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同修之間的緣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我家附近住著一對夫妻同修,我們學法小組就在他家學法。去年因為對一些事的悟法和做法不同,彼此出現了分歧,產生了矛盾。當時自己覺的難以承受,於是離開了這個學法小組。前些日子,我到現在的學法小組學法,突聞那對夫妻中的男同修被病魔迫害失去了生命,我感到非常震驚,也十分難過。這是我們大法弟子整體的一大損失,失去一位同修又少救度多少生命啊。

第二天一早我來到這位同修家,女同修說:還是有執著心,沒修好啊。此時我深知自己在修煉中,也存在著方方面面的不足,修煉中都有修的不好的地方,於是很理解、很寬容的安慰著同修,我覺的此時同修最需要的就是寬容和理解。

過了些天,我決定再去看望這位同修,不是只去走表面的形式,我要與同修推心置腹的交流一下,消除間隔,圓容我們的整體。

也許師尊看到了我這顆純淨的心,在一個星期六的早晨,六點發完正念,我開始背法,正好背到《轉法輪》五十三頁的第二段:「釋迦牟尼還講了三千大千世界學說。」 「一粒沙子就像一個宇宙一樣, 裏面還有像我們這樣的智慧的人,有這樣的星球,也有山川河流。聽起來很玄哪!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家想一想,它那個裏面是不是還有沙子?那個沙子裏邊是不是 還有三千大千世界?那麼那個三千大千世界裏面是不是還有沙子,那沙子裏是不是還有三千大千世界?所以在如來這個層次上是看不到它的底的。」我悟到,一粒沙裏的世界都是無邊無際的洪大,那麼在這一粒沙這洪大的世界裏都有千奇百怪、千變萬化、形態各異的無數生命,作為我們一個在大法中修煉的生命,更應能包容那變化萬千的無數具有自我個性的生命,更何況我們這些同在大法中修煉的同修呢?修煉中的人誰能無過呢?還有甚麼不可包容的呢?此時我彷彿衝破了一層人的殼,心胸彷彿在瞬間變的無比的廣闊,在我這個層次中體悟到了甚麼是「洪大的寬容」,同時我也悟到「同修」這一詞的神聖與責任。

「同修」就是應在大法修煉中,互相提醒,互相圓容,共同精進,攜起手來助師尊正法。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看到我有這個與同修消除間隔的願望,就及時的在法上點悟我,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我來到同修家,此時在我的記憶中,同修之間的矛盾已蕩然無存,沒有了同修間誰好誰不好、誰遠誰近的想法,更沒有一絲想改變別人、堅持自我的心,真正的完全放下自我,面對同修我無條件的向內找。

我談起前段時間自己過的幾次心性關,都是在事情發生過程中,逐漸的勾起我對名、利、情的執著,有時甚至是剜心透骨的難受,當自己靜下心來學法,與同修交流,向內找執著心,慢慢的把心放下的時候,事情突然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彷彿經歷了一場虛幻一般。其實人世間的一切都是幻象,同修間的矛盾也是一樣,都是為了讓我們從中修煉提高的,都有我們要修去的執著。

去年同修出現病態後,我就悟到我與同修發生矛盾後,沒有向內找,去圓容,而是堅持自我,聽了不好聽的話受不了,一走了之,面對矛盾沒有做到無條件的向內找,而是採取了躲避的方式。但過了段時間我心又麻木了,忙於自己的工作、生活、修煉,不關心同修,沒有堅持長時間為同修發正念,並經常去與同修在法上去切磋,增強信師信法的正念。轉眼同修走了,這對我的觸動很大,這絕對不是師尊所要的,其實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這就是舊勢力安排的讓我們同修出現間隔,消弱我們整體的力量,然後它一個個去迫害。我們這裏有十幾位同修,有的被迫害進了監獄,有的進了勞教所,有的被病魔迫害失去了生命。我們恰恰是上了舊勢力的圈套。同修啊,是應該徹底清醒了,我們應該放下自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讓邪惡無懈可擊。

交流中,同修也深有同感,悟到應消除間隔,珍惜同修之間的緣份。

從她家回來後,我想起同修說過了「五七」讓兒女們都各自回家的話,我想我們還都是修煉中的人,他們夫妻這些年共同學法、共同修煉習慣了,男同修一走,女同修可能會有孤獨或寂寞感,這時需要我們去圓容,不能讓同修消沉,我決定過些日子去找同修一起學法,鼓勵同修堅強的走過這段困難。來到現在的學法小組與同修們交流,他們也一致認為我的心態很純淨,悟的對,應該去做。但過程中不時的也有人心在往上翻,現在的學法小組時間上適合我這個上班族(每週一三五學法),而且我和這個同修脾氣上來時都有點急,說話都直來直去,再發生矛盾怎麼辦?也有些擔心。有一天學法聽說明天就過「五七」了,我想讓我知道這個消息不是偶然的,我向內找,其實就是還有私心,想讓自己輕鬆些,怕發生矛盾自己受到傷害。師父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當同修需要我的時候,我不能再袖手旁觀了。我決定去同修家告訴同修我的想法,我說安排我們住這麼近不是無緣無故的,如需要的話我可天天來與同修一起學法。同修也很感動,感覺到了我這純淨的心態。我覺的我就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師父需要我做甚麼我就默默的去補充,因為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我就是圓容師父所要的。

這兩次與同修交流的很好,覺的真的徹底解體了間隔我們同修的那些邪惡物質,感覺我自己的空間場變的特別純淨。

以前有同修就交流過要分辨「真我、假我、真他、假他」的修煉體會,可是在平時的修煉中,我們還是把同修表面的表現看的太「真」了,其實同修不在法上的言行不是真他,都是舊勢力鑽了他執著心的空子,利用他修的不夠好的一面來間隔我們的整體。每一個冒著天膽下來真修的大法弟子,他真實的一面誰不想無條件的同化大法、早日修煉圓滿、隨師返回自己的家園呢?從我自己的修煉過程中,我體悟到,當自己修煉狀態不好時,很想擺脫那不好的狀態,但有時卻不是很容易的,需要一個過程,所以當同修出現不好的狀態,甚至是走了彎路,或者在病魔中掙扎時,我們真的不應去指責同修,恨同修:你看你這執著心怎麼就悟不到呢?怎麼這執著心就不去呢?處在魔難中的同修是舊勢力鑽了同修有執著的空子,死死的抓著不放,而這時最需要大家的理解、寬容與幫助,我們不能總是站在邪惡的一邊,總是看同修不好的一面,不要執著同修過去說過的做過的,從而產生觀念,產生間隔。

最近學法中悟到,其實我們身邊發生的一切都不是無緣無故的,但也都是假相,我們不要迷在其中,應從中跳出來,把它當成一面鏡子,找到自己的執著,昇華上來,這樣才能真正從常人複雜的環境中超脫出來。

有時我就想啊,師父時刻都在看護著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看著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那麼作為被師尊從地獄中撈起並慈悲救度的我們,應時刻想著師父希望我們怎麼做,師父看到他的弟子們被舊勢力間隔的四分五裂,形不成堅不可摧的整體,甚至因此而被邪惡嚴酷的迫害,師尊多麼痛心啊!師父看到我們所思所想都是為私為我,總是想自己多好,別人多不好,不去修自己,師父能高興嗎?師父不是盼著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修煉提高嗎?同修都說「希望師父少一分操勞,多一分欣慰」,而我們卻讓師尊為我們操碎了心哪!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講恨鐵不成鋼也沒有辦法,每當想起師父的這句話和說這句話時的表情,我的心都在流淚,恨自己不爭氣。

前一段時間我修的不夠精進,有些懈怠,有時不能高標準要求自己,還有求安逸心、爭鬥心、妒嫉心等,今天我把它都曝光出來,徹底解體它們。

同修們,在師尊的佛恩浩蕩中,讓我們攜起手來,紮紮實實的修自己,從一思一念中純淨自己,在一點一滴中圓容師尊所要的,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跟師父一起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