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把做好三件事放在首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去年秋天,我表弟在縣城買了一套房,裝修後想出租,讓我操心給張羅,並且給我印了一大摞張貼廣告,讓我在縣城裏去貼。當時我很犯愁,心想:我哪有時間去貼這麼多廣告啊,如果貼的話,那得幾天貼完。當時我也矛盾,我想修煉還得符合常人狀態去修煉,親戚托你辦事如果拒絕,別說對修煉人有看法,很可能對法造成不好的影響。可如果按他那樣安排去做,又影響我做三件事,這才是大事啊!東跑西跑的去做廣告?

我也知道,修煉人遇到的每件事都不是偶然的,就看我們如何看待和處理。當時我想起師父的話:「師父給你們準備好了最好的一切,但是你們得走到那兒!」(《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當時雖然明白師父的法理,可是在實際中人心和觀念總是在往上翻,那時對師父的法也就不堅定了,生怕給人家耽誤了事。就這樣矛盾著。最後我決定就做自己該做的三件事。當我往外發真相資料時或貼真相粘貼時,偶爾也冒出一念:如果帶上那些廣告,捎帶貼幾張也行。可是我一下就能意識到這樣做是很不嚴肅的事,馬上被我否定。

師父看我的心達到標準時,就安排了機會。一次我和朋友閒聊中談到我表弟托我往外租房之事,她說我幫你,在我下一個中介公司登上。不長時間,果真那中介公司人員打來電話說有客戶想看看房子並安排在一個中午看了一下房子。客戶很滿意,馬上決定租下了。利用這個機會我勸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員三退了。我順利完成了表弟的委託,自己的三件事都沒耽誤。我悟到只有信師信法,師父給安排的都是那樣好那樣有序。

講真相中,我一直有分別心、顧慮心,只願意跟熟人講,我也很想克服這方面不足。我們學法小組有位同修在面對面講真相中做的很好,沒有顧慮,沒有怕,心中只想著怎樣多救度眾生。

當時我家附近正在建樓群。估計總有上千民工在那裏幹活,特別是今年夏天,晚上在外乘涼時,覺的那邊人山人海的。看到此景,就想給這些民工講真相,救度他們也是我們的責任。雖然這些人來自山南海北,但到了我們跟前就與我們有關,有緣。於是我就和學法小組的那位同修商量,晚上吃完飯利用民工們乘涼的時候去給他們講真相辦三退。同修很願意,我倆去了幾次效果很好。但我知道我總有依賴這位同修的心。

在奧運前奧火要從我們這裏經過,邪黨藉口奧運瘋狂打壓法輪功。我們的一位協調人在外出時,遭惡警綁架,第二天又有同修在外地做資料的路上被邪惡蹲坑綁架。一下子我縣大法弟子的感覺精神壓力很大,和我一起出去講真相的那位同修也突然不見了,好像一下子消失一樣,我找她找了好幾天都找不到。當時我手頭還有不少資料呢,我在心裏很埋怨這位同修:講真相時看上去一點兒怕心也沒有,原來這樣怕呀,都不敢出來了!可是當我向內找時,發現自己也有怕心,特別是依賴同修的心和怕被邪惡鑽空子迫害的心。我找到了自己這些問題,知道還是信師信法不夠堅定。於是自己橫下心,有師在有法在,我救度眾生邪惡它是不敢搗亂的,我放下不少觀念和人心,自己把真相小冊子用不乾膠貼在小冊子的自封袋上,就和別人散步一樣隔不遠就貼在道旁的路燈桿上和人行路旁的小樹上。因為民工和當地的人都三三兩兩散步,我在前邊貼他們在後邊揭。我發現都是有緣人揭去了,他們揭去後邊走邊看。可沒緣的人看看小冊子的題目不感興趣就走掉了,並沒有扯下來扔掉的。我覺的很好,很少有浪費的資料,就這樣做了幾次,怕心越來越小。

之後,有一次我跟一民工講真相,沒費時間,三言兩語他就退出了邪黨組織。而且我還讓他給他的同事帶去資料,他也高興的接受了。

過了一些日子我在菜市場買菜突然碰到了那位曾經跟我一起給民工講真相的同修,我說怎麼找你好幾天也沒找到你?她說她哪也沒去,就在家裏。可我到她家敲了幾次門也沒有人開。原來是師父看我有太多人心,就做了這樣的安排,讓我悟到並在行動中修去它們。真感謝師父一次一次的給我機會,讓我提高。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