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配合 正念要回被公安勒索的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

一。大法救度擺脫人生苦

得法前,我是一個業力滿身、疾病纏身,整天與藥為伴的人。人生的艱辛,病痛的折磨,幾乎讓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但冥冥中似乎在等待著甚麼。剛得法後,只是覺的能好病,並沒有意識到這是一部教人向善、修煉佛法、返本歸真的天書(因為受中共邪黨五十年的洗腦,灌入了大量的與人鬥與天鬥與地鬥的歪理邪說和無神論)。隨著深入學法,業力大,悟性差的我漸漸的明白了人為甚麼活著,也明白了人為甚麼有病,人與人之間為甚麼那麼多的不如意,這都是業力所致。修煉幾個月後,我身心巨變,丈夫和孩子先後都走入大法修煉中,我們全家沐浴在宇宙大法中,其樂融融。

好景不長,七二零鋪天蓋地對法輪功的打壓,同修們失去了往日的修煉環境,我們在迷茫中熬著每一天。一天丈夫下班後,很痛苦的對我說:「大法好,我支持你,我不學了。」我問為甚麼。他說領導找他談話,中央有令,黨團員不許煉法輪功。如煉就開除工職,開除黨籍。我不加思索的說:「開除就開除吧,大法不能放棄。」丈夫是個老實人,他說:「孩子上學怎麼辦,咱們怎麼生活啊?我不能失去工作。」就這樣,他放棄了大法。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午夜,丈夫突發腦出血,住進了醫院,四十八小時,人就走了,時年四十三週歲。二十三天後,孩子高考。(那時我已下崗十來年了)我承受著巨大壓力與痛苦,對兒子說:「我真想你爸。」兒子看看我說:「媽,師父不是說了嗎,這不是魔你來了嗎,就讓你過不好日子。」我心裏一震,是啊,我怎麼忘記了自己是一個大法修煉者呢?!我振作起來,從新捧起《轉法輪》。看著師父的法,我的心裏像開扇天窗似的那麼亮堂。在師父的呵護下,在眾同修的幫助下,我堅定的在大法中走過那段艱難的路。

二。正念要回被公安勒索的錢

零二年一月十三日晚,我被惡警綁架,他們說天安門都自焚了,你還貼法輪功的東西,我說:「那都是江澤民導演的一出戲,為了欺騙民眾,挑起人們仇視法輪功。」他們把我推到公安分局,把我綁上,大打出手,逼迫我說出同修們。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沒開天目,我看不到您,但我相信你就在我身邊,我一定做您真修弟子,不給您丟臉。他們看我不說,十七、八個人分四撥,輪番打我到深夜,直到他們打累了,才住手。可我一點都不感覺疼,這時我的眼淚流下來了,我知道是師父為我承受了。他們關了我十三天,逼迫我家人交了五千元錢才把我放出來。(我讓他們出具收條,他們打了一張白條)

零五年,我從外地打工回到家中,我在明慧網上看到一篇文章,同修說:同修們都到本地公安局,派出所要回被非法勒索去的錢,歸正我們走過的修煉道路。頭兩次去分局要錢,我由於正念不強,怕心重,所以沒成功。回來後,我重視學法,向內找。一天晚上,從學法小組回來,我望著師父的法像,默默的說:師父,明天我到分局去要錢,請師父加持弟子。早晨起來,五、六、七三個整點發正念,非常靜,我洗漱完畢,走出家門。沒走幾步,腦中馬上翻出同修說的話,新調來的局長可邪惡了,曾給同修上繩達四十多分鐘,同修險些殘廢了,半年了,胳膊都不能動。想到這兒,我的心猛跳個不停,這時有個聲音對我說,在人中不管他官位多顯赫,發多大的財,首先是你救度的生命。當時我身心一振,是啊,我是師父的弟子,是正法神,肩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我感覺自己頂天立地,高大無比。

前兩次去分局要錢,由於怕心很重,分局裏裏外外警察很多,可今天一個人也沒有。我問門衛:我找你們局長。門衛用手一指:「五樓。」我快步走上五樓,敲了敲門,我看到寫字檯後面坐著一個人。我問:「您就是張局長吧。」他說:「你找我有事?」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四年前,周保(前任局長)罰去我五千元錢,我這次是想和您商量,把錢給我。」他平靜的說:「我剛來,我得調查調查。」我說:「行,你找李明(片警)就甚麼都明白了。」他問我名字,我告訴他我的名字。他平和的說:「你週三來吧。」

我回來後,和同修們切磋。有位同修說,你怎麼不講真相呢?我說:「沒有切入點,幾句話就回來了。」她說:「週三,我和你一起去。」與此同時我市全體同修堅持高密度的往公安分局發正念,配合我們。

週三我們去了,局長不在,我們從樓上講到樓下,逢人就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來找局長要回被非法罰的錢。給我們的感受是:他們很害怕,沒有了往日污言穢語、拳腳相加的囂張氣燄。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除盡了,表面的人就態度平和了。

這時局長回來了,問我:「大姐,你有收條嗎?」我說我忘了,並立馬從家裏取回來。他看了後說:「咋沒蓋戳啊?」我說:「對法輪功,他們都不給蓋戳。」他把收條交給一個小警察說,去,複印一份。之後,又把原條還給了我。我對這個局長說:「你很平易近人,很善良。沒有上一個局長那樣惡。」他笑了,說:「大姐,你可別這麼說,我是你們明慧網上十大惡人之一,都給我上網曝光了。」我說:「好兄弟,記住大姐的話:善惡有報是天理,只要你做好人,老天一定會給你福報的。」他點了點頭:「大姐,如果這不是錢的問題,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我得跟大領導商量,你回去吧,週六來。」

週六這天,同修在樓下講真相,我到樓上去找局長。我一推門,看到滿屋子人,這時,裏面的局長看到我了,高聲說:「大姐,你來了?你下去找老梁給辦一下。」我找到老梁(現金會計),我說:「梁大哥,張局長讓你給我辦一下。」他聽後,很驚訝,張大嘴,半天才說:「真的?!」我讓他再問問局長。他打完電話回來,讓我跟著走,到隔壁銀行取出五千元錢給我。同修見狀和我說,咱們得上去謝謝局長,隨手給我一張大法公告。

我們上到樓上,屋子裏只有局長一個人,在寫著甚麼。他看到我們後,站起身,笑著說:「錢拿到了?」我說:「拿到了,我們是來感謝你的。」他說是應該的,我說:「這五千元錢放到你身上不算甚麼,但放到我這孤兒寡母身上,就是天文數字。通過這件事,你給自己和你的家人奠定了美好的未來,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得福報。」他說謝謝。

同修說:「張局長,你是個好人,以後有法輪功人來要錢,你都給他們吧,他們都是善良的好人,這麼多年,被迫害的生活很苦。」我把大法公告掏出交給他。他看了看說:「我是信佛的。這資料我看的比你們還多。」他一邊送我們,一邊拍拍我和同修的肩說:「兩位大姐,你們以後再發資料,最好離分局遠一點兒,別給兄弟添亂啊。」我們三人都會心的笑了。

通過這件事,我市同修整體配合,正念正行,要回很多被非法扣押的錢,歸正了我們走過的路,對同修的家人起到了很大的救度作用,對邪惡更是震懾。我們深深的體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們只是在動,在修,真正在世上救人的是偉大的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