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修在一起的那段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在我修煉的路上碰到這樣一位同修,使我難忘。同修的正念正行,精進實修,修煉中真正把吃苦當成樂,這位同修真是忙的吃不上飯是經常的事,為了節省錢經常徒步走也是經常事,同修每月才三百元的收入,還要用在資料點上,這位同修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從來不背後說同修,有話就當面講,有時讓我很服氣,發現我有不足,就直言不諱的給我指出來。因為我感覺她很純淨,真的是為了我的提高。我發現跟這位同修在一起那一段時間,使我提高了一大截。今天我寫這篇心得交流,也就是想說,同修之間互相幫帶也很重要,真正形成一個正念之場,邪惡還有地方呆嗎?

我和同修因做證實大法的事而相識。有一次,一位協調人跟我說:租你家房子用,在你家建一個資料點。我當然同意,並且讓一位女同修和我同住。這位同修是從哈市女子監獄回來不久,她當時看到我們地區資料非常短缺的情況她非常著急,於是一個人去了外地學習一個月的電腦技術。回來時外地同修送給他一台筆記本電腦和一個小打印機。資料點就這樣成立了,這時又來了一個懂技術的男同修,我甚麼也不會,就力所能及的幹點零活,如;如給《九評》貼皮、剪邊、訂小冊子等零活。資料點按部就班以後,這位同修能獨當一面了,那位懂技術的男同修也走了,時不時過來看一看。這位同修《九評》、《轉法輪》都能自己做了。

我們地區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相繼成立了幾個家庭資料點,緩解了我地區資料緊張的問題。同修為了謀生還在外面找一份家政的工作,每月三百元的收入,早八點上班晚六點回來。下班後我們忙著做資料,每週要打八百個小冊子,八百個單張,每星期還要做幾箱九評(根據需要的多少而定)還有《明慧週刊》。有時要的多的時候經常幹到凌晨三點才睡覺(那時還沒有晨煉)早上六點起來發完正念,接著學法至八點,白天她照常上班。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師父在給我消業,因為法理不清,身體不舒服,認為是年齡大了,又是七十多歲的人了,有時感到渾身疼痛。有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就鬧起矛盾了。我總認為是在幫她幹活,心裏就有怨氣,我就對她說,今天晚上我肯定不陪你到三點了,十二點發完正念我就睡覺,今晚我說了算,同修只是笑笑,不作任何解釋,我就更來氣了。接著就憤憤不平的說個沒完沒了,帶著怨氣說:啊,哪有做資料的還送資料還要發資料,有的同修都不理解你(也包括我)叫我告訴你:發資料的同修壓力很大,這十冬臘月的能不能少做一點,緩解一下。她聽到這些也不吱聲,她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只管打小冊子,就像我甚麼都沒說一樣。第二天下班後,同修沒回來。後來我才知道,她去做了一次發資料的同修情況的調查。當我看到她頂著滿身白霜回來時,我心裏很難過,想到自己那麼的自私呀!她還沒吃飯,問我有沒有吃的,當時家裏也沒有甚麼可吃的,就剩點涼土豆,她吃一些,就當作晚飯了。後來同修跟我說,當時同修發資料都是自己要多少,就給做多少,並沒有攤派。

看到同修正念正行做證實大法的事,沒有一點怨,相形之下,我向內找自己,發現自己很多法理還不是很明晰,得法晚,把幹事當作修煉,找出了自己的有求安逸心和不想吃苦的心,又學了師父的講法。師父說:「大法弟子在邪惡的迫害中做的不好或放鬆自己,很可能會前功盡棄。」(《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找到了自己一顆自私的心,最後自己悟到,只有擺正基點,明白了做甚麼都是自己的責任。從此對同修做大法的事,都能理解和支持了。同修的精進實修也在帶動著我。

一天過午我正在院裏鋸柴火,這時聽見咚!咚!的敲門聲,我就問誰呀?派出所的!我趕快放下手中的柴火。雙手合十求師父加持正念,心裏想這是做資料的救度眾生的地方,他們甚麼也看不到。我邊走邊發著正念,把門打開一看,哈!來這麼多人哪,派出所所長、指導員、片警、還有一個辦事處綜合治理辦的頭頭。他們進來後,我笑著說:請!進來後他們四個人的眼睛就盯在那根用舊電話線做的晾衣繩上。所長問這是甚麼?(指那根舊電話線做晾衣繩)我說:這你還不知道哇,這不是晾衣繩嗎!我心裏明白他們在找寬帶網線(寬帶網線在安裝的時候,同修就做了安全處理)。我問他們,你們在找甚麼?所長說:這家是幹甚麼的,(指做資料那個屋子)我說不知道,姓甚麼?我也不知道。所長說;你連他們姓甚麼你都不知道就讓他租房子?我說,誰給我錢,我就讓他住。這時片警說:有人舉報你,你家有存放易燃易爆的東西。我說:胡說八道,這家是搞裝潢的,哪有甚麼易燃易爆。片警說:打開門看看,我說;我沒有鑰匙,人家屋裏有甚麼東西,能把鑰匙給我嗎?接著片警又說他甚麼時候回來?我說不知道。這幾個人沒看見甚麼,也沒問出甚麼,就走了。現在回想起來,面對當時那個情形,真是沒有怕心,很自然的應付著,邪惡根本就沒有空子可鑽。他們走後,同修在屋裏出來說:你們說的話我們在屋裏都聽見了。當時屋裏還有一個外地來的同修正在學做資料呢!

出於安全的因素,資料點從這裏安全的搬走了。後來片警又來一次,他讓我打開門,他從裏到外看一遍,也沒發現甚麼,只是問了為甚麼搬走了,我說房子到期了。經歷了這次驚險,看似平常,其實也是一次心性的歷煉。念一正,邪惡就沒有空子可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