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的事不能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去年奧運到來之前的七月份,我所在地區的形勢突然嚴峻起來,絕大部份同修都被當地中共有關部門看管起來,有一些還被劫持到鄉村和單位辦所謂「學習班」(即洗腦班),失去了人身自由,給講真相、救度世人帶來了嚴重的干擾和障礙。

由於我處在流離失所中未被監視,就利用自己的有利條件做了兩件事:一是到各地與同修切磋,維護集體學法的修煉環境,鼓勵大家別被邪惡製造的假相帶動,救人不能停;二是親自去講真相救人。

我去到一個鎮上和那裏的同修切磋,我說,別被這些邪惡迫害形勢的表象所帶動,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堂堂正正的去面對邪惡,正念去解體邪惡。我每次去和同修一起學法交流都沒有碰上那些監視的人,可是我剛一離開,鄉村和派出所的人就到了,我心裏明白,只要弟子做的對、做的正,邪惡是擋不住的。

當我知道一位老年女同修被派出所叫走扣下了後,心裏想應趕快找同修的家人聯繫把人要回來,不能讓邪惡迫害得逞,同修不回來,講真相救人會受多大損失啊。儘管也有怕心,怕去了再遇到惡人自己被迫害,但還是正念佔了上風,我求師父加持弟子,來到了同修家裏。同修的兒媳在家,我說明了來意,同修兒媳說:「派出所來說去說個事就讓回來,我當時不讓婆婆去,怕警察騙她,她還是跟去了,結果給扣下了。」

我說:「你婆婆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沒一點錯,在家裏好好待著,憑甚麼被抓去?他們扣人是違法的,去跟他們堂堂正正的要人!」同修的兒媳很有正念,說我這就去,我就在同修家等著消息,同時發正念。

同修的兒媳到了派出所和他們說:「我婆婆煉法輪功有甚麼不好?幫我們看孩子,給我們照顧家。我丈夫有精神病,如果不讓他媽回去,他犯了精神病,你們管嗎?」「今天不放我媽我就不走了!」

警察說:「那好,你們就在這吃飯吧。」她兒媳說:「我們有家,憑甚麼在這吃飯。」警察說:「那你就給她出去買點飯。」她兒媳說:「我們家從來沒買過飯,我就叫我婆婆回家吃飯!」

警察們看著沒辦法,就說:「你丈夫得精神病,有病歷嗎?拿來看看我們放人。」

兒媳回家把病歷拿上送了去,派出所只好把人放了。臨走時,警察又說:「把你婆婆交給你了,出了事你負責!」

辦完這件事情後,我就走到街上去講真相。見一家門口坐著一位老大爺,我就走過去說:「大爺,您聽說過辦奧運了,把我們法輪功都看起來嗎?」

大爺說:「我聽說了,還要收你們的身份證。」我說:大爺,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積德行善,處處為別人好,可這××黨就怕好人多,把這麼多好人都抓起來,迫害死了成千上萬的好人,您說它邪不邪呀,所以天才要滅它呢!」

大爺點頭認同,我又問:「大爺,您是黨員嗎?」大爺搖搖頭,我又說:「那您入過團嗎?」大爺說入過。我說:「大爺,您看咱們倆緣份多大呀,碰到我給您講真相,您就把這個團退了吧,退出來才能保命保平安啊。」大爺點頭說:「行,退了吧!」

這時大爺的孫媳婦出來了,聽到我們說的話,很不高興的說:「現在甚麼時候了,奧運這麼緊,你還講這個,你就不怕人家來抓你?」

我微笑著說:「大姐,我哪能不怕抓呢,可是像你們這麼多的好人還沒有得救我不忍心呢!」我見大姐不言聲,臉上的表情也不惱了,我想這又是一個有緣人。

我微笑著問:「大姐,你入過黨團隊嗎?」大姐不言聲,我又說:「那你肯定入過少先隊了,我給你退了吧,咱們老百姓誰不圖個平安吉利啊!」大姐說話了:「行,退了吧。」

這時又走過來一個老太太,我又給她講了真相。

離開那三位得救的有緣人,我出了那個小巷,見前面一個園子裏有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在鋤地,我信步走到了他的跟前,他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問道:「你有事嗎?」

我說:「我有幾句話想跟大哥說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你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嗎?」他說:「我知道,我們村就有被迫害的。」

我說:「你看現在××黨多不講理呀,你辦奧運就辦奧運得了,誰不希望辦好奧運啊。可它無端的把我們這麼多人都抓起來,看起來,法輪功不就信仰個『真善忍』,做個好人嗎?不就人多了點嗎?哪有怕好人多的道理呀!」

他接過來說:「我沒少看了你們的資料,我知道法輪功好,現在社會不頂了,壞人當道,好人受欺侮,沒咱老百姓的活頭了。」

我接上來說:「所以呀,天要滅它。大哥,你入過黨團隊嗎?趕快退出來保平安吧。」他說:「我不是黨員。」我說:「那就退出團隊吧。」他說:「退了吧。」接著他又說道:「現在形勢可緊了,你們可要注意安全啊!」我說:「謝謝大哥!好人一生平安!」

走出園子,我體會到師父說的:當你真的善心、慈悲心出來了的時候,完全是為了他人,為了救度對方,沒有任何人心的時候,不用幾句話就能救了對方,而且對方不但感激你,還會生出善心,為你的安危著想。因為這時我們的念在法上。我們的慈悲、善心是師父賦予的,所以實際是慈悲的師父在救人。

過幾天,我又去了另一個鄉鎮,在邪惡的迫害形勢下,有一位同修在家裏呆著,因為不交身份證、不寫保證,就被抓走勞教了,還有的同修被看起來,大家都不敢出來講真相了。

有一位同修過去煉功已經好了的腿疼病又犯了,連走路都困難,講不上真相在家急的哭,我就攙著她上街去講真相。

我們來到街上,見有五、六個人在那裏坐著聊天,見我們過來後,其中一人說:「你看煉法輪功連路也走不了啦。」

同修說:「我過去腿疼病走不了路你們都知道,後來煉法輪功煉好了。那年警察把我抓進去,睡在水泥地上,致使腿病又犯了,是他們把我迫害成這樣的。現在藉口辦奧運又來迫害我們,你們大家給評評理,這是誰的錯?」

那人又說:「你們別參與政治,別反對××黨啊!」

這時我接過話頭說:「我們法輪功只是信仰『真善忍』,做個好人,手無寸鐵參與甚麼政治啊。它把我們這麼多無辜的好人給關起來,成千上萬的人被迫害死,難道連句冤也不讓喊,連句真話也不讓人說嗎?這位大哥,如果你的父母都是好人,他們卻被無端的抓起來,關起來受冤枉,你該怎麼辦?」

我見他不言聲,其他人也都靜靜的在聽,就接著說:「你們中好多都是從運動中過來的人,三反、五反,四清、反右、文革都經歷過,在這些運動中八千多萬人都失去了生命。你們都知道,八九年『六四』大學生反腐敗多得人心啊,可是××黨硬是架著機槍,開著坦克壓過去了。沒過十年,它們又把屠刀對準了法輪功,上百萬人被關押,數十萬人被勞教、判刑,成千上萬的人被打死、酷刑折磨死,還活活的被摘取器官賣錢。你們大家說說,××黨它邪不邪,壞不壞?老天滅它不應該嗎?」

這時有一個年輕點的人說:「人家說的有道理,真是這麼回事兒。」有兩個人不聲不響的起來走了。我又對著一位老大爺說:「大爺,您是過來人,甚麼都經歷過,您千萬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趕快退出中共,要不,真要大難來時,××黨只能害你,只有大法才能救了你啊!」大爺壓低聲音說:「我已經退了。」

通過這件事我體會到,邪黨把世人矇蔽太久了,又借奧運給它塗脂抹粉,把它幹的壞事都掩蓋住了。特別是住在鄉村和邊緣山村的老人們,他們一輩子都很少出門,除了看中共的電視節目,其它甚麼信息也不知道,如果我們不去給他們講清真相,救度他們,誰去救他們啊!

帶著救人的緊迫感,我又馬不停蹄,趕到另一個鄉鎮的一個村子,那裏十幾位同修學法修煉都很紮實。我在同修家住下來,晚上和大家一起學法切磋,白天一起到周圍的幾個村子裏去講真相。

一天,我們六個人分成兩組去講真相。我們組有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同修。來到一個村子見街上有幾個人站著,我們就開始講了。其中有一個年輕人對著老同修說:「您這麼大歲數了,不在家好好呆著,跑這麼遠來幹這個事幹啥?」

同修說:「大娘,還不是為了救你們嗎?這些年中共把咱老百姓矇蔽久了,你們都是好人呀,不給你們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你們能明白嗎?能得救嗎?」

那一帶真相真好講,一天下來很多人都明白了,很多人都三退了。這是那個地方的同修平時辛勤努力的結果,使我也明白了師父為甚麼多次講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啊!

一天早上七點多,我們坐班車來到一個只有十幾戶人家的小村子,下車後我和同修走進了一農家小院。進屋後見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大爺正在灶前做飯。我們剛一談到法輪功,老人馬上就翻了臉,大聲咆哮著說法輪功反黨,參與政治,立馬把我們轟出了屋。同修說:「跟這老漢說不清楚,咱們還是先去別家講吧。」

十幾戶的村子半天就講完了,當我們走到村口時,見那位老大爺正在對面的小山包上坐著看我們呢。這時我心中生出一念:今天我必須救了他!

我於是和同修說:「我上去再和那位大爺講講。」同修擔憂的說:「剛才都把咱們轟出來了,再和他講能行嗎?」我說:「一定行!」我一邊發正念,請師父慈悲加持。

我爬上山包來到大爺的跟前,「大爺,您在這坐著呢?」大爺沒有看我,嘴裏卻說:「你們還沒走呢?」我說:「大爺,我還沒救了你呢,我怎麼走啊!」這時,大爺指指身邊的一塊石頭說:「你坐這吧。」看的出大爺似乎被我的真誠所感動。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詩「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我在那塊石頭上坐下來,說:「大爺,我知道剛才到您家,您是因為不明白真相,不了解我們才把我們轟出來的,我們一點也不怨您,我們知道您是個善良的好人。大爺,您看看我們像是電視上說的那種壞人嗎?我們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您看,今天我們從那麼老遠坐車來,又不要您一分錢,只是想讓您明白真相讓您得救,如果人人都是這樣為別人好,這社會不就變好了嗎?」

大爺接過來說:「法輪功好,你就在家煉嘛!」我說:「我不是為了救您這樣善良的人才出來的嗎?如果我不出來您能明白這些真相嗎?大爺您相信嗎?我就是因為煉煉法輪功,說句『法輪大法好』,被他們抓了幾次呀!如果我違法亂紀了,他們怎麼對待我,我都毫無怨言,可是我一點錯都沒有啊!大爺您這歲數經歷過的運動也不少了,哪個運動最後不都是冤枉一批好人哪,不都是前邊搞後邊就平反哪。您知道××黨搞這些運動害死了多少人嗎?八千萬呀!像這麼壞的惡黨,老天還不滅它嗎?您是黨員,就是它的一份子,和它是一夥的,當將來天要滅它時,能把您留下嗎?您這麼好的人何必和它一塊去死啊!」

我見大爺木然的坐在那裏,一言不發,我想他內心這時一定正在翻江倒海的作鬥爭呢,就進一步的說:「大爺,您說這人活在世上甚麼最珍貴,不就是命嗎?可今天只有退出中共才能保住自己的命呀!大爺您就退了它吧。」「好,我聽你的,退了吧!」大爺終於做出了最後的選擇,我真為他老人家高興啊!

這時,我從挎包裏拿出幾份真相資料,遞給大爺,「大爺,您看看這些資料吧。」大爺說:「我不用看了。」我說:「您看看會明白更多的。」大爺伸手接了過去。

我站起身和大爺告別,大爺也站起身語重心長的囑咐說:「姑娘,現在正抓這個呢,你可不能隨便說,隨便給人這些傳單的,要注意安全啊!你們吃點飯再走吧。」

我含著淚說:「大爺,謝謝您的關心,我們還得趕路呢。祝您老一生平安!」

我轉身向山下走去,耳邊響起了師父的兩首詩「講清真相驅爛鬼 廣傳九評邪黨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喚不回」(《濟世》)「發心度眾生 助師世間行 協吾轉法輪 法成天地行」(《洪吟》〈助法〉)。

到了山下轉過身去,見大爺的身影高大起來,還不住的向我揮手……

同修們,抓緊時間走出來吧,到農村去,到大山中去,去救度那些翹首企盼我們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