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幾個月前,因工作上的需要我要到外地去一段時間。表面上是因為常人的工作需要,另一方面,也因為自己感覺當地證實法的項目似乎都把我甩在一邊,好像沒我甚麼事兒似的,我想到外地或許能做些甚麼。

於是我遠離家鄉,去了那座偏遠的小城。起初工作非常繁雜,每天幹十二小時,晚上九點多才回到住處。身邊沒有同修,一個人很懈怠,三件事都不怎麼做。我也自覺修煉狀態不好,所以又想要離開,老闆表情非常難看,幾乎是從牙縫裏擠出來一句話:「你大老遠來一趟,甚麼都沒幹你就想走!」因為當時老闆分派的工作我沒有完成,但是已經完成了大部份,而且每天工作那麼長時間,薪水又不高,她竟然毫不講理的說我甚麼都沒幹!

瞬間的委屈之後,突然悟到這也許是師尊的點化。想想當初來的時候,我考慮更多的是這邊有我要了的願,所以我把大法真相資料都存在移動硬盤裏帶在身邊,同修阿姨得知我去外地,把她珍愛的法器筆記本電腦送給我,叮囑我到了外地做好三件事,用常人的電腦一定不方便……如果我就這樣回去了,甚麼人都沒救,真是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與同修的無私幫助啊。

於是我提出工作時間減半,老闆也答應只給原來薪水的一半。這樣我就有更多的時間自由支配了。有一天在街上轉的時候,碰到街邊上一個擺攤的年輕人,我很好奇這職業與他的外表看上去並不相符,在交談中得知他迫於生計差點活不下去了才走的這條路,而且每天輕輕鬆鬆就可以掙很多的錢。於是我就從老百姓生活不易談到共產黨的邪惡,再談到大法的超常,他雖然不愛聽我說的邪黨如何不好,卻找我要大法的書看。我把我的MP3給他聽師父的講法,沒過幾天再次見到他時,他高興的說:這法真好,我一聽到《轉法輪》三個字我就高興,老師講的都是真法,你教我煉功吧!

當時我考慮他擺的攤帶有騙人的性質,如果他不放棄,我就不能教他煉功,只讓他了解真相就行了。沒想到他一再懇求教他煉功,並含著淚說決定放棄這行當。此後的日子裏,他每天用大量的時間學法煉功,並欣喜的告訴我他身心的變化,比如心態好了,不執著錢財了,睡眠質量好了,腿痛也減輕了等等。原本我還為他的生計而擔心,沒想到他心裏很放的下,他說你放心,我都不發愁,你就別為我擔心了。

由於我屬於比較年輕的學員,所以很多同修對我比較寬容,而我卻極度缺乏寬容別人的心,所以時常對這位新學員表現出的常人心感到不耐煩,他就會對照師父的法說我:你看你不知道修,我已經在你之上了,你放心,我修好了會把你拉上去的。當時我心裏真覺的好笑極了:你一剛學兩天的新學員,我修十年了,你還真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但轉念一想,作為新學員,他這種修煉的決心和信心是可貴的,作為老學員,應當以身作則帶好新學員,於是我說:「我是有很多不足,你根基不錯,悟性也好,希望你修的比我好!」

後來一天,他跟我說;你小忍不怎麼樣,大忍還挺行了,我還得向你學習!聽他說這話,我知道他已經在不斷的提高了。

因他住處沒有電視和VCD,為了讓他了解大法受迫害的情況以及在國外洪傳的形勢,我只好把筆記本電腦拿到他那裏,給他放真相視頻,他經常被大法的真相感動的落淚,也很快明白了師父的偉大和中共迫害大法的邪惡。我經常是上午上班,下午刻盤,晚上出去發,因為對當地不熟悉,所以叫上他給我帶路,有他的引領,我幾乎走遍了小城的每個街道。有一次無意中他發現我付的錢上寫著大法真相,他很詭秘的笑著說:你還真聰明,甚麼法兒都想。我也笑笑說:不是我聰明,是大法弟子為了救人都在這麼做。他佩服的說:嗯,今後我要跟你學,你做甚麼我也做甚麼!他主動要求出錢給我買光盤,我考慮到他暫時失去了生活來源,所以謝絕了。

他很積極的向他的朋友傳遞大法的美好,經常拿朋友的手機過來讓我幫助存儲師父的講法錄音和神傳文化的錄音,在他的引導下,其中一位朋友原本誤信了中共的謠言,不理解大法,但是聽了師父的講法之後,發覺法輪功不是中共宣傳的那麼回事,決定在網上詳細查一查大法的真相,請我去教他突破網絡封鎖。

第一次如約去這位朋友家裏時,天正下著大雨,我打著傘騎了很遠的路準時到了,褲腿都濕了,這位朋友當時表現的很謹慎,他說他想尋找一種信仰,無論甚麼教派他都要調查清楚不會盲目相信甚麼,還說曾經他約好和某教的幾個人見面,結果他們不守信沒有按時來,最後他覺的這些人人品不行,就再不和他們接觸了。那天我教給他如何突破網絡封鎖,還留下一張光盤。過了幾天第二次再去他那裏時,他就表現的很熱情,他說這功法能量場很強,長功也很快,當他得知我很快就要離開此地時,再三挽留,最後遺憾的說:你真要走,那你的移動硬盤裏還有甚麼大法資料,都給我留一份吧!以後都找不著人了。我告訴他以後可以經常突破封鎖上動態網。

這兩個新學員讓我體會到,正法進程很快就要到下一步了,現在的新學員得法,就好像當初我們老學員得法的心態那樣,一上來就知道這是他要找的,干擾他們得法的因素越來越少了。

小城故事多,充滿喜和樂……在這遠離家鄉的邊遠小城,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我播下了大法的種子,因為我在當地沒見到過真相資料,也不知道當地有沒有學員。而我做的太少,一直到離開那裏時仍心有遺憾。不過我在很短的時間裏用心的帶新學員,期望著他們能儘快的成熟起來。而新學員也似乎能感受到自己的使命,曾經對我說,他是一顆種子,已經生根發芽,會長成一片樹林的。

我的異地之旅或許是前生結緣,今世了願,是為了那一方眾生能得救度。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感謝同修阿姨的無私幫助,同時遙祝千里之外的新學員們,越來越精進,越來越成熟,早日擎起那一方藍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