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哪裏都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

(一)得大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二月四日晚得法的,這天在家過年,侄媳說:今晚電視放「西遊記」。我們就跟她一起去看電視。剛一進她屋,就看見桌子上面有一本《轉法輪》。我拿著書,翻開就看見師尊的法像,對我兒子說:這張像好像如來佛啊!我給侄媳打個招呼,下樓看書去了。坐在床上,蓋上被子,一直看到深夜。第二天從街上回來,兒子也在看那本書。這本《轉法輪》是我侄媳婦的父母放在她家,沒拿走的。年沒過完,我就上她父母家學煉功去了。在書店請了一本《轉法輪》,就這樣得法了。

在得法前,我有一段經歷。有一天在我二姐家住,深夜有三個像「飛輪」,又像「蜜蜂」排成縱隊,從前面閃著銀白色的光向我飛來。前面第一個飛進我的小腹,我一下醒了。不知是怎麼回事,又睡了。沒多久,在我得法後,我二姐、兄弟也得法了。學法後我悟到,是不是我們三姊弟一人一個法輪。九八年回住地,到煉功點學法煉功了。

(二)師尊給清理身體

九八年,一次到其他地區、縣洪法回來,下車就拉肚子,屙血。從此以後隔一段時間拉一次,一次要幾天才結束。不管怎麼拉血,身體不垮,越拉越有精神。一直到後來,我騎自行車發大法資料、貼不乾膠,照樣幹。因《精進要旨》的〈病業〉裏的法理講的很明白了。所以,十年來沒用一分錢的藥。

有一次,早上六點,發完正念,肚子一叫,又拉肚子。拉了很多血,頭一暈,倒在衛生間,線褲、內褲泡滿了血。一兩秒鐘醒了,爬起來,趕快打掃衛生,洗衣服。兒子回來,我已經整理完畢,他也不知道,我也沒說。這時肚子空的很,雞蛋、麵條、小籠包子吃了很多。睡了一覺後,下午照樣上街買菜。十年多來,拉了多少次已記不清了,師尊就這樣把我的結腸炎、咽炎、左邊的過敏性鼻炎、右大腿外側從髖骨至腳腕麻木、痔瘡、一蹲下心臟呼吸困難,這些病業都給我清理乾淨了,好了。現在我紅光滿面了。

(三)難忘的一次貼不乾膠

二零零一年,從區(縣級)縣回來騎著自行車,經過一零八國道線,在路北邊有一道圍牆,牆面向東,前後都有鄉場,過往人多。我貼了一張不乾膠「法輪大法好!」一貼,聽見「轟」的一聲,不乾膠立即閃著銀白色的光,這張不乾膠在那裏清理著另外空間的邪惡,告訴世人大法好,「管」了近兩年,後來請單位修房拆圍牆時,才在這個物質空間消失了。

(四)有師尊保護做三件事都有驚無險

有一天晚上,我和王同修剛煉完功,他在吃生蘿蔔,我把煉功帶放進紙箱裏。一轉身,一個警察就進屋了,以查戶口為由,到處翻翻、看看。吃的剩菜、剩飯都翻開看了,就沒動我的紙箱。到處看了一圈,才問我臨時戶口辦沒有,沒辦明天去辦了,六元錢一個月,說完就走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因老闆經濟問題,警察進屋抄家,一進我宿舍砸爛了辦公室的門,把我的大木箱甩在地上底朝天。大木箱和牆壁之間放著十盤講法帶,那十盤講法帶整整齊齊排成一排緊貼牆壁沒掉下來,又明顯的露在外面,沒任何遮擋,警察也沒看見,《轉法輪》就放凳子的布袋裏,警察也沒動那個凳子。

有一次,我騎著自行車,又貼不乾膠。在一條大街的延伸段出去約兩公里,一輛紅色「夏利」車發現了不乾膠 ,在我後面調頭向城裏開去,我意識到惡人要告發,我立即穿過公路中心綠化帶,到那邊反方向低著腰,把棉衣翻過來穿上。這時一輛警車開過來,向延伸的西段慢慢開著,我騎了一段路後,從南邊的一條機耕道走了。

(五)有緣人相繼得法

《轉法輪》書中講「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有的人遇見我說,好久沒見了,身體怎麼這樣好,紅光滿面,精神十足。我說,是呀!因我學了真、善、忍,煉了法輪功,甚麼病都沒有了,從不感冒,與藥斷了緣份。電視裏說的全是栽贓陷害,天安門「自焚」是編造的。就這樣一種形式,十多位有緣人得法,都給他們請了《轉法輪》,有三本《轉法輪》到五百多公里之外去請到,並給他們送去。

我的朋友有心臟病,全身浮腫,只能坐,走不得,睡不下,呼吸困難,已有兩次輕生念頭。二零零四年八月,我去看他和他接觸,他的心情就好的多。半天後,他就開始拉肚子,拉後就舒服。我想他一定和大法有緣,我就給他講了《轉法輪》書中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法理,告訴他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每次三十分鐘兩眼微閉打坐。他說三十分鐘坐下來後,身體很舒服,像沒有病一樣。

有一次,坐一會兒,就看見一個怪怪的小人拿一根棍子打他。打時,這邊一束花擋住了,又那邊一個花瓶上的花擋住了,他這時才想起了,要喊師父的名字,他一默念師父的名字,那個怪人就不見了。現在他腫基本上消了,能一個人上下樓了,能騎自行車了。去年(零八年)十月和今年四月,他能坐火車外出旅遊了。今年盤坐時,他看見兩個法輪在他面前轉。

(六)哪裏都講真相

二零零五年,我們去幾百里的邊遠地區講真相,送《九評》、貼不乾膠、發資料。惡人告發後,當地警察綁架了我們。我們在公安大院、監獄裏過道處,監獄接待室門口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救我們!」,並高聲唱「法輪大法好」的歌。半年下來,十個監室的人都會唱了,每天下午五點半以後,就唱「法輪大法好」的歌。我住的那個監室半年來,進進出出有三十多人明白了真相,出去後,並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家人和親朋好友。我們給法醫、指導員、法警大隊長和同行五名法警、前任所長都講了真相。有一名警察下午四點鐘還來喊我們「法輪(功學員)大哥煉功嘍!」他已經明白真相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