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視家庭學法小組是整體提高的一部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最近看了很多同修的交流,特別是關於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論述,對自己啟發很大,突然覺得「整體」這個概念的內涵太深奧了。大到師父的整個正法進程,小到每個學法小組,甚至每個大法弟子本身都包涵了不同層次的「整體」的內涵。從這個角度上來體悟,家庭學法小組也是不可忽視的一個重要環節。

我們都知道,法輪大法的洪傳主要是通過親朋好友、親傳親、人傳人這樣一種形式,廣泛傳播,所以這種一家人一家人的、親戚連親戚的修煉的人就相當多,當然我們家也是其中一個。

這種全家人都修煉的情況,在個人修煉階段中並沒有甚麼特殊的感受,那個時候都是參加大型集體煉功和學法小組。說是小組,其實都是20-30人的大組,那時心情的確是非常舒服、祥和。家庭中也沒有甚麼突出的矛盾,基本都是全身心的投入到煉功、學法,生活,這樣一個平和的環境中。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這種家庭成員都修煉的形式也遭到衝擊。由於每個人的修煉情況不同,對法的思想認識也不同。隨著這種被迫害的衝擊,家庭修煉同修中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比如像那天我看到的明慧小冊《百姓》第二期報導的河北省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口村民陳遠川一家人在中共血腥迫害中,七口之家僅剩二人。在這期間,像這樣的家庭何止一家。也有的一家人的同修都分頭投入了大型資料點或做了協調人。有的一家人搞起家庭小資料點。有的一家人分工不同,根據情況投入其它項目:如撒傳單、小冊子、《九評》,用手機講真相,面對面講真相或寫勸善信等,都在做著證實大法的事。但是也有的家庭同修出現了一個邪悟,直接影響了全家其他同修都放棄了修煉的可悲現象。還有的家庭同修出現了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誰也說服不了誰的狀態。

從以上情況來看家庭同修個人的修煉情況,對這個家庭整體修煉有很大的影響。當然要是從法上來認識,修煉中出現的任何問題都是修自己的,都是衝著自己那個心來的。可是家庭的同修,它既存在著同修之間整體提高的問題,也存在著家庭體系中人的觀念,要擺正這兩者的關係,從人的觀念中走出來,把握好一思一念都不讓舊勢力鑽空子,沒有學法的基礎是根本做不到的,所以抓好家庭同修個人的學法,組織好家庭學法小組也就顯的尤為重要了。

我們這個大家族中本著「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的大法的要求,根據不同情況成立了多個學法小組,採取了幾個辦法:

一是內外結合。就是親戚中每個家的老學員分別參加外面同修組成的學法小組,能把外面同修學法交流情況及時的和家庭其他沒有時間參加的同修交流。
 
二是,親戚之間的結合。如哥哥、弟弟、妹妹等每個家庭能參加的同修組成的學法小組。

三是,家庭同修自己組成的學法小組。這種情況一般都包括了老少三輩大法弟子組成的學法小組。

這樣以來,根據時間、年齡等不同情況靈活結合,使家庭中的每一位同修都有機會參加一個固定的學法小組,有條件的同修三個小組都能參加。不管怎樣給家庭的所有同修提供了一個集體學法的好機會,修煉著自己,互相督促,共同提高。

我通過參加家庭學法小組之後,體悟最深的就是不管遇到甚麼矛盾,一定要突破情的束縛,從法的基點上認識問題。

我們在家庭這個環境中修煉,反映最突出的問題就是利益之心所帶來的難以割捨的情。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轉法輪》)。

一家人雖然都是同修,但都是修煉中的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執著和要去的心,再加上舊勢力利用人的那種家族中輩份的理念所反映出來的那個情,都在干擾著自己的修煉,所以往往發生在家庭同修之間的矛盾就容易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

比如:親戚家一個同修就因為孩子(同修)沒能及時的來給他爸爸(同修)過七十大壽,這位老年同修就動了氣,認為孩子不懂事,平常過不過無所謂,這七十大壽了你還不趕快來。結果出現了病狀,很長時間悟到後才過去。這不就是家族中長輩對孩子要求的那種人的觀念在干擾嗎?

還有前段我和老伴之間發生的矛盾。在一次家庭交流中(有孩子同修在),老伴又從新提起半年前我認為已經解決的問題,還說了一些我們平時兩個人之間發生的矛盾,發洩著心中對我的不滿。這如果在外面學法小組與同修交流中是不會暴露的(有人的執著心沒去,如人的情,愛面子等)。我一聽心裏有些反感,心想這二十幾年前的陳芝麻、爛穀子翻個沒完,平時的磕磕碰碰也記恨著,這還是一家人嗎?這還是夫妻嗎?還能修煉嗎(指老伴)?實際上自己已經站在人的觀念上,家庭生活的角度去想這些問題了,沒有把自己當成煉功人。事後自己靜靜反思自己,為甚麼老伴在這些矛盾中長時間過不去,自己還有甚麼心沒放下,是衝著自己的哪顆心來的呢?為此,我就仔細的回顧當時自己的所為、所思。

記得在一年前,有很長一段時間老伴出現精神不振,過一天算一天的那種混日子的狀態。表現在不願學法,也不願煉功,整天說累,身體消瘦,白髮劇增,我也問不出甚麼原因。後來孩子們(同修)給他個別交流,才透露出是為了二十年前和我的家人(現已修煉)之間所發生的利益上的問題。對我有意見,耿耿於懷,也覺的是執著,但一直沒有悟出來,個人生悶氣。當時我想,咱也是個修煉的人,不能因為我做的不好而影響了他的修煉,所以就借參加親戚學法小組交流的機會,就事論事的向他檢查了自己的不對,找了很多不足,把一切責任都攔下。心想這樣一來,他就能原諒我了,他不就能好好修煉了嗎?他能好好的修煉,他的身體不就好了嗎(其實落腳點是怕他身體出現問題)?

這回頭一看,才恍然大悟,這哪是修煉人的所思、所為啊!這哪是修煉人的向內修、向內找啊!這完全是站在人的情中,陷入到人的是非中不能自拔。我完全把修煉人的「修自己、向內找」混同了常人的自我檢查。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和「你就得向內去修,不能向外去找」的法理使自己明白了,修煉人的「修自己、向內找」是在修煉過程中找出干擾自己修煉的那顆人心,從舊宇宙為私的那個根源上去掉它,而逐漸達到新宇宙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標準,這也是破除人的觀念這個殼,真正從人中走出來這一過程中的體現。而常人中的自我檢查,卻是站在人的感情上,為個人的私利所採取的一種行為,兩者是人神之分,怎麼能混同呢?交流中,我從法理上認識提高上來了,老伴久拖不解的關也過去了,這使我深深體悟到大法是嚴肅的,對修煉人要求是嚴格的。

從以上問題可以看出,家庭同修組成的學法小組,經常在一起學法交流很有必要。它不僅能及時提醒自己是個修煉人,處理任何事都要站在法的基點上認識問題,嚴格按照大法的要求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互相督促,走好自己修煉的路。而且還能正確認識家庭同修之間的社會關係,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去修煉,把握適中,不走極端,真正的從情中解脫出來。

以上是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