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正念的威力 頑固的父親明白了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從九九年七二零後,父親就開始每天提心吊膽的過日子,既擔心我的前途會受影響,更害怕我會遭受邪黨的迫害。因為邪黨的歷次運動,尤其是「六四屠殺」給他留下了太殘酷的深刻印象。在中共的淫威下,加上中共的造謠宣傳毒害,父親開始仇視大法,敵視大法弟子,他的言行也影響了家族中的許多常人。後來,通過我們一次次的講真相、勸三退,在我的家族中、親朋好友中,幾乎人人都明白了大法好並聲明三退。只有父親受邪黨毒害很深,根本不聽真相。十年來,我多次給他講真相,他每次都勃然大怒,並且三天兩頭就要訓斥我一頓。我們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他就暫時清醒幾天,可始終不能讓他完全明白真相。

我對父親一次次的失望,真的感到對他已經無能為力了,就不再管他了。可是,師父的慈悲是洪大的,通過讓我父親親眼目睹發正念的威力,使他切切實實的見證了大法的威力。

那是幾個月前,我們都齊聚在家鄉團聚,家鄉的一位老年大法弟子突然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我們急忙趕去圍著她發正念,清除迫害她的邪惡,她很快度過了危險期,逐漸在恢復。據開著修的家人講:那是一個大魔頭帶著一幫邪魔爛鬼加重迫害此老年大法弟子,使她出現昏迷不醒,呼吸困難等症狀。

我們持續發正念幾天後,父親急急忙忙的找我們,是家裏常人又出事了──好像被甚麼東西附體了。原來,我們持續發正念清除著那一地區大量的邪惡生命,殘餘的低層邪魔爛鬼四散奔逃,那個大魔頭竟然鑽到家裏一個常人身體裏,它是一條大蛇的形像,它以為這樣可以暫緩性命。它藉著常人的嘴告訴父親:我們已經清除了它的很多同伙,它僥倖逃了,希望父親講情讓我們放過它。因父親相信附體之事並深惡痛絕,對我們說:「如果你們真有能力就趕快消滅它。」

我很著急,一時忘了發正念,就對開著修的家人說:「你現在不是能直接動手抓它嗎?快把它抓出來呀。」

他說:「就怕我的能力有限,如果動手抓它,一不小心會傷著人體。快發正念吧!發正念可是威力強大的!我已經把家裏各個角落都用功能封住了,它跑不了的。」

我們立掌開始發正念,被附體的常人突然渾身顫抖並連聲尖叫,大喊:「難受!好難受!……求你們別再發功了,饒了我吧,我再不敢做壞事了……哎呀,疼死啦……」它連續掙扎尖叫求饒了足足有十多分鐘,它刺耳的尖叫聲迴響在寂靜的夜空,很是恐怖。

因為我們發出的功落在邪惡身上,是它在被層層銷毀中難受。那邊的邪惡在掙扎尖叫,表現在這邊就是被附體的常人掙扎尖叫。父親震驚的看著這實實在在展現在他眼前的一切,有些目瞪口呆。我也是第一次親眼見到發正念的威力,也很震驚,同時更增強了我發正念的信心。

我們繼續發正念,它漸漸的力量弱了,已經沒有力氣掙扎尖叫了,只是在喘息哀求。

它藉著常人的嘴說:「我修煉兩千多年了,也確實幹過很多壞事,以前我附體禍害你們家族裏某某二十幾年了,後來她煉起了法輪功,我就再也不能上她的身了。當年他們家請了多少陰陽先生甚至一個修道人都沒有治住我。真沒想到,今天竟敗給了法輪功……」 父親在一旁聽著,恨的咬牙切齒。(因為父親以前經常親眼看見某某被附體折磨,大哭大鬧的;也親眼看著陰陽先生敗下陣來,甚至聽見過它和陰陽先生打鬥時甩尾巴的響聲。)

「我干擾破壞大法弟子們修煉整整十年了,可是被我干擾的大法弟子們意志很堅定,根本不為所動,我知道我的干擾是徹底失敗了…… 看來我今天要死在這兒了……」

父親的臉上是恍然驚悟的表情,像是被誰騙了十年剛醒的樣子,對我們說:「你們動作快點,徹底消滅這個壞透了的東西!」

開著修的家人忽然聽到師父的聲音在他耳邊說「升級」二字,我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醒我們不能只針對這一個邪惡生命發正念,外面還有很多它的同伙,也要「升級」一起清除。於是我們擴大了發正念針對的範圍。

我忽然想到,不能再讓它躲在人體裏了,時間長了人會受不了的。這時,邪惡力量已經很弱了,被附體的常人稍稍恢復了一點自己的意識,我告訴她;「你快念『法輪大法好』,求師父幫助你,不讓它繼續再躲在你身體裏了。」她趕緊一遍遍的念:「法輪大法好」,「求李老師幫我」。過了一會兒,她就覺的腳底發癢,有個甚麼東西從她腳底鑽出去了,連蓋的被子都抖動起來。她的意識也完全清醒了。我們告訴她這是師父給她清理了附體。後來,開天目的家人在牆角發現了一條小蛇的屍體,它已經被化成了很小的一點兒,死去了。

我堂堂正正的對父親說:「這是大法和師父賦予我們除惡的能力。」 父親第一次會心的笑了,這是他十年來第一次沒有勃然大怒。他竟然很高興的和我們開玩笑說:家裏出了英雄啦!

父親親眼目睹了我們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全過程。在大法的超常威力的震懾下,父親完全信服了。

我們趁熱打鐵,對父親說:「中共在另外空間是紅色惡龍,是最邪惡的邪靈。一個邪魔禍害的是我們一個家族,而共產邪靈禍害的是整個中華民族。現在天要滅這個邪靈,只有選擇退出它的組織,才能得到上天和神的救護,才會在天滅中共到來時,有個美好的未來。」父親邊聽邊笑。我說:「用某某某這個化名幫您退出吧?」「用甚麼化名?用我的真名!」 父親乾脆的說。我們都笑了。

此後晚上我們出門時,父親知道我們是去參加集體學法,會關切的囑咐一聲:「早點回來。」

我們正念除惡的事在家族裏傳開後,引起了轟動,大家非常高興,都說「大快人心」,因為他們早就身受其害卻無能為力。有幾個人還因此得法,開始走上修煉的路。大家也都為我父親的轉變感到高興。

我悟到這是師父利用搗亂的邪魔讓我父親親眼看到了發正念的威力,真相大顯,從而救度了他。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真的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在我身邊的人們通過這件事,不明真相的明白了真相,已經明白真相的得了法,得了法的更加精進了,以前不修了的又從新開始修煉了。

個人層次所見所悟,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