鍥而不捨「追回」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我是個農村的大法弟子,我通常採用「找」、「碰」的方式去講真相救眾生,遇到特殊情況也採用「追」的方式去做。

「找」,就是走出去找親朋好友、熟人、鄰居講真相勸「三退」。我都是在午飯後出門,臨行時刮刮鬍子,換上整潔的衣服,高高興興的騎自行車出發了。若是去多年不見的老同學、老教師家講真相,還要帶上禮物呢。

「碰」,就是在街上、在路上、在村口、在田邊、或在家裏,只要碰到有緣人就講真相,發光碟,特別是在親朋好友的喜宴或喪宴中,有面對眾人講真相的好機會,我都會早點去晚點回,盡力多救一些人。有時間我還會騎自行車沿鄉村公路去「碰」有緣人,講真相、發光碟。在「找」、「碰」的救人方式上,同修們在《明慧週刊》上交流的經驗很多,在此我不多說,僅就「追」的方式上寫幾件事兒和同修們交流。

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都清楚地知道,現在講真相救人刻不容緩,有的機緣只有一次,如果把握不好該救的人沒有救了,事後越想越後悔。當有緣人突然出現時,我用祥和的心態接近他,親切的稱呼加上關心的詢問,使對方樂意和我交談。自己再根據時間的長短和聽者的接受能力耐心的講真相,收效很好。但自己也有疏忽的時候,因一時思考不周使有緣人一晃離去,怎麼辦?此時我會立即命令自己:「快追!」

去年夏天剛放暑假,一位親戚家的孩子在我家住了幾天後第二天要去南京看爸媽。這天有一位老人帶個小男孩也來到我家,讓小男孩跟隨我家親戚的孩子一同去南京。我正準備去前院招呼這位老人進堂屋來看神韻演出光碟,沒料到他和我妻子說了兩句話就推著自行車走了,我急忙抓了一包煙跑步追了過去。我家門前是大路,當他剛要騎上車時,我急忙高喊:「請等一下!」他一愣神回頭看時我已經跑到近前。給他遞過煙後,我就熱情的問他了解不了解法輪功?接著就認真的向他講起真相。老人有信神的基礎,悟性又好,他一會兒就聽明白了真相,臉上露出了笑容,我問他入沒入過邪黨的組織,他講自己不識字也沒入過邪黨組織。我告訴他常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健康得平安,他聽著連連點頭。當他騎上自行車離去時仍高興的笑著。我回到院裏又向小男孩講真相,他聽明白後退出了少先隊組織。

一個月前,表姐夫來我家,我急忙向他講真相又放神韻藝術團09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光盤給他看,他看的很高興,並答應退出邪黨團組織。他對我說他有個親戚生了重病,全家人愁壞了。我說:「你勸他來我家拿光碟看看,認真看幾遍病情就會好轉;如果真正相信並修煉法輪功,病就會好。」表姐夫說一定勸他來拿光碟,並告訴了我他親戚的姓名和住址。等表姐夫走後我才意識到這件事情沒有落實到實處。因為表姐夫離他親戚十多里路,他若不及時去告訴此事就擱下了。我真後悔沒讓表姐夫把碟片給他親戚捎去,又一想表姐夫說途中到老舅家敘敘話,我就推出自行車要去老舅家找他。妻子說:「他騎自行車跑得快,等你趕到舅家說不定他又走了。」我說:「追不上他,我就到他親戚家去一趟,他親戚家離咱這二十多里路,回來即使走黑路也沒甚麼,俺沿公路講真相有時回來晚了不也是走黑路嗎。」說著我騎上自行車就追去了。到了舅家果然沒有追上表姐夫,我就直奔他親戚家去了。到了他親戚家住的村莊,我通過問路先後向兩人講明了真相,並給一位有影碟機的老人送了一套神韻光碟。我找到表姐夫的親戚家,向在家的人寒暄了幾句就認真的講起了真相,送了一套神韻光碟,並告訴他們等病人從醫院回來後多看幾遍神韻藝術團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節目,再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全家人看了光碟後常對著病人念這九個字,病人就會好得快。病人的媽媽接過我寫的九個字連聲道謝。在回家的路上我又碰上一個有緣人,給他講了真相又送了光碟,我覺的這一趟追的效果還可以。

上星期的一個上午,我正在院裏洗衣服,眼睛卻不時的瞄著門外大路上的行人。汽車、摩托車駛過我不看,只注意騎車的和步行者。心想這幾年有許多問路的、借打氣筒的、請幫一下忙的、賣洗頭膏的、收廢品的、推銷種子的等等,很多有緣人被師父安排來我家聽真相得救了,今天上午再來幾個吧!我正琢磨著,一位騎自行車的老人朝我院看了一眼。我頓時精神一振,這不是兩年來我想尋找的那位多年不見的退休老幹部嗎?是他!面貌很像。可這人穿著舊衣服騎著舊自行車不像個老幹部,能是他嗎?唉人都跑遠了,別考慮他了。不,機緣難得!我正念一起,一股熱流沖到左腳掌,全身充滿了力量。心想是他不是他追上去一看就明白。我急忙放下沒洗淨的上衣推出自行車,摸摸身上常備的神韻光碟,急急忙忙追了過去。

原來這位退休的老幹部的孫子媳婦和我女兒在一個單位工作,他孫子媳婦相貌出眾,人品又好,婆家、娘家把她視為掌上明珠,可是結婚不久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竟變成了植物人。兩年來兩家人淚沒少流,錢沒少花,可她依舊靜靜的躺在醫院裏。我思考著此事,猛踏著腳蹬,一會兒就追上了這位老人。啊,果然是他!我連忙笑著對他打招呼:「大叔,你還認識我嗎?「他急忙跳下自行車笑著說:「認識,二十年前你和俺兒子來往過,那時你身體不好,前幾年聽人說你為煉法輪功丟了工作,還受了不少委屈,真沒料到你現在的身體和精神這麼好!」我遞給他一根煙高興的告訴他說:「法輪大法太神奇了,我的重病、妻子的癌症都煉好了,已十多年沒吃藥了。現在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都有人在學煉法輪功。『真善忍』是宇宙最高的特性,人是鎮壓不了的!共產黨八九年鎮壓『學潮』得心應手,可鎮壓法輪功已經十年了,儘管欺人的謊言說盡,害人的招數用絕也沒能改變大法弟子的修煉意志。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的這幾年中,經我講真相走入大法修煉的就有幾十人,多數是病人,其中就有三個癌症患者,現在他們都有了健康的身體,節省了許多醫療費。大叔你想我們大法修煉者按『真善忍』去做事,心眼變好了、身體煉好了,這對個人對國家不都是有益的嗎?」

接著我就告訴他我追來的目地:「是為了你孫子媳婦好,也是為了你們兩個家庭好!」他聽了很激動,拉住我的手。我們兩人就站在馬路邊上敘話,我的嗓門很高,路上的行人都能聽到,個別認識我的人看我笑笑,心裏明白我在做甚麼。這位老幹部沒有怕心,全神貫注的聽我講,根本不留意路上的行人。我從衣袋裏掏出神韻光碟對他說:「你和大嬸把這套神韻光碟多看幾遍,身心會受益的,你到城裏把這碟片送給兒子、媳婦、孫子看,誰看誰得到好處。你再送給孫子媳婦的爸媽看,讓他們也感受到大法的慈悲。你們兩家人擰成一股勁輪流著對病人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真誠的堅持下去奇蹟一定會出現!」老人聽了連連點頭,他接過神韻光碟又要我寫出九個字。我一掏衣服發現水筆沒帶,他就隨我返回家來,我立即請老人欣賞零九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創世篇。我寫好了九個字,又找出了《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洪傳》、《緣》三個真相光碟一起送給了老人。他一再要付錢,我堅持不收,說:「大法弟子做救人的碟片是不收費的!」老人臨走時再三道謝,並表示要廣傳神韻光碟。

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在大法弟子全身心的搶人救人過程中,我也遇到過遺憾的事。半月前的一天中午我正在公路邊上幹活,眼睛在路上尋找著有緣人。這時一輛大卡車突然在我身邊停下,司機向我大聲問路,我急忙熱情的給予回答,腦子裏急速的思考著如何勸他停一下聽聽真相,可瞬間又想不出合適的話來,看著車裏坐的人和司機都急著趕路的神態,我只好對他們無奈的放棄了。車跑後我又後悔起來,實際上剛才多講一句話的機會還是有的,為啥怕講不明白真相而不講呢?我應該高聲的告訴車內人:「記住法輪大法好將來得福報!」修煉人純淨的話語能打入他們的心靈,即使一句話不能使他完全明白真相,可也能會為他們以後聽真相被救度奠定基礎。唉,又是一次失誤!

以上是自己講真相救眾生的一些具體事例,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