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救度眾生為己任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我在講真相、救度世人中經歷的故事可多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我的偉大使命和責任。從年齡上講我已年過花甲了,從修煉上講根本就沒有年齡大小之分,只要我一出去講真相就有使不完的勁兒,我清楚這是慈悲的師父在加持我,鼓勵我去多救人。同修們,趕快走出來去講真相吧,需要我們去救度的眾生還多著呢!

城裏講真相

最近我在街上講真相時碰到了一位中學教師,我給他講時,他說:「有好多人給我講過,我都把他們給罵走了,我就是不退黨。」我和顏悅色的說:「您這樣做就錯了,他們都是為了您好才和您講的,您不該罵他們走。某某黨成立以來搞了多少次運動,在這些運動中整死、害死了多少無辜的好人您最清楚。您再看看那些當官的有幾個不貪的?就拿這次奧運來說吧,有多少法輪功學員無端的被監視、看管、勞教、判刑。您想想,它幹了這麼多的壞事,害死了這麼多的好人,天能不滅它嗎?您是個好人,何必跟它去背黑鍋呢?您退了吧,只有退出來才能保命保平安呢!」我看他在深思,就又說:「您是不是還有顧慮?給您起個化名退了吧?」他說:「行,退了吧。」

二零零三年我們家搬到了縣城,到了新的環境中首先和當地的同修取得了聯繫,很快投入到證實法、反迫害當中。同修們認為我年歲大了,晚上出去做真相一般不找我,我就主動要求和同修一起去。同修看到我精力一點也不比年輕人差,我們一般晚上七八點出去,做一夜真相,第二天凌晨五點左右才回家,跑一夜一點也不覺的累。

三退剛開始時,我和丈夫首先退出邪黨組織,再找親朋好友講,遠的就給他們寫信或坐車去給他們退。我的親家母原來對法一點也不認識,我就多次耐心給她講真相。有一次國保大隊和單位找到我,要劫持我到單位去辦班,她當著眾人的面說:「我們全家人就她煉功身體最好 ,現在全家都靠她,煉法輪功有甚麼不好?憑甚麼要抓她?你們要把她抓走,我就也煉了。」惡人聽了這席話,灰溜溜的走了。從那天開始,她真的開始煉了,並且僅僅兩個月的時間身體就發生了神奇的變化。

有一次和我在一起上過班的同事叫我去飯館吃飯。剛開始有人就衝著我說:「今天你別說你們法輪功那一套,聽我們的。」我心想這是救人的好機會 ,不讓說可不行。他們剛開始說幾句,我就把話題引到講真相上來了 。這時有人說:「看來煉功真是長智慧的,你比以前可會說多了。」

我說我們大法就是開智開慧的功法。過去我總認為自己年齡大又沒文化,到任何地方從來不多言多語,有點自卑感。現在可不一樣了,我是大法弟子,到哪裏都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是世界上最有能力,最有智慧,最優秀的!

一天我在街上碰到一個年輕人,就給他講真相,他說:「你敢和我說這個?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說:「我知道你是警察,我就是要給你講,讓你明白真相得救。」那個年輕人感動的說:「阿姨,三退的事我都知道了。我今天沒穿警服,但您以後在給別人講這個的時候一定要留心注意啊。你看看我腰帶上的標誌,如果遇到國保大隊的可就不好了,他們都穿便衣。」聽到這我的心中很感慨,師父讓我們救度眾生,警察中也有好人啊!我們也得救他們。

山村講真相

前年秋天我和一個年輕同修去她的婆婆所在的村子講真相。她騎摩托車帶著我,下了公路後因為山路崎嶇我們只好步行。那天我們走了好幾個村子,退了好多人,晚上十二點趕到家正好發正念。來回一共兩百多里的路,卻一點也沒感到累。我不服老也不怕吃苦,只要能多救人就行,因為我是肩負救度眾生的大法弟子,是一個走在神的路上的人!

我和同修有一次到一個只有十多戶人家的小山村講真相。進了一家破舊的院子,看見炕上坐了個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我們進屋後,大娘和我們說:「兒女都不管我,就我一個人過。自己摟點柴火燒燒炕凍不死就得了。」我們看到她家沒生火,冷冷清清的。我握著大娘的手給她講真相,一遍遍的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看到老人生活那麼艱辛,我們將身上僅有的十幾元錢掏出來讓她買點吃的。老人顫抖著雙手把錢接過去,老淚縱橫的說「你們不是我的親兒女,可是比我的親兒女還強啊!」不停的感謝我們。我說:「這是我們師父教我們這麼做的,你要感謝就謝我們的師父吧。」

我和同修在街上又碰到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我們給他詳細的講了共產黨的腐敗,迫害法輪功和大法的美好,老人聽完後激動的說:「你們講的真好!現在社會就是腐敗到頭了,哪有像你們這麼善良的好人呢?共產黨還迫害你們?!真是善惡不分啊!」他堅決的退出了中共邪黨組織。退了黨老人就當場哭了,我們也哭了。老人感激的邀請我們去他家吃飯,我們婉言謝絕了,因為我們知道還有更多的像老人一樣的善良人等著我們去救度啊。

一天我們坐汽車到某村講真相。下了車我們就一個接一個的村子講,一連講了三四個村,一天沒吃飯,一口水也沒喝。後來實在餓的不行了,就到小賣部買了一袋方便麵在一個村民家吃了。吃完後還覺的餓的不行,看見人家的櫃上放著吃剩下的兩塊瓜,就問主人能不能吃?主人欣然答應了。我想不能白吃人家的瓜啊,我就硬塞給主人五角錢。吃完後我們趕到下個村時已經是晚上了,正愁沒地方住的時候在街上碰到一個老太太,她問我們:「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嗎?跟我來我們家住吧。」到了她家她才說:「我也是煉功的,平時都呆在家裏。今天也不知為甚麼非得想要上街。結果就碰到了你們,這真是師父的安排啊!」我和同修心裏也非常激動,弟子所走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啊!我們在同修家住了兩天,把本村和鄰村的真相都講了。

有一天我一個人從家裏出來,走到附近的一個小山溝裏,看到幾個人在那裏栽樹,我走過去給他們講真相。其中有個人說:「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我們渴了,你給我們送點水來。」我說:「行!」我回家提了一壺水又爬到山上給他們送水。那幾個人說:「我們和你開個玩笑,沒想到你真的來了!」我說:「我們大法弟子就是修真善忍的,答應了你就肯定來。」說完就給他們發真相資料,他們都說沒入過邪黨組織。一年後,我又在街上碰見了其中的一個人,我給他講真相時,他說:「我是黨員,我認識你。」我很驚訝,他又說:「你忘了嗎?一年前你還給我們送過水呢。」我一下就想起來了:「那時你說你不是黨員,你騙了我了。」他說:「我當時根本就沒想到退,現在又碰到你了,看來這個黨真的該退了,你給我退了吧。」

得法受益的經歷

1997年時我丈夫得了腿疼病,最後連路都走不了了,拄著雙拐到處去求醫。北京各大醫院跑了好多家,錢花了四五萬元也沒有甚麼效果,沒有辦法只好去找狐黃白柳看,也無濟於事。我當時壓力特別大,快崩潰了。

這時有人和我說:「叫他去煉煉法輪功吧,法輪功去病健身效果可好了。」說起來我當時得法的目地非常慚愧,我當時並不是真的想學功,而是為了學會了教我丈夫給他治病。我一看法輪功書,才感受到這是一本多麼好的書啊!他不僅能夠祛病健身,而且還能修煉成神佛,從此我就真心實意的學起了法輪功。

學法時間不長,我身上就發生了神奇的變化。這幾年由於丈夫得病,我心力交瘁致使頭髮大把脫落,學法後從新又長出濃密的新髮來。

丈夫看到大法的神奇也觸動很大,於九八年也修煉上了。沒想到他的變化更大,才學了幾個月,就把拐杖給扔了,藥也不吃了,到醫院去拍片子病症也找不到了。我看他心很堅定,要一心一意的煉下去,乾脆把拐杖給他燒了。

我們是雙職工,家庭條件比較好。自從我們學法後,就在我家建立了學法小組。我和丈夫自然而然的就承擔起了聯繫人的角色,主動做起了帶動大家到各個村去洪傳大法的事。我們這是個山區,山路崎嶇,很難走,我又不會騎自行車,只好步行爬山越嶺,到處去傳法教功。

九九年迫害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家的煉功點一直在堅持著。當時也有不堅定的學員說:「這麼好的功法被污衊,咋師父不管啊,這個功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和他說:「別信電視的,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咱們別動搖,堅持煉下去。」當時我的心特別堅定。師父經文《心自明》來了後,我就去給學員們送經文,鼓勵大家堅定修煉。

我們地方是迫害最嚴重的地方之一,有十多名同修被關押勞教,惡黨人員還把我們幾十人弄到鄉里辦班,修公路。當時同修們的壓力特別大,有的不敢煉了,有的不敢出來了。面對這種壓力,我沒有被嚇倒,一直在做著講真相,散傳單,貼標語的事。

說的太囉嗦了,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