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一直看護著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九八年春天得法的一名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七歲,那時每天晚六點到學法點學法,煉功,心裏特別高興,聽同修說的都是大法好,大法神奇,我想我可得到了最好的功法,還是佛法,宇宙大法,真有說不出的高興。在學法時間不長就消業,並把吸煙等不好習慣改掉了,很快達到了師父說的「一身輕」,師父從地獄把我撈出又洗淨,給我第二次生命,我怎麼回報,我想用人的方法、用人的語言是無法表達師父的救度之恩,只有按師父講的法去做,按照「真、善、忍」的標準歸正自己做個好人,做更好的人,並走出去把大法的神奇告訴世人,叫所有人都能得法多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共產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誹謗大法、誣陷師父,我心裏難過極了,怎麼辦?心想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好的偉大慈悲救度那麼多世人的師父,怎麼還說不好,這又是謊言嘛,我得出去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不要聽惡黨的謊言,不要反對大法給自己造下還不了的罪業,就這樣我經常出去散發真相材料貼真相標語,在一次發傳單時被惡警把我綁架並送進看守所,惡警無論怎麼逼迫恐嚇,也沒有得到它們要的東西,就這樣在看守所裏呆了三個月,就把我放出來。人雖然是出來了,但是邪惡爛鬼沒有放過我,在這以後,師父救了我幾次命。

第一次是在剛從看守所回來的那天,在我家走廊裏放一輛自行車,我剛走到自行車邊上,就有一股力量把我推倒,自行車把壓在我的右肋上,當時我就起不來了,等家人把車子拿走我才起來,家人問「怎麼樣?」我說「沒事。」我是大法弟子,誰也動不了我,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心想是師父救了我。

第二次和同修去火車道西發傳單,走在鐵道上就覺的兩個人把我抬起來往鐵道上一摔,我的左肋正咯在鐵軌上,就覺的鐵軌把我的氣給斷開了,接不上,我半天才喘過氣來。同修問我怎麼樣,我說有師父保護,有正神護法,誰敢動咱們?接著我們繼續發傳單,這是學大法了,要是沒有師父保護,我想我這次是沒命了。

第三次是在二零零四年冬天,我準備很多傳單等冬至那天發出去。就在那天早上,我出門還沒有走到門前,一股力量把我從屋裏推到外邊硌在一塊大石頭上,我的兩條腿,當時就不會動了,強起來慢慢的進屋,再走就走不了。在炕上呆了四個月,家裏沒人時我自己就偷偷看我這腿是青黑色。這四個月我不斷學法,向內找,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黑手、亂鬼等邪惡因素,在師父的保護和加持下,我又能出去發傳單了。

還有一次,我出去到一個屯子發傳單,剛發完兩三個胡同,後面就跟過來三、四個小伙子,手裏都拿著木棍子。我看見他們就走進最近的兩戶人家的胡同裏去了,他們還往前追,沒看見我,等他們追到前面看沒有,就回來一個人找我,另外幾個,還在前面牆堵著我。我順勢走進房子附近的玉米地裏,走十幾條攏,我就坐下來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心裏求師父我往哪邊走啊,哪邊能走出玉米地呀!等我起來一看,我北邊的玉米稈的尖一個接一個神奇般連上了,我南面的玉米稈的尖也是一個接一個的連上了,我從西邊進來的不能回去,一看東邊的玉米稈上尖直直的,我想一定是師父讓我從這出去,我就往東走,幾分鐘,我又到那邊繼續發傳單。

修煉十年了,回想起來真是左一跤右一跤的走到現在,都是師父慈悲的呵護,師父對我是恩重如山,我無以為報,只能說聲謝謝、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正法時間已經不多了,我一定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每一步。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