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綁架同修怎樣全盤否定迫害走出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被綁架同修如何走出魔難,在表現形式上有的通過絕食,有的一路高喊大法好,有的一直講真相。我們拋開這些具體做法的表面,分析一下同修如何全盤否定迫害,因為只有全盤否定迫害,才能走出魔難。個人理解,法對被綁架同修是有嚴格要求的。

一、零口供、零簽字是全盤否定迫害最基本的前提和基礎

所謂「零口供」就是不直接正面回答邪惡之徒的任何提問。特別是在面對惡警非法審問時,大部份情況一直接回答或者正面回答邪惡之徒的提問,就是配合,就會形成口供。口供分為成文的口供和未成文的口供,成文的口供又分為簽字的口供和不簽字的口供。不成文的口供、不簽字的口供只是邪惡在這個空間不好直接利用來迫害大法弟子,但是在另外空間都是沒有全盤否定的表現形式。任何一句話、一思一念,在另外空間不都是物質嗎!不能全盤否定形成的口供,不就是配合的物質嗎!

我在勞教所曾被惡警用電警棍迫害,為甚麼未否定這種迫害?其中原因之一也是因為配合了惡警的提問,(問:你看不看錄像?答:謊言錄像已經看過多少遍了,不看!)儘管那種回答在當時是一種勇氣,但你只要直接回答就是一種配合,當時沒有做到蓋住邪惡囂張的提問給其講真相;儘管未叫你簽字,可能邪惡認為也已經構成電警棍迫害的理由。

時至今日,有的同修還認為問甚麼答甚麼是坦坦蕩蕩,這不叫真,也不叫坦坦蕩蕩,這叫配合邪惡。任何對邪惡提問的直接回答可能都是配合。試想一下,你在做最神聖的事,邪惡有資格審問你嗎?同修的口供毀了自己,是自己擺脫不出來,也影響了其他同修。特別是夫妻同修,面對邪惡提問,既不能往自己身上攬、所謂自己承擔;也不能往對方身上推,不能有犧牲一個保全一個的想法,推和攬都是配合。正確的做法就是不配合,大法弟子「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二、一心一意證實法慈悲講真相救人 是走出魔難的萬能鑰匙

面對劫持,無論是軟禁還是綁架,大法弟子應該做到冷靜對待,心境平靜,放下怕心和執著,在絕對不配合惡警迫害的同時,利用一切機會慈悲的講真相,力求挽救他們,並用善心對待他們。在非法提審時,拋掉怕心,不要有患得患失,忘掉自己是最好狀態,就是要蓋住惡警的任何提問,就是叫他們聽你講真相,就是救人。

可以嚴肅的正告他們:「你們所幹的工作是對大法的犯罪、對善良人的犯罪。你們迫害大法、大法弟子是一種犯罪行為,將來會得到人民的審判的。善惡必報是天理,請你們明白這一點,把你們的工作收起來,你們也不用寫不用記,我也不聽不回答你們的任何問題,更不會給你們簽字。你們所做的一切沒有任何用,我全盤否定你們所做的一切。當然,你們既然來了,我也把你善的一面作為朋友,我們可以聊聊,你也明白明白真相!」如果都能慈悲的給他們講真相,即使暫時救不了惡警,惡警在大法弟子面前也惡不起來。走時,可以明確囑咐他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自己、給家庭選擇好的未來。這體現著大法弟子的慈悲。惡警選擇甚麼那是惡警在選擇未來。

甚麼是慈悲?慈悲不是遷就邪惡,不是被惡警打罵後,給惡警擦汗、再謝謝惡警。正如同修說的:「慈悲是上對下,尊對卑的。慈悲和威嚴是同在的。我們在姿態上可以謙虛些,但是我們是師父的弟子,我們也要知道大法弟子的尊貴。奴顏婢膝不是慈悲,逆來順受不是慈悲,讓惡警說我們好也不是慈悲。」

三、一思一念徹底否定迫害 是走出魔難的根本

法對被綁架同修是有嚴格要求的。除零口供、零簽字、慈悲講真相外,還有一個根本問題,就是自己的一思一念要徹底否定迫害。這就是說的正念正行,「迫害中我們屹然走在神的路上」。師父告訴我們:「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用正念思考問題,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會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來,看誰敢來迫害你!一個完全在法上的人誰也動不了,這是不是具備了保護自己的能力了?」「師父是在迫害中保護大法弟子,而不是一個常人。」(《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有的同修認為:被綁架的不是大法弟子,是大法弟子的人心和執著。迫害是甚麼?迫害是惡警用野蠻的方式鑽大法弟子的執著和人心的空子。這種認識是有一定道理的,當然我們應該徹底否定邪惡的這種迫害方式。

師父早就講過:「其實也都是舊勢力執意要針對大法弟子心性考驗來的。」「那麼針對這種情況大法弟子走正自己,儘量不叫邪惡與舊勢力鑽空子,堅定正念就是最好的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一個堅定正念、始終在法上的大法弟子,邪惡是沒有資格迫害的,是不能迫害的。

正法到了最後,對大法弟子要求越來越高。正如師父告誡我們的:「你們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經看到了,其實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點,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只有一條非常正的路我們能走,偏一點都不行,因為那是歷史要求的,那是未來宇宙眾生生命所要求的。」(《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四、在法庭上大法弟子的辯護基點是證實法和救人

惡黨邪惡在非法審判大法弟子時,大法弟子的辯護基點千萬不能放在為自己就事論事的辯解上,不能成為了辯解自己少做或沒做證實大法的事;基點應放在大法弟子所做一切都是最正的,都是最神聖的,為了救度眾生。底氣要足,理直氣壯,無怕心。在法庭上,大法弟子的辯護基點是證實法和講真相,要利用一切機會和時間在法庭上講真相,救度在場的世人。這是上了法庭的大法弟子的責任和天職,法庭是這部份大法弟子證實法的特殊舞台。其實,人世間的一切場所都是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舞台,法庭也絕不應該是邪惡逞能胡作非為的樂園。

試想,大法弟子在做最神聖的事情,你如果為自己辯解成少做不做能是對的嗎?能符合正法的理嗎?你是在證實法嗎?當然也不能回答自己做了多少,那又是一種配合。所以說,法庭邪惡審問時,大法弟子回答應是很理智,既不配合又要走正,絕不讓邪惡抓住把柄鑽空子形成所謂口供證據。

今天,邪惡判決大法弟子是沒有多少所謂證據的,大部份法院的邪惡判決是僅僅根據口供非法判決。正如同修在文章《零口供零簽字 絲毫不入圈套》中談的:「一同修被非法判刑的理由是:邪惡根據筆錄內容判的刑,同修在筆錄中承認了非法抄家的東西。」「我認為,零口供、零簽字,非常重要,這是在否定迫害時,常人層面必須做到的。我認為即使是家裏被抄的東西也不能承認,因為那不是犯罪證據,而是我們的法器,都是正當的。那是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工具,而不是邪惡迫害我們的證據。我們大法弟子都知道共產邪靈的邪惡本質,它所提出的每一個問題都可能是陷阱,它引你入它的圈套,讓你接受迫害、承認『犯罪』。如果你符合了它的一點點,就有可能成為你被迫害的把柄。」「當然在任何情況下我都要給他們講真相的,但我決不認可迫害,絕不配合迫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