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三家勞教所對一些表現的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九九年得法的老學員,九九年法輪功被迫害以後我幾次到京上訪,被抓,被拘留,為了證實大法四次上京,五次被非法拘留,三次被非法勞教的看押迫害的四年多的經歷,看到了學員存在的一些問題,在勞教所裏學員在邪惡的壓力面前寫了違心的「三書」以後就沒有那麼大的壓力了,轉眼就說甚麼「共產黨的政策」好,還要「感恩」。可是,她們對不給邪惡寫「三書」的學員被迫害的慘叫聲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還說甚麼「看見親人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要去掉情,不能被情牽動」。大部份這種人雖然給邪惡寫了所謂的「三書」,但內心裏是想繼續修煉的,可是她們做的時候的確不在法上,她們已經被邪惡洗腦的迷魂湯灌的是非不分、善惡不辨,所以都去「愛」所謂的敵人(那些背叛大法、罵師父、轉化學員的人),還斷章取義的說甚麼:師父說了:你不愛你的敵人你就不能圓滿。完全曲解了大法的原意。師父的原話是:「我告訴大家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鼓掌)破壞大法的魔除外。」(《加拿大法會講法》)這些被洗腦洗昏頭的人自認為自己內心「堅定大法」,卻互相之間鬧起矛盾來,弄的像敵人一樣不可開交。

我想說的是,同修啊,在勞教所被邪惡洗腦轉化的人中,這是個普遍現象。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還差點,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特別突出,每次有新學員到勞教所,那些被邪惡洗腦了還誤以為自己在修的人像得了喜事似的,鼓掌歡迎,手舞足蹈,雖然認為自己內心堅修,卻無論誰進來,都去打、去罵,還污衊大法、罵師父,逼新進勞教所的學員寫所謂「三書」,做惡警的走狗幫兇,有東西也給惡警,討惡警喜歡。她們聲稱自己沒有敵人,聲稱無論別人認為的多可恨自己都能去愛他。而我認為:她們對不罵師父、不罵大法、內外都堅持信師信法的大法弟子怎麼就愛不起來呢?她們之間互相敵視還說放下情了、不在情中。我問她們:你為甚麼能愛上迫害好人、迫害大法的人呢?原因是根本沒學懂法,連好人中的善惡標準都不懂了。當我說,師父法裏說過,你不愛你的敵人你就不能圓滿,那些破壞法的魔除外,他們是真正的壞人。她們中的一些人才恍然驚醒。

她們看問題非常偏激、極端。到二零零六年她們又增添了一種新的謬論,說師父說了你有正念做的好你甚麼難也沒有,找一找吧看看哪有漏,為甚麼一次次被抓,一個個不要臉了,左一次右一次往裏進,看不起多次被抓的學員。還說,你要是在法上做的好,能把家弄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流離失所嗎?還母子雙雙入牢。同修啊,個人修煉中找自己是應該的,但在邪惡面前,大法弟子個人修煉中的不足不是為了讓邪惡拿來毀壞大法弟子、來迫害大法用的!師父讓我們全盤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徹底鏟除一切舊勢力,它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眾生,它是邪惡的,只有被鏟除的份,怎麼還在證實邪惡有理哪?!師父是在人這正法,我們也不能不講正法的理呀?怎麼還為迫害我們的邪惡爭理呢?難道它們迫害我們是對的嗎?

還有人說:那些迫害我們的舊勢力所做的一切事,師父不讓它做它也不敢做,它能做的了嗎?這都是安排的,沒有他們的迫害我們怎麼修。說這些話的人都不在法上,如果法學的好能這樣想嗎?如果多看看師父在國外的講法,能這樣做嗎?

我結束所受到的非法勞教以後和一些同修交流,也有些學員認為這場迫害是師父安排的,師父不讓它做,它也不敢做,這個問題在我們這裏很普遍。我多次想寫出來,我一直有顧慮,一怕同修不相信,二怕影響不好:都在學大法怎麼還有這麼多人這麼想呢?三怕不能發表,四怕說我打擊一大片。五、出現這些嚴重問題怕師父傷心。我前些日子到了外省市,發現他們地區也存在這些問題,而且很嚴重,所以打消了我的顧慮,寫出來目地是讓同修再多看看在各次法會的講法,正法時期的弟子要多看正法時期的師父的講法,在法上提高會做的更好。

以上是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