衝突,但心裏是不服氣的,因而長期以來,心裏隱隱地積攢了一個念頭,下次再有這樣的事,我就要大聲地喊回去。正因為是這樣一個不正的念頭,使得在關鍵時刻被邪惡鑽了空子。

從這件事上我深切地體會到,保持正念,純淨心態,不是事到臨頭再做的,而是一個長期的,日積月累的功夫,是時時處處都要儘量去做的,只有這樣才不會給以後留下隱患。關鍵時刻、突發情況下看出的是一個人平時的功夫、真實的心性。

4、破除邪惡的干擾

一有重要的事我們會感覺到邪惡的干擾,大家會發正念鏟除。其實邪惡的干擾在我們的大法工作中,隨處可見──工作上的疏忽,同修間的矛盾,也都是干擾。也就是說到處都有干擾需要我們去破除,而破除邪惡干擾的最好辦法,我覺得就是按照大法真正把自己修好、把自己該做的那一份做好。

當看到同修工作上的疏忽,如果我心生埋怨,甚至言語指責,就可能造成對方的不愉快,甚至隔閡,那干擾也就構成了;如果我默默地把疏漏彌補了,再加上善意的提醒,那邪惡的干擾也就達不到目的了。

當同修對自己態度不好時,如果我跟他幹起來,造成矛盾、從此心存芥蒂,邪惡的目的就達到了,干擾就構成了;而如果我能以寬廣的胸襟去包容同修那還未修好的部份,讓錘子敲在棉花上,那也就破除了邪惡的干擾。

對於自己與同修的矛盾,在法理上是清楚的,知道無論如何難受,都是要找自己,但對於其他同修間的矛盾,我以往容易就事論事,在心中按照自己的標準評判個誰是誰非,甚至打抱不平一下,再生出些埋怨,不但與事無助,而且這樣的負面物質場或許還加強了同修的矛盾,那邪惡的干擾也就得逞了,經驗也證明我以往的調解很少起到好的效果。後來越來越理解師父講的(不是原話),出了問題不要去追究是誰的責任,而要看自己是怎麼做的。同修間有了矛盾,看看如果自己能在工作中多做一些,信息溝通、消除誤會上做得好一些,其他同修間或許也不會出現那些矛盾。我覺得這樣積極的、從我做起的態度或許更能破除邪惡的干擾作用。

以上是一些匆匆忙忙寫下的粗淺體會,請大家指正。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