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正念對待所謂的「回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前不久,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談正念對待「回訪」的問題,我也很有同感。當年本來也想寫出來,但不知為甚麼,干擾特別大,總是覺的沒時間,一直沒寫出來。面對今天周圍同修不斷遭綁架或騷擾,我想還是有必要寫出來供大家參考,拋磚引玉吧。

那是大概發生在零五年六月左右的一天晚上,下班回家後我先生告訴我:他今天接到一個女人打來的電話,自稱是居委會的某主任,說是要找我,先生說我不在家,她就說要先生轉告我,叫我明天上班的時候,到居委會去一下。當時我先生心裏已經在打鼓了,不知會發生甚麼事,(因我在二零零零年曾寫信給中央領導,及發真相資料,先後兩次被抄家、綁架、非法關押至看守所,第二次我先生都被嚇出心臟病來了,經常要吃速效救心丸來維持。)叮囑我明天到那裏好好跟她們說。我說我不會去的。他說你最好還是去一下。我說為甚麼?我說我沒空,我要上班,到辦公室我會打電話到居委會,先問一下是甚麼事還不行嗎?

其實我已猜到十有八九是與我煉過法輪功有關係。在此前,已經聽說在別的社區有同修被居委會找去而被早已候在那裏的派出所警察綁架的事。而我們這個居委會主任,也有人說她很邪,只要有人拿到真相資料,去居委會舉報,她馬上就打電話向上彙報反映情況,推波助瀾,加重了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邪惡形勢。我想這個電話也決非偶然,所以我下決心不配合,同時不斷的發正念。我一再提醒自己一定要正念正行,利用這次機會跟居委會主任講真相,救度她。待第二天一到辦公室,我就打電話到居委會,找主任接電話,待對方確認她就是居委會某主任以後,我先向她道歉,因趕上班,而不能親自到居委會去,並請問她是否打電話到家找我有事,能不能在電話裏跟我說。她說:沒關係,那我就告訴你吧。

她一開始先問我是不是還在煉法輪功?我說,噢,還當真是煉法輪功的事啊。是不是煉了法輪功就不得安寧了,永遠都走不出陰影了。她說,你要識時務呃。(當時聽她的口氣幾近是威脅的態度)前幾天我去開了一個會,會上說現在我們市的法輪功「勢力」又抬頭了,到處掛橫幅、發資料等等。會上布置要狠抓嚴打,抓住不放。要我們了解一下法輪功的情況。我是為你好,不是我要找你,是我們所屬派出所的某某警官想要找你聊一聊。我怕他直接找你不好,所以先打個電話告訴你。

我說:謝謝你,那我請你轉告某某警官,如果是聊法輪功的問題,我不願與他聊,這問題使我太傷心,我們煉法輪功只是想以「真、善、忍」為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同時通過煉功達到身體健康,做一個身心健康的人,這樣對社會對家庭對自己都有利,僅此而已。可是現在這些年都過去了,還在揪住我們不放,如果不是冤枉法輪功,這些人用得著去掛橫幅、發資料,用自己的錢冒著自己的安危去向世人講清真相麼?他們難道僅僅是為了自己嗎?法輪功的功理功法要求煉功人不爭權不爭利,看淡世間一切,難道還會危害社會嗎?到底是誰在製造矛盾,給社會添上不和諧的因素呢?

我接著說,現在電視裏不是天天在講要和諧社會嗎?並且要和共產黨的大仇人國民黨講和,過去共產黨一直宣傳國民黨怎麼怎麼壞,為了這一國之權,明裏爭暗裏鬥,真槍大炮,硝煙滾滾,甚麼傢伙都用上了。為了權利爭爭鬥鬥相打相殺幾十年,害得國內民不聊生。可現在胡錦濤卻要以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名義邀請國民黨主席、親民黨主席到大陸訪問,並以很高的規格與禮遇接待,握手言好。那你怎麼去看待這一切呢?聽我這一說,她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當時她在電話裏就叫起來了,她說:「國民黨太強大了。」

這次在電話裏與居委會主任講真相的經歷,使我進一步理解了「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師尊的這一教導的深刻內涵。我是一個嘴很笨的人、面對面講真相一直做得很差。在這緊急情況下,師父幫了我一把。平常我與人說話好像總是沒甚麼話可說。在此謝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