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隨地講真相 三兩分鐘勸三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人,很多世人可能在世間與我們只有一面之緣,錯過了告訴他們真相的機會,就是遺憾。其實面對面講真相並不難,以下快速勸三退的實例和體會,希望能給這方面有障礙的同修一些啟發。也請同修圓容補充,使我們在有限的時間裏多救人。

一、如意講真相 快速勸三退

有的同修說,和陌生人開口太難了;有的說,好不容易搭上話了,嘮了半天也沒說到正題上,最後人家走了,自己別提多懊悔了。

我想,目前難以主動和別人說話的同修,不妨先著眼於那些主動來和你說話的人,如:向你問路的,賣東西多找你錢的,等等。和他們談話(講真相)時,只要把握住主線,不被常人表現帶動,就能快速找到切入點,在幾分鐘內使人得救。這樣講的多了,和陌生人講真相也就不是問題了。

例一:在過馬路過程中勸三退

一次過馬路時,我聽到身後有人喊:「哎,先別過,多危險哪!」回身看,原來是一位衣冠講究的大爺。(我一邊往回走一邊發正念,清除阻礙他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惡。)

「謝謝您,大爺。我沒注意是紅燈。」「你看,來車了,多危險哪!」「是啊。您過了馬路往哪邊走啊?」「右邊。」(和我不是一個方向。本來這種情況可以陪他走一段路,直到他明白真相了再離開。但那天我要趕時間。要在等信號燈、過馬路的時間內讓他得救)

(設法快速引入正題)「大爺您退休了嗎?」「退休了。」「那空閒時幹些甚麼呀?看看電視、看看報紙嗎?」「嗯,有時看看。看多了不行,累眼睛。」「是啊。其實看多了也沒甚麼用,報社的記者都說,咱們老百姓看的挺多新聞都是假的。」(大爺笑,一邊走一邊在聽)

(切入正題)「記的前幾年有個新聞──天安門自焚,當時電視上說是法輪功的人自焚──」(看大爺一眼,問他:「記得吧?」)大爺點頭:「是啊,是啊。」「其實那是個假新聞。那些自焚的人都是共產黨花錢雇的。這個假新聞讓國際社會看出破綻了。」(他表情有些驚訝。)

(信號燈變了,過馬路)「大爺,您說那個汽油是不是一遇火就能燒著啊?」(他點頭說「嗯」)「可是電視上那個男的『自焚的』,身上都燒焦了,貼身的塑料汽油瓶卻沒著火、塑料瓶在大火中也沒變形,違反常識呀!那個自焚就是拍的戲。咱們當初看電視時,也沒多想,還以為是真的哪!」(大爺若有所思,輕聲說:「啊,這麼回事啊。」)

(用慈悲的心態說)「其實法輪功挺好的,他講『真、善、忍』。人與人之間真誠、善良、忍耐多好啊!」(大爺點頭)「共產黨呢,講暴力革命、講假惡鬥。它從建政到今天發動一波又一波的運動,害了很多老百姓。大爺,您是黨員嗎?」「是啊。」「也入過團、入過隊吧?」「啊。」「現在居民樓裏都貼著『天要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呢。咱們入黨、入團、入隊時都宣過誓,說過『為它獻身』的話,那是相當於毒誓一樣的。退黨就是抹去這個毒誓,退出它的骯髒政治,做個清白、自由的人。大爺您貴姓啊?」「我姓王。」

(已經過了馬路)「我幫您起個化名叫王明,用這個名退黨吧。共產黨講與天鬥與地鬥的,可是一場大雪災,又死人又毀莊稼,它與天鬥也鬥不過啊;一場大地震,死那麼多人,它與地鬥也不行啊!」(大爺笑)「上天看人心,您這樣從心裏退了黨,就是順應了天意,在天災人禍面前能保命!祝您活的明明白白、幸福平安,好不好?」「好,謝謝!」

大爺很高興,停下了腳步。我就繼續說:「請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您收到了真相資料,一定好好看看啊,裏面說的都是對咱們有好處的話。回家把這些也告訴你的家人啊。」

出乎我的意料,大爺突然長時間向我做了一個道謝的姿勢,那一刻,四週的人雜喧囂、車水馬龍好像都不存在了,我們像是在另外空間一樣。他也好像不是剛才那個人了,也似乎忘了要去哪兒,就站在那裏,激動的不住念叨:「哎呀!這個世界上,上哪兒去找像你這麼好的人啊!上哪兒去找啊!」

例二:公交車上勸三退(主動和世人說話,切入主題要快)

一個中學生在等車,先發正念,清除阻礙他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然後上前問:「這個車是到某某地嗎?」「是。」「謝謝啊。你上幾年級啦?」「高二。」(來車了,高中生旁邊有個空座,我就坐他旁邊。)「現在學習挺累的吧?」「還行,對我來說不算累。」「那你一定挺聰明、學習很好啦!」(高中生笑,高興。)「你最喜歡學哪一科呢?」「 物理。」

(切入正題)講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物理博士李淵的故事,(高中生贊同)我講完後說一句:「他是信仰法輪功的。」(看高中生的表情)他皺起了眉頭,一字一頓的小聲自語:「哎呀,不能啊!按理說他不應該呀!那麼理性的人怎麼能……。」「開始我也是像你這樣想的啊。但是事實呢,法輪功並不像咱們電視、報紙說的那樣,現在很多人都知道了,那些是誣蔑報導、假新聞。」接著以分析、啟發思考的方式講自焚疑點,高中生認同。

「信仰和科學並不衝突,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牛頓等等,都是信神的。現在,好多頂尖的科學家都信仰法輪功呢。你也知道吧?大陸填鴨式的教育方法,扼殺人的獨立思考能力,還把謊言寫進教材……。」「以後我說不定要到國外上學去。我表姐就在國外。」

「那你入團了嗎?」「入啦。」「全世界都知道共產黨不好,現在國外可不歡迎黨團員啊。中共和中國,中共和中華民族,不是一個概念,是吧 ?」(點頭)「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中共才幾十年,卻都是暴政。愛國也不等於愛黨啊。現在正義良知的人都在聲明退黨退團退隊,也是抹去咱們加入它時舉拳頭髮的誓,咱們當時都說過『為它奮鬥終生』。我給你起個化名叫『某某』吧,用這個名退出團和少先隊,你從今以後心明眼亮,不為它奮鬥了,為自己的美好未來努力,你說行吧?」「我看行。」「祝你學習好,心想事成啊!」「謝謝,謝謝!」

例三:在市場勸三退

(自認為不擅長與人談話的同修,可以先到這裏講一講,不少商販很樸實,很容易說上話。這裏有時人多、商販忙,講的時候也可以借助真相幣,直接進入主題。)

先發正念。買東西時,把真相幣寫字的一面迎面遞過去。賣東西的是兩位一高一矮的郊區大姐,高個說:「嗬,這錢上這麼多字。」我說:「是嗎,寫的啥呀?」矮個不耐煩的說:「法輪功!都是法輪功寫的!」(她好像有誤解。不用動心,那不是真正的她說的。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不正的因素。)

這時,高個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念了起來:「天-滅-中-共-包-括-誰」,我湊過去和她一起念「邪黨成員拿命陪,抓緊時機趕快退,別跟中共去倒霉!」矮個笑了起來,說:「這共產黨真是的啊,誰都說它不好!」她過來看了一眼真相幣,說:「看人家法輪功這小字兒,寫的多好,多齊!」(態度轉變了)

我說:「寫的還挺有道理呢!現在天災人禍太多啦,老人都說『天災是人惹的禍』,共產黨貪污腐敗、欺壓百姓,老百姓信『真、善、忍』,祛病健身做好人,它就把人家抓起來,還把人折磨死不少。人常說:人不治天治。今天的災禍,就是衝著它來的呀。」(兩位點頭)「小時候都戴過紅領巾吧?」(點頭說「戴過」)「入過團嗎?」(搖頭)「我倆就上過小學。」「現在入過它的人都在退出呢,免得老天滅它時,咱們和它一起遭殃。「我給你們起個化名退出吧,你叫曉興,你叫曉隆,也祝你倆買賣興隆!」「行,謝謝你啦!」

「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幾個字,災禍來時還能保平安呢。」矮個:「是嗎?謝謝啦!」高個:「甚麼?哪幾個字?」(向她們掰手指頭重複一遍)「記得嗎?前幾年電視演的那個天安門自焚……」(講自焚真相),有時間再講些其它真相,直到有顧客來買東西,她們忙了,就和她們再見。高個說:「有空常來啊!你多來幾趟,俺們還能多明白點兒!」

例四、一分鐘也能救人

有時,我們和世人可能只有一分鐘講真相的機會,也可以把握好。如:有時乘坐出租車,由於路程很短,上車時司機又在打電話或有其它事,不一會兒就到地方了。

上車時,就發正念,清除影響司機得救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的一切因素。下車前,直接問司機:「你入過黨嗎?」「沒有啊。」「入過團、隊嗎?」「沒有。」「小時候沒戴過紅領巾啊?」「啊,那戴過。」(以後改為先問「戴過紅領巾嗎」,這樣對方能聽懂。因為時間倉促,突然問「入過團隊嗎」,對方可能反應不過來)

「現在的人們都在退黨、退團、退隊呢,很多地方都寫著『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這可不是笑話,壞事幹多了,就要被上天懲罰了。人活在天地間,應該順應天意。你就用『順風』這個名字退隊吧,順應了天意,你的未來也會一帆風順的!」「好,謝謝!」

「記的以前電視上演的那個『天安門自焚』吧,那是假新聞,國際社會一調查,發現那幾個自焚的都是共產黨花錢雇的,沒有一個是煉法輪功的。共產黨看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想鎮壓又沒有藉口,就搞了那個假新聞。」司機點頭:「啊。」「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功讓人道德高尚、身體好。你要是遇到真相材料好好看看啊,上面寫的可對啦。再見!祝你每天開車一路順風啊!」「謝謝!慢走!」

一分鐘勸三退,要有堅定的一念──定要救他(她)。慈悲心和正念的場能解體一切邪惡、抑制人不好的思想。這時大多世人的表現是:我們說的每句話,他們都認真聽,沒有爭犟(但可能會正常提問一句),並且很感謝我們告訴他(她)這些。

二、快速勸三退中注意的幾點

(一)要真誠禮貌、親切隨和;注意和對方的互動,忌諱自說自話。常人不喜歡自己被「教導」,慷慨激昂、批評、灌輸、「上課」式的談話方式,救人效果不佳。客觀、平和的表述,最易於被世人接受。

(二)語速要和緩(講的又快又急,或者沒有鋪墊、以為自己知道的別人也知道。這是通病)。雖然我們已經講了近十年真相了,但我們面前的世人很可能是第一次聽,也許他們對真相一無所知,有的還被灌輸了很多邪惡謊言,一時思想轉不過來。我們還是站在體諒世人的角度,根據對方的接受能力措辭,說話要慢一些,穩一些。

一次和飯店老闆講真相,他同意三退後,說:「其實這個事,以前有人來說過。」我說:「你退過了,就不用再重複退了。」他說:「沒退過。當時她講起來就止不住了。她走後,我們都以為是精神出毛病了呢。」(同修堂堂正正的講真相,很了不起。也許就是講快了。我和他解釋說,共產黨給法輪功編造了那麼多惡毒的謊言,她是信法輪功的,看到大夥被騙,一定很著急。她是為了大家好啊。老闆說:「是,現在看來是這樣。」)

(三)表達方式上,最好不要把世人和修煉人分隔為「你們」和「我們」;同修間談話的「專業語言」,不要說;「常人」這個詞,對方一般不愛聽,認為是對自己的貶低;「邪黨黨徒」的說法,可能會使一些人難以承受。

再如,講自焚真相時,我們對自焚偽案中的人名很熟,但一些世人可能對不上號或者思維跟不上。比如「劉思影」,我們可以轉換成「那個小女孩,叫劉思影的」,或者說「那個小學生,小女孩」。這樣給世人一個緩衝餘地。

(四)另外,講真相中對方無論說甚麼,我們都不要被帶動,從人的層面跳出來,最終都要把話題拉回「真相」這條主線上。

三、一點體會

(一)在幾分鐘內勸三退時,強大的正念、純淨的心態、完全為了對方好,可以彌補時間上的不足。

(二)雖然時間短,也要注重實效,不能敷衍。主要的真相儘量講清,起碼也要說上一句。在內容上,儘量要說到中共邪惡,法輪功是好的,自焚是假的;要問清對方入過甚麼,我們給對方起的三退名字叫甚麼。(講述時,可以根據對方的接受能力組織不同的語言)。

有時對方雖然沒有系統聽真相,但聽到這些,大概也會有個印象;而有時,對方會改變主意,要求我們不要走,多講講。有一次,三言兩語的和出租車司機講完後,他說:「我耽誤你兩分鐘行不?」然後把車停到路邊,提了一些問題。最後叮囑說:「這個事(三退的事),你可得當回事兒幫我辦了啊。」

另外,「自焚真相」幾乎是每次必講的。有一次,和一個賣菜的中年男子講真相,因為總有人來買菜,當時只講了「天滅中共」和「法輪功好」。他說:法輪功做好人,倒是挺好,但是把人燒成那個樣兒可不行。(講真相中,很多人說過類似的話)告訴他自焚真相後,他說:「那行。我叫某某某,幫我退了吧!」

還有一次,和一個中學教師講完「自焚真相」,他還不放心的問:「這麼說,自焚真是假的呀?」可見「天安門自焚偽案」害人之深,我們講真相時不要忽視了。

(三)講真相中表面的做法、具體說甚麼,並不十分重要,也沒有固定模式。面對面講真相也不是善於言辭的人的專利。一顆「為他」的心很重要。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在講真相中觸動人根本問題的時候,同時感到大法弟子真是在救他的時候,我想人明白的一面就會表現出來。」

(四)當不想去和人講的時候,我首先分清那不是自己,然後背法,如反覆背:「講清真相驅爛鬼 廣傳九評邪黨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喚不回」(《濟世》)。背著背著,不想講的念頭就消失無蹤了。

當放下自我的時候,就能突破一切障礙,智慧也會源源不斷,講真相中能如意的掌控局面,最終把更多的世人引領到一個安全、美好的所在。

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