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間隔、清除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本地區證實法的形勢好像很難向前推進。雖然同修個人都在盡力做好,但總感覺達不到應有的狀態,感覺有甚麼不對勁的地方。

其中一個突出的不足之處是同修之間協調配合不夠。很多同修感覺到、看到了這個問題,卻又不知如何糾正這種不正確狀態。我本人也在其中。親身經歷、親眼看到或聽到一些關於同修之間的間隔甚至誤解的事,甚至造成當事同修有的不願意再見到其他同修。時間長了,逐漸積累下來的不好的物質多了,似乎越來越難解決。當事同修陷在矛盾當中,甚至想要解釋一下的時候都會造成不愉快,因為每個人所理解、所感受到的事實是不同的,甲同修認為事實是這麼回事,而乙同修認為的事實卻是另一回事。說的人希望對方能正確理解自己,聽的人心裏想的是對方說這話帶有自己的目地。也有的乾脆選擇逃避,免的產生新的爭執。

困惑了好長時間,總是尋求解決之道,也知道師父講過「向內找」,可是一遇到、甚至想到這些矛盾時,總是不由自主的說起某某同修如何如何。為甚麼總是看同修的問題,卻不能做到無條件向內找呢?

在學法時我也總想從法中找答案,看到師尊關於這方面的講法時感覺好像明白了,可是一遇到問題,還是不知不覺的陷在表面的對錯當中。

當看到零九年紐約法會交流文章時,我忽然知道應該怎麼做了,那就是:用正念破除間隔,用正念清除迫害!

長時間的迷茫沒有了,心裏開闊起來了。今年以來,很多證實法的項目一直推展不開,我感覺到孤獨、感覺到有心無力。忽然間我又看到了希望。

我體悟到:當我們遇到任何事情,不要評判事情本身如何和同修表面的對錯,而要無條件的要求自己正念對待。覺者是宇宙間一切正的因素的保衛者,可以為真理捨棄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而執於世間表面的理的對錯已經是心念在常人中的表現了。

更為神奇的是,當我有了這一層認識的時候,一些幾年來想不明白的問題忽然都有了答案。比如:幾年前一位同修遭迫害時說出了我,雖然最終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有驚無險,但我一直想不明白:我到底有甚麼不對的地方,以至幾個同修找她交流告訴她不能說出別人,但她最後還是為了自己家人說出了我(惡警欺騙她說出別人,就放了她的家人)?我和這位同修曾經一同走過一段同甘共苦共患難的日子。那段時間我們總能看到她的家人及時傳到黑窩內的新經文。有一次在我給被關押在其它監室的同修傳遞經文時被惡警發現了。當惡人逼迫我說出經文的來源時,我沒有一絲一毫動搖。所以我一直解不開,當時我沒有一丁點想說出你家人的想法,現在你為了你的家人一定要說出我,到底是為甚麼?我理解同修處於被迫害之中的壓力,我遇到這事一定有我做的不好的地方。事後,我曾追問同修:你覺的我哪個地方不夠好?我一定改正自己的不足。但是我從同修那裏沒得到甚麼答案。然而現在我忽然明白了。我不想再問同修這是為甚麼,也不再想同修做的對不對。我知道了:那是我要修的,我應該問問自己找答案而不應該追問同修。

另一件我一直理解不了的事情:與我一起配合整體協調的同修及家人同修遭迫害期間,一次我對同修說:「我是與你接觸最多的同修,這次的事我也有責任,之前為甚麼一直沒發現有漏。」當時令我非常意外,後來也一直想不明白的是:當時我話還沒說完,她就非常傷心的哭了,再想交流已經不可能了。後來幾次提起這件事也都感覺說不清楚,似乎彼此都覺的對方聽不懂自己在說甚麼。現在忽然明白了:問題在於我雖然想的是幫助處於魔難中的同修儘快找出不足、走出魔難,但心裏卻隱藏著「同修被迫害是因為同修本身有漏」這樣的不正確的觀念。所以當她最信任的我沒能用真正的正念支持她時,她才感到非常的無助。由此我也明白了我們經常看到的一種情況:有的同修出於幫助其他同修的想法,告訴同修如何如何,可是被幫助的同修感受到的卻不是正念,甚至感覺到受干擾,因此造成有的同修遇到了甚麼事情不想讓更多的同修知道,以至造成同修之間的不信任。

最近我們本地同修病業的較多,過不去關了到醫院治療,回來後甚至完全封閉起來了。這是不是也與我們當地同修之間相互配合不好、沒有用正念破除邪惡的一切干擾、破壞有關呢?

還有我們在營救同修方面總是不盡人意。耗費了很多的時間、精力,最後結果卻總是令人失望,進而灰心喪氣,陷入一種消極狀態。現在我想到:是不是我們在營救的同時,沒有足夠的正念去否定迫害,卻在不知不覺中還存有承認邪惡迫害同修的各種所謂理由。

有一位同修曾幾次講起她做過的一個夢。在迫害開始的頭幾年,很多同修都遭到了迫害。她在夢中看到每個同修都被一個黑色的罩子罩起來了,處於一種孤立無援的狀態,每個被罩起來的同修也都遭到了迫害。只有她和另一位同修沒被罩住。有一個聲音提醒她說:「就是因為你們兩個經常在一起,不能被罩起來,你們才沒遭到迫害。可是你們倆卻不好好配合。」

記的明慧網上曾有一篇文章,大概情況是說:有幾個男女同修一起到北京證實法,當時警察要打男同修,女同修堅定的維護著男同修,當警察要劫持男同修去另一個更邪惡的地方時,女同修又堅定的與男同修站在一起。就是因為同修有一個「大家是一個整體」的強大正念,所有的同修最後都一起安全的返回。

大法洪傳十七年、傳遍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和地區,為甚麼單單在中國大陸發生這麼嚴酷的迫害?那麼是不是我們的妒嫉心、爭鬥心等等給師父正法增加了難度?

當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用正念對待我們所遇到的一切事情時,所有的邪惡因素一定會瞬間被徹底清除,一切迫害也都會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那也就是偉大的佛法真正的得到了證實!

目前所在層次中的一點認識,侷限性和不足之處肯定難免。不足之處請同修多多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