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強,甚麼都擋不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正月得法的,當我第一次看到師父的講法錄像時,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激動的一晚怎麼也睡不著,師父的形像總在腦海浮現。從那時起,我的世界觀、人生觀真的發生了變化,在我走上修煉道路的十年間,雖然我是一個業力滿身,怕心很重的人,但憑著對師、對法的堅信不移,無論甚麼樣的病業關,我都堅定的走過來了。也深切感受到師父時刻都在看護我,保護我,替我承擔罪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邪惡鋪天蓋地,對大法和師父進行造謠、誣蔑,我心裏非常的難過,也很害怕,不知所措。同修們在一起學法,學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漸漸的認識到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到二零零一年明慧網不斷刊登同修去天安門證實法的偉大壯舉,我的心中也升起了想去北京證實法的念頭。這個念頭一出,各種執著心紛湧而至,尤其是怕心,只覺得兩腿發軟、渾身在抖,還有對家庭對親人的情,我和同修們在一起切磋,大家悟到越是這樣越應該堅定正念,去掉執著,突破一切干擾。在我想退縮的時候,師父在夢中幾次點悟我,鼓勵我,同修們相互鼓勵。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早晨臨行前,我對一同去的同修說思想中可千萬別有被抓的念頭,同修堅定的說:「今天去,明天回。我說了算。師父說了算,與一切舊勢力的因素沒關係。」就這樣當天到達北京順利的住進了旅館。睡覺前同修在心中默默的問師父,讓我們明天幾點上天安門證實法?晚上睡覺清晰的看到我隨身帶的小時鐘指針在十點上。第二天早上我倆八點多鐘來到天安門。廣場上空蕩蕩的。四週不時的有警察,還詢問我們是幹甚麼的?我沒有正面回答,同修在一旁發正念結果有驚無險。隨後我們在廣場轉了一圈。選定在地道橋口等待時機,十點鐘剛過,陸續有旅遊團走進廣場:中國的,外國的,我們倆隨著一群遊客中間猛然打出《真善忍》橫幅,同時高喊壓在心底已久的聲音: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那一刻我的頭腦一片空白。當我倆隨人群走到長安街安全離開的時候,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師父太慈悲了。回來後和其他同修交流大家很受感動,又有幾個同修分別走上天安門。

零八年奧運期間,由於我們縣離北京不遠,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伸冤,所有出境口都有人嚴加把守,對每一個外出的人都要本鄉鎮派出所開出的證明。對大法弟子更是嚴密監視,根本不讓出門。我本來也沒想要外出,突然有一天我丈夫沒去上班,說借奧運孩子放假我們全家出去旅遊兩天吧,起初我並不同意,可說服不過他。怎麼辦呢?一上車我就在想:孩子放假出去旅遊是很正常的事,不允許任何人迫害我。於是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同時請師父加持,解體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當車走到出境口被攔住時,丈夫下車出示證件,我沒有下車(因我沒有證件,還上了邪惡識別抓捕的黑名單)我心中想不許惡人上車檢查,不許他們靠近車子,就這樣他們只是站在車旁邊問了一句:車裏還有甚麼人:丈夫隨口說是孩子還沒有身份證呢。他們便讓我們過去了。

在這幾年的正法修煉中,同修們珍惜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努力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我與同修互相配合把真相資料以各種方法送給四面八方來趕集的人們,也有的遭人舉報,遭受非法迫害幾次,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面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做的很不夠,清楚的知道離法對我的要求差的很遠,心中非常慚愧。現在面對無數等待救度的眾生,我感到責任重大。師父把樹立威德的機會與光耀寰宇的榮耀給了弟子,我無論做甚麼都無法回報師恩浩蕩。再一次感謝師父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