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一個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我是一個農村大法弟子,回首幾年來的修煉歷程,深感我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呵護和同修對我的幫助。我要把我對師尊的感恩和對同修的感謝,化作修煉中的動力,做好三件事。

那年,我丈夫因殺人入獄了。此前,不僅家裏凡是值點錢的東西都已叫他耍光了,而且還欠下了許多債。兩個孩子都小,我又沒有工作,真是天塌下來一樣,不知日子該怎麼過,天天以淚洗面。當時正值冬天,天氣寒冷,下著大雪,我家連取暖的錢都沒有。就在這時,同修A給我送來了三百元錢叫我買煤給孩子取暖,又鼓勵我多學法。他一次一次的來和我在法理上進行切磋,讓我解開心結,這樣我從最艱難的時候走了過來。

一次過病業關,三天沒吃沒喝,法也學不進去,一大堆人心翻上來,只知道流淚,覺的活的太苦太累了。又是慈悲的師父精心安排,讓同修A過來叫醒我。為了讓我能正常的生活,A同修建議我做點小本生意,供養孩子上學和全家人的生活,並拿錢給我讓我去進貨。我真的就這樣做下來了。後來我把所有的錢都還給他,他說不要了。我說:那不行,現在我有錢了,要不是你幫我,我能走到今天嗎?他說不是我幫你,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你能在法上提高我就高興。於是我把錢加倍放到做真相資料中了。每當想起這一幕幕我都會淚流滿面,感謝師父,感謝同修,使我有了正念,堅定了修下去的信心!

隨著跟A同修不斷的在法理上切磋,怕心沒有了,人的東西越來越少,做資料膽子越來越大。一次妹妹到我家,晚上沒走,恰逢我們有同修被綁架,我想要出去配合做些營救同修的講真相工作,我告訴她:在家幫我發正念,我一會就回來!她要跟我一塊去,於是我倆就拿著用白麵打的漿糊,拿著營救同修、曝光邪惡還有藏字石等方面內容的真相資料,邊走邊刷邊張貼。到了派出所那裏,我讓妹妹在一邊幫我發正念,我自己去貼。派出所在大馬路邊,路上車輛不斷,我沒有怕,鎮定的往資料上抹漿子,抹完就貼出去。妹妹看我一個人又刷漿糊,又要貼,急著過來幫忙。貼完了之後,妹妹說:「你真膽大,我頭一次來,就讓我跟你捅『馬蜂窩』來了!剛開始有點怕,其實也沒啥怕的。」看著過往的車燈照在「真善忍好」的不乾膠上,妹妹說:我看著真好,真舒服。其實妹妹不知道,幾年來,只要我出來做真相,從來沒有漏過派出所這地方。這讓妹妹見證了大法的威力,也堅定了正念。

自打師父在經文中提到用紙幣講真相那一天開始,我在做小生意中,從我手中走過的錢,二十元、十元、五元、一元、五角紙幣一張不漏的全寫上真相短語。開始先用手寫,後來就請同修幫著打印。我們的真相紙幣越來越精緻。到市場上提貨時最多一次花上千元,全都是真相幣。由於心正,供貨的老闆不但不拒絕,還讓我多換點給他。我賣貨的市場上也經常有人找上門來,要我換給他一百元一捆的一元真相幣,他們說花這些錢買賣好,順當。我真為這些明白真相的人高興。

最近一段時間我們地區整體配合的不是很好,有的同修像在拉幫派,合得來的在一起時常說些挑剔同修不足的話,有的學員聽了這些消息也不在法上認識,還跟著傳,有的人甚至根本不認識那個同修也跟著傳。

看到這種情況後,我就想寫篇文章,談談體會。例如,當初幫我的A同修,就被一些學員傳說是「特務」,說不要與他接觸;還有人說他「邪悟」,亂花同修集上來的做真相的錢等等。我了解的事實並不是這樣。A給我取暖的那300元錢時,他正在流離失所,身上沒有多少錢,是他和其他同修切磋,大家共同湊了三百元給了我;他給我錢進貨時,他已經正念闖回,回單位正常上班了,那錢是他的工資。

從發生在我周圍的這些事讓我認識到,我們一切事都要在法上認識,不能像常人一樣聽到風就是雨,要了解真實情況並作分析,再說師父說了:「一個修煉的人怎能無過呢?」(《精進要旨》〈如何輔導〉)「多看人家好處,少看人家不好處。」(《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為甚麼要抓住同修的一個問題不放呢?最近我們地區接二連三的出事,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我們不能形成整體,有漏洞,才被邪惡鑽空子的。我想提醒同修們,我們不要做讓邪惡高興的事,遇事要找自己、修自己啊,不要人為的製造間隔,我們整體的力量是最大的,一根筷子好折,一把筷子難斷!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